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21章 一觉醒来心慌慌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郑强,这个女人是谁?”赵冰气势如虹,堪称霸气十足侧露。我们二人木然的态度,让她更为嚣张,一字一句的吐出:“这—个—女—人—是—谁?”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啊,赵冰怎么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啊,赵冰怎么摸过来了。。...

    “郑强,这个女人是谁?”赵冰气势如虹,可谓霸气侧露。我们二人木然的态度,让她更加猖狂,一字一句的吐出来:“这—个—女—人—是—谁?”

    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啊,赵冰怎么摸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告诉我,她是谁?”

    “她是……”

    “小姐,我想你误会了。”周静回答的冷静,仿佛没事发生似的:“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我们刚刚认识。”

    “骗鬼呢你,刚刚认识在一起吃饭,还那么亲热。”

    “不好意思啊。”我对周静施礼,把赵冰拉到外面:“你干什么啊?我在和人谈事情。”

    “你告诉我你在夜总会上班,现在是几点?你怎么会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我火冒三丈,不说你也就算了,还竟给我惹事:“那我问你,你和王林之间是怎么回事?你背着我和他有什么瓜葛,你告诉我。”

    赵冰脸上出现疑云:“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王林,我不认识。”

    “还装蒜,你手机里的信息都删除过了,但我不是傻子。你们两个狼狈为奸的对付我,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那好,现在把你手机给我,我来给你证明。”

    伸手过去抢,却让赵冰一把推开,意料之中,她努力呼吸了几下,咬牙说道:“既然你都背着我跟别的女人鬼混了,我也不想见你。咱们就到此为止吧。”

    “慢走,不送。”

    非得老子把事情挑明了才行!

    进了餐厅坐下,我又开始后悔了,桐姐和吴明都说,现在还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可我实在难以克制情绪。接下来,也只有见招拆招了,老子就不信了,这种法制社会,他王林还能杀了我不成。

    大口喝下杯子里的水,心中怒气难消。

    “刚刚那个是你女朋友?”周静朝嘴里塞了花生仁,嘎吱嘎吱的嚼着。

    我又倒了一杯水,灌下去一半:“不是。”

    “不是?那她怎么见我之后反应那么大。你们男人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的,就不想想自己的家中娇妻?这个女人很漂亮,你为何舍近求远?”

    “我说了,她不是我女朋友!”

    可能我的说话声音大的很,刺激到她了。周静提着皮包,最后和我打声招呼:“对不起,我有事要先走了,如果……呵呵,没什么,再见。”

    两个女人都走了,好啊!现在这么多菜就让哥们一个人吃,挺好!挺好的!

    “服务员!!”

    “先生,您有什么——”

    “买单!!”

    都让赵冰给搅和了,快煮熟的鸭子也飞了。心里那个气啊,赵冰可以在我面前装到这种程度,果真如桐姐所说,我就是个白痴,居然……唉!

    晚上,我去桐姐家里睡觉,让小柯自己先回去。事情说到一半,桐姐就全明白了,说这事不怪我,正常人都会是这个反应。如果不发点火,反而会被人看出精神不正常。

    “可你不该提到王林。”

    “桐姐,我当时是气的没办法了,所以才说的,如果换成你……算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想收也收不了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桐姐拿这话来安慰我,却也不是完全的安慰,她有她的想法:“你不能和我住在一起了,你也不能再和赵冰见面。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让王林找到你。”

    “大千世界,朗朗乾坤的,我又不是罪犯,为什么要藏起来。”

    桐姐从我口袋里掏出家门钥匙,捏在手里,摇晃:“话,我就说这么多了,更多的东西,你自己去体会。王林听说这个消息,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对付你,我还想多活几年,别把火引到我的身上。”

    一切只能怪我自己。

    天黑了,漫步在夜间的街头,端着啤酒瓶,我进了一间酒吧。借酒消愁,今天过的实在窝囊,好像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我了。兄弟心里也很苦的,OK?

    “小哥,来杯威士忌,不加冰,我要纯的。”

    酒保耸耸眉毛:“先生,你已经喝了四杯高浓度的酒了,要是再喝下去,我怕你……”

    “你管呢!”掏出几张票子‘啪’在桌面上:“老子有钱,不缺你这点儿!”

    一杯,一杯又一杯。

    昏暗的灯光让我感觉舒服,我没什么好生气的,天生就是不会泡妞的德行。没事,我还有身后的大财团,我还有花不尽的钱。再来一杯!

    “郑强?”

    有人喊我的名字,迷迷糊糊……男的女的?哦……是男的,抓住他的衣领:“你特么谁啊?那么粗声大气的喊我的名字,你知道不知道——嗯?!我可是屌丝一个,不值得你这么喊。”

    “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我是钱士威。”他拖住我走到沙发上坐下:“哎呀我的天,你小子这是喝了多少酒啊。来来来,这边躺下。那个——对了!服务员!弄个醒酒茶过来!”

    我听到他点烟的咔嗒声,然后烟嘴堵在我嘴里。

    钱士威叹气:“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还是桐姐把你给开除了?”

    “开除?我那么优秀,会被开除?”我瞪着两个眼睛,朦朦胧胧瞅着他,加大嗓门:“要套!我有,要媚药!哥们也有!什么我都能给你弄到,我会被开除?!笑话!是女人太难缠!哥们这辈子也不想和女人打交道了!”

    “你小点儿声,看把你能的。”

    钱士威很聪明,他从我的口袋找到手机,拨打了几个电话。然后,我昏昏沉沉的睡倒在沙发上,这一觉,可真够沉的。朦胧中,有人拽我,有人背我,有车子启动的声音……还有电梯和关门声……我的裤子都被人给扒了。

    我去,兄弟,你不是吧,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它奶奶的。

    但浑身无力,第二天醒来,手机一看,才早上八点左右。酒可是个要命的东西啊,我怎么回来的都不记得了,应该是钱士威给送回来的。咦?身边怎么有个全身光溜溜的女人!长发——皮肤和脸蛋的侧面,有点儿像……轻轻挪动过来,不是吧!!!

    是赵冰!

    我的天~呐,我和赵冰?

    “唔。”赵冰翻了个身,转过脸来,微微睁开双目:“郑强,你醒了。”

    “你——我这——”翻开被子,看见自己一丝不挂,她也一样。我必须得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

    “你不记得啦。”赵冰把头发捋到另一边,手托着下巴:“昨晚你喝多了,我去酒吧接你的。然后你对我说,是你不对,给我道歉。然后……然后你就犯了死鬼德行了,弄的人家死去活来的。”

    毛线,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赵冰,你不是故意骗我吧,说,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哎!”她拿枕头砸向我:“你好没羞耻唉,我一个女人都被你给那样了,你还问我有什么企图,你说这话不觉得搞笑吗。”

    摸头,我觉得不对:“可是,昨晚我和钱士威在一起的。”

    “对啊,就是他打电话给我,要不然我怎么去接你。”

    我拿上衣服就开始穿:“你就当我放了个屁,咱两没见过。反正你也是当小姐的。”

    “混蛋你!你说的这是人话吗?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姐了!”

    此时,她的电话铃声陡然响起,我眼疾手快,第一时间过去接,举起高高的。

    免提:

    “喂,我是王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