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超品快递哥

作者:火烧风 | 都市言情

收藏

  一份快递再打开崭新世界,女神在向我招招手!接触快递这个行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总体来说,收入也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会发现自己管辖的这个区域范围,到底有多少美女,而我就是这样,和一位叫做方艳茹的美女认识了。。

第19章 绝处逢生!_超品快递哥_ 林楠, 方艳茹

    气氛就被压抑出来,我和张天互相对望,而这时候张天更是站起身:“这样,容我们兄弟商议商议。”“也可以。”麻爷拿起来茶抿了一口。这张天一把拉我进了包厢的卫生间,他把门关上一个“可以。”麻爷拿起茶抿了一口。。...

    气氛开始压抑起来,我和张天互相对视,而这时候张天更是起身:“这样,容我们兄弟商量商量。”

    “可以。”麻爷拿起茶抿了一口。

    这张天一把拉我进了包厢的卫生间,他把门一个反锁。

    “天哥,你真要给一百万?”我忙开口。

    “我可没钱,不过就算真有,我也不会给一百万。”张天笑了笑。

    张天说的没错,这麻爷一开口就是一百万,这显然是把我们当凯子了,这一旦真的给钱了,那么不仅颜面扫地,而且将来指不定还是会被青龙帮欺负上来。

    “那怎么办,现在整个茶楼上上下下可都是青龙帮的人!”我焦急地开口。

    “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不过就看你有没有胆量了!”张天拿出软中一点,神秘兮兮地笑道。

    “啥?”我有些好奇。

    也就几分钟后。

    我的心跳越来越快,这张天居然是让我待会绑架麻爷身边的那个女人,就是那个穿着红色旗袍的丰满女人。

    这个女人叫沈冰兰,是最近三年做了麻爷的女人,根据张天的简单介绍,这女人以前好像混夜场的,底细不太清楚,但是我要是能够以沈冰兰的性命来要挟麻爷,那么肯定能够逃出去,毕竟张天的车就停在新街口,他今天本来是来看徐老爷子的,想不到却发生了这些事情。

    “怎么样,如果你不敢,你就给麻爷一百万!”

    张天一边说着话,一边半蹲下来,只见他脱了鞋子,从鞋垫下拿出一把小巧的匕首。

    我擦,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和张天可是都被搜身的,毕竟手无寸铁才能够和麻爷谈,但是现在张天看来还留着一手。

    “行。”我重重地吸了口气。

    “走!”

    张天脸色凝重,打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麻爷和那个叫沈冰兰的女人还在沙发上喝着茶,而麻爷见到我们出来,顿时笑了笑。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麻爷淡然地开口。

    “动手!”张天狂吼一声,对着麻爷猛地一记飞腿。

    千钧一发!

    麻爷一个侧翻,直接跳出沙发,而我快步一追,一把抓住沈冰兰的肩膀!

    “啊,你干什么?”沈冰兰大惊地尖叫,同一时间,包厢的门被一脚踹开,几十道身影涌入包厢。

    “都别动,否则我杀了这女人!”我一边抓着沈冰兰,一边把匕首直接抵在她的脖子上。

    张天和麻爷的交手也就一瞬间,这时候张天两步走到我的身侧,他冰冷地看向麻爷和其余青龙帮的人。

    “听到没有,别耍花样,给我后退!”张天大吼。

    “忒娘的,你们两个小子活腻了,连沈小姐也敢动!”

    “快点放了沈小姐!”

    “麻爷,这两个小子胆子太大,今天必须收拾!”

    一道道话语声下,麻爷脸色变幻数次,他牙关紧咬,猛地一个翻手!

    嘭!

    那茶几一下子粉碎开去,只见麻爷双眼圆瞪:“张天,我给你一个机会,放了我的女人!”

    气氛进入冰窖,我保持着一个动作,手中匕首没有后退分毫,那沈冰兰浑身发抖,虽然身上透着一股撩人的香水味,但是我可没有工夫想这些。

    “放了你的女人?”张天嘴角上扬,他单手一指麻爷和其他青龙帮的人:“哼哼,那谁放过我们!都给我退下,否则我就杀了她!”

    “麻爷怎么办!”光头大汉大惊。

    “都退下!”我步步紧逼,刀尖抵在沈冰兰的脖子上,已经出现血痕。

    “你们两个小子给我想清楚了,今天走出这个门,后果是无法想象的!”麻爷因为暴怒,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我生平第一次干出这种事情,因为我押着沈冰兰,青龙帮的人也不敢乱动,毕竟保不准刀子再进入一寸,这麻爷的女人真的会有性命危险。

    从二楼包厢到下方的大街,一路押着沈冰兰,这几百号人一路跟着,整个新街口爆发了前所未有地骚动,黑压压的人群一路尾随,直到我和张天到了一片停车场,我终于押着沈冰兰坐在了后座,而张天也是发动车子,对着人群狂按喇叭,油门一踩到底!

    “不好!”

    “这两个小子死定了!”

    “混账东西!”

