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27章 可爱的杜老总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听着,孙子!”胖子吭哧吭哧的喘着粗气:“你的秘书和那个什么狗毛经理,现在的在我手里,想救孩子,来旭发饭店找我。”嘟!——好猛的‘嘟’声,事玩大了,这下褶儿了。嘟!——好猛的‘嘟’声,事玩儿大了,这下褶子了。不被暴打一顿都是轻的,赎人就必须拿钱,几千万啊,我特么就是卖了自己也没钱啊。胖子给我约定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路程起码要四十五分钟,我来不及多想,只能开车赶过去。。...

    “听着,孙子!”胖子哼哧哼哧的喘着粗气:“你的秘书和那个什么狗毛经理,现在在我手里,想要救人,来旭发饭店找我。”

    嘟!——好猛的‘嘟’声,事玩儿大了,这下褶子了。不被暴打一顿都是轻的,赎人就必须拿钱,几千万啊,我特么就是卖了自己也没钱啊。胖子给我约定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路程起码要四十五分钟,我来不及多想,只能开车赶过去。

    全市的路道我都熟悉,旭发饭店在江口附近,这边是个渔档口,听说是很多流氓在这里摆摊做生意,专横霸道。一排低矮的房子过去,像个贫民区似的,还有破衣烂衫的挂在外面的竹竿上,是民房和商铺组合起来的一条街。天黑了,人少,依稀有几个灯泡亮着,上面飞满蚊虫,还能看到房子上几个大大的‘拆’字。

    车子这边不好走,我停在对面的马路上,步行过来。路边,就在灯泡边上,已经有几个穿着汗衫的人。唉?不是大老板吗?怎么手下人都穿这种衣服。

    “你就是郑强。”迎面过来一个瘦的皮包骨的男人,嘴里咬着火腿肠,牙上还有韭菜叶子:“问你话你没听见啊,是不是郑强!”

    我也是从夜场混出来的,这种货色经常看见。看他的瘦的那么可怜,我都快同情了:“猴哥,你师傅在吗?那个胖子。”

    “我尼玛——”他一把抓住我领带:“你敢嘲讽我!”

    身边有人拦住这哥们,按住他的拳头:“别,他可是杜老板要的人。把人带过去就行了,别惹事。”

    杜老板,全名杜鲁,差一个字就是‘杜鲁门’了,我真难想象,他爹能给取这么个名字,也不胆心儿子养不大。饭店门口还有四个红字的招牌:旭发饭店。因为风吹日晒的,‘店’字的头上少了一点,颜色也脱落不少。

    店内就两个黑衣的随从,穿的也别严实,还带墨镜。我去,你们不热?

    再看杜鲁,他只穿了件汗衫,埋头苦干一个舔的就剩下鱼刺的骨架,貌似……鱼头还有点鱼脑,味道……

    “唉!”身后的人踢了我一脚:“看见杜老板,你还不乖乖的下跪!”

    杜老总拿纸巾擦擦鼻涕,吃的满脸是汗,仰头嗓子‘喔’了一句:“真尼玛爽!再给老子来一条!”

    拐角处,靠近窗户的地方,坐着小柯和那位销售经理,嘴巴被堵住了,手脚也呗捆着。大兄弟,死肥猪,你在和我玩黑社会啊。

    杜鲁左右甩甩头,舒展一下脖子,伸了个懒腰:“你就是郑强?你晓得我是谁不?居然敢骗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在他正对面坐下,看看满桌吃的稀烂的海鲜:“哟~不错嘛,还吃的那么开心。没想到杜老总喜欢吃这种乡野小吃。看见客人来了,也不请我吃一盘炒鱿鱼。”

    “呵!”杜胖子干笑一声,接着是两声,三声:“呵呵!——咯咯呵呵呵……孙子,我不想和你废话,拿钱说话,不然今天我拉着你们去警察局!”

    万幸万幸,我还以为你要把我拉到江里去喂鱼呢。

    我一拍桌面,吓了他一个哆嗦:“要不怎么说你是老板呢,想的就是周到,这件事去警察局才对。”

    “你——你脑子没烧坏吧?”他猛拍胸口,一个大拇指竖起:“告诉你,我的生意遍布全球,随便动动手指头,你都不是我的个。少在我面前装逼,这两个人你想要走,不给钱是不行的。”

    身后,一个带墨镜的男人也贱笑:“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老板有多少钱,说出来吓死你。”

    胖子点头、叉腰“对头!继续说,给我吓吓他!不信我吓不死你。”

    “哼!我们老板才不会上你的狗当呢。”

    “没错!”

