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22章 下马威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电话是王林电话中的,我都按了免提了,看你除了什么话说。都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能一脸辜的望着我,小姐——你当我是二啊!“喂?赵冰?”王林问了一句。我抄起电话,轻都到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能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小姐——你当我是二啊!。...

    电话是王林打来的,我都按了免提了,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都到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能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小姐——你当我是二啊!

    “喂?赵冰?”王林问了一句。

    我抓起电话,轻声回道:“王总,咱们总算对上话了。我就是你处心积虑想要对付的人,郑强。”

    嘟……嘟—嘟—嘟—电话那边挂断了,连句话都不对老子讲?

    “郑强,你听我跟你解释。”

    咱不是那不讲理的人,一屁股坐下:“好,我听你解释。”

    “王总和我很早就认识,我给他打过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

    “完了?”真尼玛牵强,我估计她陪我睡觉这一出,都是早就安排好的戏,我都喝的烂醉如泥了,还怎么干那种事?哥们也就笑笑:“赵冰,你真会演戏,我居然会相信你的话。”

    我走了。

    事情过去一周,没有风吹草动的迹象,似乎一切都停止于我从赵冰的房门里出来那天了。这几天,我和小柯住在别墅,她向我讲解关于目前电器市场的动向和未来的发展方向,拜托了,我可没心思听,能让我坐下来听她说的唯一理由,怕是只有她可爱的脸蛋和丰腴的胸脯了,一饱眼福也不错。

    我躺在游泳池里,沐浴阳光,游来游去。

    小柯在岸上拿着话筒,跟个演讲家一样:“我们可以进军彩电市场,当前本市的彩电缺少进口货。我调查过,新东公司正在搞促销,打的是价格战,我们可以用质量和服务来比对,然后……。”

    烦透了,听来听去都是老一套,还有新鲜点的没?听的我想睡觉。

    我游了一个来回,趴在池边,抹掉脸上的水渍:“唉,小柯。既然是做生意,自然要选择自己喜欢的,也熟悉的,你说的那些,我完全不懂。”

    “做生意还分兴趣啊,能赚钱就行了。”

    “话可不是这么说,就好比你是个女人,对胸衣很了解,所以你之前去做了胸衣的。”我指着她胸口被遮住的部分:“把你的外衣脱了,让我看看你今天是什么品味。”

    一边说,我一边用水花往她身上泼洒。

    只要一丁点水花,就能渗透她白色的丝滑衬衫,将里面两块淡红色给映衬出来。哟~今天没穿黄色和黑色啊,差评差评。

    小柯遮住胸沿,气嘟嘟的:“王总你——唉,无语了。”

    不错,下半身还算地道,是灰色的……真饱满啊,这小柯,可不比桐姐差多少,缺的是那股子娇媚的韵味,嚯嚯,需要调教哦~

    “那王总,你想做什么样的生意嘛,我帮你调查数据。”

    “这个得让我好好想想……”我扑进水中,水温被阳光刺射的暖人。游到另一边时,我有了个主意:“做游戏市场吧。”

    “啊——”小柯目瞪口呆:“你说的是手游?”

    “当然不是!是网游!”

    “这个可难了,我们目前的流动资金有限,邵老先生只留下了五十万给你。即便是弄个手游都紧巴巴的,网游至少也要个几百万,做出来的还是那种粗糙的。再说,我们没有好的创意啊。”

    “那就好好想想,现在别打扰我游泳。你也别拿个话筒对我说教了,还不如下来和我一起洗,咱们来个鸳鸯戏水。”

    “不和你说了。”她转身就走。

    刚刚坐在凳子上的小柯,后臀都让凳子上的水花给印潮湿了,黑色的一团,随着双腿一摇一摆,够紧!

    时间托的够久的了——我指的是集体会议。前天,邵名扬晚上给我打过电话,就在今天下午开会,时间他拟定的四点,地点在他临时弄的一个地方,毕竟本地没有我的私人地盘。我觉得自己像个伪太子,什么都得听别人的,这钱虽然多,可也不能随便乱花,窝心不窝心?

    这个地方是邵名扬的别墅,距离我这边有七八里的路程,也是外环边缘。光看门口停的加长车,哥们就猜到自己有多逊色了,随便一辆车都至少五百万向上,而我的跟个瘪三似的。老兄,我可是最大的老板好不好。

    我去,居然还有女人,才二十多岁,带着猫型的太阳眼镜,一身米色长裙,虽然瘦些,可能凸的地方都有啊,这小妞是谁?就看她下车和两个人打招呼。

    “喂,美女。”我上去就是一个帅气的笑脸。

    怎么样?迷人不?

    “你是谁的司机?这么没大没小的。”她拉下太阳眼镜,看我一眼。

    邵名扬就在门口等着迎客,上来帮着介绍:“小松,这位就是我们的王先生。王野,这是山东省运营总监郝权的女儿,郝松,她爸爸年纪大了,身体不好,现在由她来全权处理公司的事物。”

    顺着肩膀玩下,我看着女人两跨间,不对:“怎么会‘好松’呢?明明很紧的好吧,一看就是个雏儿。”

    “你!——”她哈了一口气,忍住自己的怒火:“再松也没你松。”

    “哦?那么咱们找个机会试试?”

    “无耻。”小松拉开车门:“对不起,邵叔叔,我身体不舒服,想先回去了。”

    车子就这么开走了,挺狂啊,不就随口两句话么,至于那么激动。邵名扬指着我鼻子,倒也不是特别生气:“你呀,死性不改。”

    我们在客厅里来回,来的人还算齐全,除了一个逃跑的小松,就两个人没到,一个因为公司有急事处理,另一个正在国外出差。几十个人入座在客厅早已放好的沙发上,一个个西装革履,这是开的‘黑社会’会议?

    邵名扬拉着我到人前中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的王先生,是王啸风先生指定的接班人。”

    “当然,我们已经在视频里见过了。”白发老头回应道:“今后就由小王先生带领我们乘风破浪了,这艘船又有了主心骨。”

    “不错不错,我就说嘛,我们的老板一定是少年英才,现在一观,果然是不同凡响。颇有——”

    不等他话毕,我已经坐下来,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

    这么多眼睛看过来,似乎是对我的坐姿不太满意。

    “王先生。”一位年纪大我四五岁的男人歪着头问道:“不知道您对当前的局势有什么看法,你打算把精力放到哪个点来发展公司。”

    “小罗,王先生才刚来,你……”

    “何总,请别打断我的话。”这个男人继续说道:“能继承王老先生席位的一定是商业界的翘楚,总不会找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来给我们掌舵吧?我们都是股东,有权力知道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说白了,就是看不起我呗。

    很多人都不说话了,就连邵名扬这个老东西都不帮我解围,等着我说话。我该怎么说?给老子来了个下马威啊。

    我点燃一根烟,对他很有威仪的抬手:“小鬼,你可以坐下了,听我慢慢和你摆。”

    “王先生!”他腾然而起:“我姓罗,不是什么小鬼,您是我上司,请注意您的言行。”

    “这……哎呀,你们两个年轻人,当着我们这么多老人的面,怎么刚见面就掐,今天是个好日子。”

    姓罗的不爽:“我说的是原则问题,如果王先生不能胜任,我们的股票会下跌,后果不堪设想。”

    “严重了吧。”

    既然老子是你上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你不爽,现在就可以滚出去,王氏不缺你这一个人。”

    “王野!”

    “怎么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