    连续的叫骂声下,车子冲出黑压压的人群,消失在了新街口。

    一路飞驶,张天满头大汗,而我也是胆颤心惊,刚才那麻爷的表情简直太恐怖了,这可真的是虎口拔牙。

    “可以松手了吗?”沈冰兰终于是开口。

    听到这女人的话语,我苦笑一声,将匕首收了起来。

    “你们两个胆子真大,你们难道不怕麻爷会对付你们?”沈冰兰理了理衣领,从挎包里拿出化妆镜。

    “这就没办法了,我们不这么做,今天走得掉吗?”张天回复一句。

    “行了,现在你们也安全了,我可以下车了吧?”沈冰兰忙说道。

    这话一出,张天一个急刹车,而这时候我眉头皱了皱:“不行,现在放了你,万一我们被人跟着那怎么办!”

    这才开出新街口多久,保不准青龙帮的人已经驱车追出来了,一旦把沈冰兰放了,这帮家伙就会不计后果的追杀我和张天,刚才那麻爷发飙的表情我可是记忆犹新的,现在可不是时候。

    “小林你说的对!”张天重新一踩油门,转身看向沈冰兰:“沈小姐,委屈你了,只要我们安全了,肯定会放了你!”

    为了能够有效的摆脱追兵,张天没多久就开到了高速上,这车子上了高速,顿时速度大增。

    “你、你们要带我去哪里?”沈冰兰有些慌了。

    高速上连续超车,离宣城越来越远,这下了高速,一片远郊,沈冰兰如果现在不紧张,那是假的。

    “放心吧沈小姐,现在避避风头,等晚上我会开回宣城的,希望你配合我们,不然的话,我兄弟保不准真的会辣手摧花!”张天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这种带着半威胁的话,让沈冰兰的脸色有些难看,而我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让沈冰兰直接手机关机。

    大概是警匪片看多了,万一沈冰兰偷偷地来个定位,那麻爷肯定会派人找上我们。

    车子开到一片郊区地荒地,差不多已经接近黄昏,我们停下车,出来透了透气,至于沈冰兰,却是还在车里。

    “小林,今天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不然我不会和麻爷死磕到这地步。”张天给我发了一根烟。

    “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现在彻底得罪青龙帮,后面我们怎么办?”我忙问道。

    “宣城除了青龙帮,其实还有好几个帮派实力不弱,而能够明面上和青龙帮对着干的,是天鹰帮!”张天想了想,接着说道。

    “天鹰帮?”我眉头一皱。

    “嗯,天鹰帮和青龙帮一直水火不容,经常会有械斗,如果说新街口是青龙帮的地盘,那么通州路一带,就是天鹰帮的!”张天解释一句。

    通州路?这不是方艳茹和我住的那片区域吗?刚才那刀疤辉说的踩线,就是在新街口他们说了算,但是通州路这里,恐怕青龙帮不敢办事情吧?

    “天哥,我就住在通州路!”我忙说道。

    方艳茹帮我租的那个房子就在通州路,而且离方艳茹家也不远,看来晚上躲在那里倒是比较隐秘了。

    “行,等天黑了,我送你回去,这女人就先呆你那!”张天点头。

    “住我那?”我有些紧张地开口。

    “怕什么,到时候放了她不就行了,反正我们逃脱了。”

    一根烟的工夫,我和张天再次上车,而这时候沈冰兰更是有些焦急,因为她的手机已经被我没收了,她可是没办法联系人的。

    “你们接下来要带我去哪?”沈冰兰忙说道。

    “放心吧,肯定放你回去的。”张天再次发动车子。

    刚刚在新街口我紧张的要命,不过现在天黑下来后,我倒是平静不少,看了看身边的沈冰兰,这女人近距离下还挺好看的,一头波浪长发垂至胸前,那大红色的旗袍本来就性感诱人,况且她还是非常丰满有女人味的女人。

    麻爷的女人,啧啧,果然绝色,不过我可不会碰她,这种女人最危险,一旦迷失其中,啥时候被买了都不知道。

    车子再次开上高速,夜幕之下,我和张天终于返回宣城,不过这一次却是直接对着我的房子而去。

    方艳茹给我租的这房子是一个叫做‘清水湾’的高档小区,车子在地下停车场停好后,我们终于下车。

    乘坐电梯,我们到了二十三楼,按照地址,我打开防盗门,和沈冰兰一起走了进去。

    这是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也算是全面装修,方艳茹给我安排的房子是挺不错的,只是今晚我和这沈冰兰住一起,却是有些不太方便了。

    “小林,我们电话联系!”张天和我告别。

    以张天的意思,今晚他想去天鹰帮走一趟,不管是张天打算投诚天鹰帮还是啥,只要能够依靠天鹰帮压制麻爷的青龙帮,那么就够了,而这危机一解除,我才会安全。

    将防盗门一关,我直接一个反锁!

    “林楠是吧,你今天害惨我了!”沈冰兰有些怨恨地看向我,自顾自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沈小姐,今天的确是冒犯了你,但是我可没有真的要杀你的意思。”我勉强一笑。

    “现在是晚上八点,你挟持我有六个小时了,你说我还能回青龙帮,回到麻爷身边吗?”沈冰兰翘起两郎腿,那丰腴的大腿在我眼前一晃。

    “你什么意思?”我有些疑惑。

    “就算我说你没有侵犯我,麻爷会信吗?麻爷手下的弟兄会信吗?”沈冰兰再次开口,那旗袍的衣领往下解开三粒搭扣,露出那性感的香肩,隐约间可以见到深邃的事业线。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