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28章 她骗了我?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我会觉得自己挺混蛋的,也不是因为亚尼骂我,在他开骂之后,我就了很也不是滋味。亚尼大我七岁,但他的心智还像个小孩子,除了舍得花钱和负气,就余下花天酒地了。邵名扬四海拉了一些人那天离开的时候,我给杜鲁留下名片,说保证会还给他钱。他一次电话也没给我打过,交人要交心,我欠他的,得赔礼道歉。。...

    我觉得自己挺混蛋的,不是因为杜鲁骂我,在他开骂之前,我就已经很不是滋味。杜鲁大我七岁,但他的心智还像个小孩子,除了花钱和赌气,就剩下花天酒地了。邵名扬拉了一些人马给我,但这些人不是什么打手,只是开办公司所需要的各个方面的人才。我学石严,找了个写字楼把他们安置进去,租金只够半年的。成败就在此一举,半年——够用了。

    那天离开的时候,我给杜鲁留下名片,说保证会还给他钱。他一次电话也没给我打过,交人要交心,我欠他的,得赔礼道歉。

    周五,下了半天的雨,因为太阳暴晒,不过一个小时地面又回复到原来的干燥。我主动邀请杜鲁去KTV唱歌,给他找小姐。我也想知道知道,一个能在渔档口吃海鲜的人,到底能有钱到什么地步。

    他还是不太爽我:“郑强,你别假惺惺的,上次的事没完,我也不会和你这样的骗子交朋友。”

    “那是那是。”我给他倒酒,招呼妈咪起来。

    这个地方的妈咪我熟悉,也见过几次面,毕竟我以前干这一行。

    “哎哟~”妈咪踱着性感的小步伐,屁股一扭一扭走到我跟前:“郑强,你现在发达了啊,有钱出来享受了。怎么着?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给你找。”

    我顺着妈咪的后臀拍了一把:“最近锻炼了啊,真结实。晚上你帮我伺候伺候这个胖哥哥。”

    “他?”妈咪噗哧发笑,随机推了我的胸口,手臂绵柔:“你可真逗,他的身材行不行啊,怕是搞到一半就吃不消了。”

    “真无耻。”杜胖子一脸的鄙夷:“真是乌烟瘴气,有损我大老总的做派。”

    我嘘出一声:“妈咪,别顾着我,我朋友才是一顶一的男人,你也不知道过去安慰安慰。他可喜欢你这样的。”

    妈咪轻佻的舔着牙龈,坐在杜鲁腿上,抱着他的脖子:“老板,原来你的口味那么重啊,我担心你吃不消我的功夫哦。”

    杜鲁瞥了瞥她的胸脯,喉结蠕动半分:“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你找错人了。”

    妈咪就是妈咪,顺势倒在杜鲁的怀里,仰望着抚摸他的脸:“胖哥哥,我很善解人意的。别那么严肃嘛……你的那个都顶住我后腰了。”

    杜鲁表面严肃,爱装正经,可男人——只要是正常男人,哪儿有不好色的。何况他还是个有钱人。被劝了几杯酒下肚,杜鲁就完全是另外两个人了。我让妈咪叫来五个女人,身材一个比一个火辣,挨个陪着杜鲁跳舞,让他摸遍这些女人的全身。

    瞧!这不是还唱起来了吗?

    “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胖哥一个甩头转身,巨臀狂扭,眼神热辣的跟个妹子似的:“无敌是多么……多么空虚……”

    “好!”我拍手鼓掌。

    杜鲁抓起啤酒,一口喝下大半,还喷出许多,满嘴的骚气:“独自在顶风中……额~额!~冷风不断的吹过……我的寂寞……喔——只有你能懂……”

    小姐上去与他嘴唇对接,双方大笑。

    歌唱到一半,杜鲁脱去上衣,露出肥嘟嘟的两块,还去和身边两个小姐顶胸:“来!比比!看谁的大!”

    会玩,比我会玩。

    歌声下调,轮到小姐们唱了。

    杜胖子朝我这边沙发上一躺,沙发下陷三公分。他举着烧了一半的香烟,拍拍我大腿:“你——好!够哥们儿!你这个兄弟我交了!”

    靠近他,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今天晚上,你随便挑,我给你安排睡觉的地方。保证让你有前所未有的爽。”

    “呵呵……”胖子口水都笑出来,两眼已经发直:“咱们两个,谁跟谁啊,啊?!开玩笑,今天我们一个两个!不!四个!——哥们儿给她来个搓麻将!”

    酒醉的人,大多失去理智,胖子没什么心眼,他的失控就更加疯狂了。花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对他有所了解。杜鲁在内地没什么生意,他的父亲死的早,母亲在十多年前也去世了,就和祖父在菲律宾相依为命。祖父原也是华侨,做了几十年生意发的家,资产雄厚可以用可怕来形容。即使我得到了所有的王氏基业,也不如他祖父留下来的全球型财产。

    可偏偏杜鲁不会做生意,我之前也说了,他只会花钱。他的境遇比我好很多,即便一天花十万,三辈子也花不完。如今他不喜欢在国外,跑到内地来浪,也没想着做生意,只打算在这边开一个旅游度假村,因为他看上城市南边距离陆地十多里的一个海岛了,打算投入几十个亿来打造自己的‘迪拜’。之所以迟迟没动手,是因为对这里不了解,也想找合作伙伴。

    看看,这才叫有钱,我跟他比,还是屌丝一枚。

    “等着吧,等我在这边搞好了,拉你入伙,大把大把的钞票等着赚!”

    “那个岛是公家的,你拿的下来?”

    杜胖子窃笑:“小意思,不就是钱嘛,爷爷有的是。”

    看着他这副浪货的作态,我不禁替他担心起来:“你天天这么浪下去,何时才是个头啊。按照你的年纪,也该成个家了,不过你的性格很难找到真爱。”

    “其实啊。”他猥琐地趴了过来:“我还是很有品味的,我看上中正医院的一个女护士了,叫方雨。那脸蛋,那身材,真叫没的说。我已经约过她了,等大后天,我就去找她,给她买车买房,看她还不彻底爱上我。”

    中正医院,我知道,我陪赵冰去做测孕就是那个医院。

    “你没事做怎么去医院了?身体不舒服?”

    杜鲁摸着一个咖啡色短裙小姐的胸脯,手往里伸:“前些日子,不是上了个发廊妞嘛,带去做检查的。以为怀孕了要打胎,不过还好,一炮没打响。那儿的医生刘大夫……对,是刘大夫告诉我的,说我的存活率低,没那么容易命中。其实我也想过,低命中率不是更好么?你觉得——”

    等等!

    “你慢着,那儿的医生不是姓赵么?”

    胖子眯起眼睛,摸摸我额头:“什么姓赵,不就一个看测孕的吗?姓刘,女的,四十多岁。”

    瞬间,我的大脑被抽空!

    赵冰给我说的是个姓赵的医生,她说她自己怀孕了。依照杜鲁的说辞,那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那……赵冰骗了我?

    等等,再等等,我的思绪有点乱,头皮发痒。

    “唉,你想什么呢?”

    “你确定那儿的孕检医生姓刘?会不会还有别的医生?”

    杜鲁醉醺醺地扒着手指头:“唔……是姓刘,没错。”

    赵冰,你在给我玩什么鬼把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