    “我们老板打算把你的这个秘书先奸后杀!哼哼!”

    胖子反手就是一巴掌,打这货的头:“奸——啊奸!——还杀——啊杀——你当我是黑社会啊!蠢材!我是老板,OK?”

    “是,老板。”

    “说英文!”

    “OK,OK。”这兄弟扯扯衣领:“杜总,是不是可以先脱了外衣,实在是太热了,浑身冒汗。”

    胖子擦掉额头滴落的汗珠:“屁话!我一天花一千块钱养着你们两个只会站岗的废物,还跟我讨价还价?”

    当我是空气啊:“唉唉唉,说好的谈钱呢,怎么谈到衣服上了。”

    “好啊。”杜鲁双腿翘起在桌面上:“谈吧,你什么时候给我钱?”

    “我现在真没那么多钱,要不先宽限几日?过几个月再说?”

    小柯想说话,脸都憋红了,让胶带给粘着,也说不出来。

    我过去撕开她的胶带:“小柯,你想说什么?”

    胖子一脚踢翻个凳子:“靠!这是我的地盘,你居然……”

    “说两句话。”我伸出一根食指:“就两句,就两句。”

    小柯担心的很,眼泪都干了:“郑总,你别管我们了,这群人都是坏人。”

    “喂喂喂喂。”胖子拿筷子敲击碗:“有事说事,别动不动就坏人的。你们骗了我的钱,还说我是坏人,你们真不是人。”

    朝那边望了望,小柯低头,轻声说:“我已经给邵总发去信息了,等他来救我们,你先走。”

    “不许说悄悄话!”

    另一个黑衣男人冲小柯舔着舌头:“杜总,怎么漂亮的小妞,不如让我享受一下。扒光她的衣服,然后逼这个男的还钱。”

    啪!——胖子又来一耳光:“狗才!我是正人君子,不是禽兽!你怎么能说出这么恶心的话。”

    “老板,我——”

    “但是!但是……”杜胖子弹掉对方身上的烟灰:“但是我觉得你说的不无道理啊。”

    小柯坚决摇头:“不要!”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唉嘿嘿嘿嘿……”

    我日,这兄弟笑起来真猥琐,都流口水了,见过女人吗你。

    咚咚咚,有人敲门,谁啊?这门不是还开着么。这个人不认识,不过打扮的倒是挺帅的,和我旗鼓相当。

    “你是谁?”胖子问。

    来人轻蔑的甩出笑脸,走到我面前:“王先生,我是邵总的贴身保镖孙桥,接到电话过来保护你。听说这里有人要给你难堪,你没事吧?”

    “那个谁!”杜胖子两根手指上下甩动:“你当我是空气啊!”

    孙保镖挺无聊的往那个方向一扫:“对不起,死肥猪,刚刚没注意这里还有人在。你这可是绑票,要坐牢的。”

    “少吓唬老子,骗钱你还有理了。我告诉你们,今天不给钱,谁都别想走!”

    保镖头冲门外一扫:“你看看外面有多少人,再和我说话。”

    看见了,都看见了,一眼望见,黑压压一片,都没注意这些人什么时候来的。

    胖子不甘示弱,满目狰狞:“娘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过几天再还你。”

    “不行!”

    孙桥随身抽出一把刀,以迅雷之势略向杜鲁的脖子:“行不行?给个面子。”

    “呜——呵—呵——你们……”杜鲁憋着嘴巴,小孩儿一样,眼神充满哀怨:“你们欺负人,我要举报你们。”

    我拿下孙桥的刀:“我们确实不占理。”

    孙桥很听话的,他保持笑脸,给我让出道路。门口外,竖立的人群齐头哈腰:“王先生!!!!!!”

    “这是?”

    “这是邵总派来听您吩咐的。”

    杜胖子欲哭无泪,气的跺脚:“老板!再来一盘炒鱿鱼!——你们耍流氓……你们不是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