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24章 虎毒不食子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赵冰的突然接听,我有无法无法言喻的心情。就那次宾馆?一枪三分?哥的生命力也太顽强不屈了吧。唏哩哗啦塌要当爸爸,你说闹心不闹心?“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怎么办?电视剧里“你说的是真的?”。...

    赵冰的突然来电,我有难以言喻的心情。就那次宾馆?一枪命中?哥的生命力也太顽强了吧。稀里糊涂要当爸爸,你说糟心不糟心?

    “你说的是真的?”

    “真的。”

    怎么办?电视剧里常说‘孩子是无辜’的,还‘虎毒不食子’,我就算再混账,也不能不认这个账啊。因为心中徘徊不定,我带赵冰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她真的怀孕了,没有骗我。赵冰提出了结婚的事,我陷入迷惘和恐慌。

    “郑强。”她坐在长凳上,挽着我的胳膊,头偎依在我肩膀:“我现在已经这样了,你打算怎么安置我。”

    唉,连女人的身体是什么情况都没享受到就当了爸爸,我还觉得跟做梦似的。两天后,我和赵冰去领了结婚证,名义上,我们算是夫妻,赵冰住进了这栋别墅。都成了夫妻了,就没有必要向对方隐瞒什么。

    “你和王林之间,到底什么情况?”

    她半是思考,半是认真地回答:“你还记得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么?我的哥哥出事,那也是王林的安排,我只不过是配合他演一出戏。他一直怀疑你已经继承了王家的另一份家业,就看你是不是能拿的出钱来,只是他没想到,桐姐愿意帮你这个忙。去燕京的时候,他一直给我发信息,让我随时关注你,好给他报信。但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你已经继承了这一切,我没告诉他。”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如果我还不和你一条心,那就真的不是人了。”赵冰攥住我的手:“郑强,我一直没有想过要害你,之前王林给我钱,我迫于生计才答应帮他的忙。我可以向你保证,再也不会发生了。”

    “你……”

    她突然跪在我身边,眼泪盈眶:“看在宝宝的份上,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这还让我说什么呢。

    日子平静了两天,小柯说,她知道一个人有关系认识到游戏制作团队,这个人就是周静。那天下着蒙蒙细雨,我开车去周静的公司找她,她正在开会,从门缝里就看见,清一色的娘子军,一个个可以说是极品尤物,让了就让人裤裆发紧。这地方进来的都是超级美少女啊。

    不由得,我用手抹了两下裤裆,实在压抑的难受。

    “先生?”

    我擦,被人看见了,我脖子红到后耳根。一个端着白色制服的女孩,扎着马尾辫,胸口捧着两沓灰色文件袋,被小山峰压的往外围退让。娃娃脸的女人,别有姿色,双腿稍显松弛,应该是已经被男人……

    “先生?”她又喊了我一句,将我从游离的状态拉了回来。

    我站直了:“小姐,有事儿?”

    小姑娘咬着下唇:“请问您找谁?”

    “我找周总。”

    她提了提眼镜,向下看看我的身体,很羞涩的低头。我自己看看呗?靠,小帐篷都撑起来了,好丢人啊。只好把屁股往后面崛起,动作实在难看。

    “先生,你不舒服吗?要不去周总办公室等一等,很快就散会了。”

    “好。”

    周静的办公室也在这一层,最东边的位置,倒数第二个就是。办公室没有想想中的那么大,我在里面坐了五分钟,还没散会,开始欣赏起她的摆设起来,书架上密密麻麻的放着些奖杯之类的玩意儿,还有劳模和爱心奖章,这女人不简单啊,慈善家啊这是。上面放着几张照片,是她和别的女人在沙滩上游玩的情景,尼奇尼的淡黄色短裤,把后臀蹦的紧紧的,一些沙粒在她的身上,更让这个女人显得性感。唔……后面是……我去,这是什么?!

    伸手摸到那照片后面的一个玩意儿,塑料的,长长的,这形状——不是女人自用的那种——塑料武器吗?!

    之前听桐姐就说过,周静身边没男人,眼光特高,感情她就用这个东西来满足自己啊。唉唉唉,天下的女人都差不多嘛,缺了男人的世界叫她们怎么受得了。

    拿起这个放下,用手丈量一下它的长度,我去,二十厘米,大姐,你也真会玩,受的了不,缺男人就自己找一个呗。

    嘎吱——开门声!——一个哆嗦,手中的玩意儿掉在地上了。

    “郑强?你什么时候来的?”周静走进来,把文件放在茶几旁边的桌面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我开始语无伦次了,捡起地上的东西,放回原位:“不好意思,等你没来,所以我随便看看……”

    周静脸色涨的通红,尴尬的笑:“以后别随便乱翻别人的东西,你太没礼貌了。”

    “呵呵,对不起,我太冒失了。”

    她一拂裙底,坐在沙发上:“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不然老子跑来干球。我在她身边的沙发上坐下,与她保持一定距离,不让她反感:“我听说你有认识制作网游的朋友,能不能介绍我认识一下?”

    “哦,原来你是为这事来的。我确实认识一个人,本地的,他有一个团队,怎么?你想做网游市场?很花钱的,前景也不是特别好,现在市场差不多饱和了。你为什么不考虑做点别的呢?”

    “别的?什么?”

    她把手里的文件袋给我:“我这里有一个项目,就是前些日子化妆品的那个。我正需要一个出货商,你帮我代卖,我给你提成,怎么样?”

    “算了,我对那个没兴趣,你还是介绍我认识一下制作游戏的人吧。有什么困难么?”

    “不不不,这倒没有,一个电话就行,我们关系很熟。”

    光顾着谈话了,都没留意她今天没穿胸衣,这件红色吊衫,不正是她在世贸商场里看到的那一件吗?

    “你买了那件吊衫?”我又开始了无边的品头论足:“周静,我觉得你穿个胸衣更好看,这样子显得不太挺拔。我还以为你不喜欢那件衣服呢,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郑—先—生。”她字字有力地告诫我:“你的眼睛能别总盯着女人的身体看吗?”

    嘿嘿,职业习惯。

    “上次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有机会,我想再邀请你一次。”

    “我最近很忙的,饭局都推掉了不少。”

    “那……行,咱们改日吧,啊,哈哈哈,改日改日。”

    日这个字,我加重了音调,她听的出来,可她拿我没办法。

    有人开门进来,手里捧着盒子:“周总,您要的东西到了。”

    “放在桌上吧。”

    什么东西?我眼尖,一眼看到那个盒子边上的商标,是‘春露’。我可是专门给女人供货的行家,全市的业内商标,没有我不知道的。这个‘春露’不正是专门给人提供欲望药品和工具的厂家么?

    我很职业范儿的,带有严肃的口吻问道:“周静,你用两个工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