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超品快递哥

作者:火烧风 | 都市言情

收藏

  一份快递再打开崭新世界,女神在向我招招手!接触快递这个行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总体来说,收入也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会发现自己管辖的这个区域范围,到底有多少美女,而我就是这样,和一位叫做方艳茹的美女认识了。。

第17章 包围圈下的激战!_超品快递哥_ 林楠, 方艳茹

    “葛辉!”我冷冷后转身。之后在郊区的仓库,这刀疤辉暴揍我两次,放话要切我手指,我忍气吞声,被勒索了一笔再说,人生唯一的耻辱更是拜他所赐,原本我我以为也可以闹腾下去,但之前在郊区的仓库,这刀疤辉暴打我两次,扬言要切我手指,我忍气吞声,被敲诈了一笔不说,人生最大的耻辱更是拜他所赐,本来我以为可以消停下来,但是青龙帮阴魂不散,处处和我作对,就因为认定我是好欺负的,是软柿子。。...

    “葛辉!”我冷冷转身。

    之前在郊区的仓库,这刀疤辉暴打我两次,扬言要切我手指,我忍气吞声,被敲诈了一笔不说,人生最大的耻辱更是拜他所赐,本来我以为可以消停下来,但是青龙帮阴魂不散,处处和我作对,就因为认定我是好欺负的,是软柿子。

    整个街道就好像被封锁,青龙帮黑压压的混子里三层外三层,把我和张天团团围住,至于那刚才被打的小弟,已经陆续回返大部队,恶狠狠地看向我们。

    “张天,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来!”鹰眼男子手中折扇一合,冷冷地开口。

    刷啦啦!

    所有人都拿出一根根亮晃晃的甩棍,气势惊人至极,这青龙帮这次出动恐怕有三百多人,其中不乏耍横斗狠的家伙,他们整齐划一,就好像等着鹰眼男子一声令下。

    “怎么,打算连我也对付吗?”张天冷峻地看向鹰眼男子,接着打量了那寸发男子一眼。

    “小子,新街口是我青龙帮的地盘,你踩线了知道吗?”刀疤辉单手一甩,手中出现一把匕首。

    气氛连续压抑,我心跳越来越快,我和张天两个人,对方可是几百号人,那拿着白纸扇的鹰眼男子可是青龙帮高层,恐怕担任的还是军师角色,毕竟白纸扇代表帮派军师,至于寸发男子浑身透着一股强者气息,应该是青龙帮最能打的,是扛把子无疑了。

    “冷飞,你青龙帮排场不小,难道打算几百号兄弟一起对我们两人出手?”张天拿出软中点上一根,吞云吐雾间,冷冷地开口。

    “辉哥,这小子刚才伤了我们好几个弟兄,必须要找回场子!”黄毛青年怒喝。

    “冷大哥,今天绝对不能放他们走!”

    “不错,不能放他们走!”

    “按照江湖规矩,踩线者断一手一脚!”

    一道道狂喊声下,整个青龙帮的混子连续骚动起来,其中不凡有一些小太妹看着好戏,这人多的确气势不凡,我都已经浑身冒汗了。

    “张天,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鹰眼男子嘴角一扬。

    “你想怎么样?”张天一字一句地开口。

    随着张天的话语,鹰眼男子打起一个响指,接着刀疤辉忙将手中的匕首递给了他。

    我滚了滚喉咙,转首看向张天,想不到这时候张天额头也是有冷汗冒出,我以为只有我会这么不济,看来他的压力也是不小。

    “喏,你知道规矩,我也不叫人动手了!”鹰眼男子一甩手中匕首,这把匕首‘唰’的一下子飞射而出,半插在张天面前的地面上。

    “自断一手一脚,以后别踏足新街口!”寸发男子双臂抱胸。

    “自断一手一脚?”张天眉头一皱。

    “怕了?”鹰眼男子对着张天几步靠近,手中折扇对着张天一指:“你忒娘的刚才不是要把我的兄弟打成植物人吗?怎么,现在轮到自己就怂了?”

    “别拿那破扇子指着我的脑袋,我最讨厌有人拿东西指着我了!”张天双眼一瞪,一把将身上的衬衫直接撕碎丢出。

    一时之间,我惊讶看向张天。

    古铜色的皮肤下,那两块胸大肌霸道的很,六块腹肌也是颇具规模,最重要的是这满身的刀疤印子,忒娘的,谁知道这张天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

    “张天,当年猛虎帮你最能打,今天敢不敢和我打一场?”寸发男子冷冷开口,龙行虎步,对着张天几步走出。

    “单挑嘛?这倒是个好主意!如果我赢了,你们以后看到我们两个,滚远点!”张天嘴角一扬。

    “混账!”

    刀疤辉怒急,只见他快步走到鹰眼男子身侧,低语了几句,随着刀疤辉的话语,鹰眼男子眉头皱了皱,接着咧嘴一笑:“你叫林楠是吧,不管你和张天什么关系,今天你也不能走!”

    忒娘的,我算是看出来了,今天我和张天肯定是走不掉了,这帮家伙是要我和张天好看,现在张天能够和寸发男子单挑,一旦赢了就有机会逃脱,但是我呢?我必须要一个契机,一个和张天一样的契机。

    “葛辉,你敢和我单挑吗?”我一想到这里,忙大喝一声,怒气十足的指向刀疤辉。

    “什、什么?敢和我们辉哥单挑?”

    “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辉哥堪称一刀流,你简直找死!”

    “辉哥,灭了这小子!”

    一道道叫骂声下,那黄毛青年骂的最凶,因为今天他已经在我手里吃瘪,至于那尖嘴青年等人,显然是刚刚在胡同里被徐老爷子打伤,所以没有到场。

    一刀流?我去他妈的,又是谁在快递公司门口被我一根铁棍打的哇哇大叫的,所谓的名气只是唬出来的吧!

    “小子,你敢和我打!”刀疤辉头上的纱布早就不见了,因为我,他可是缝了好几针呢,现在恐怕也是想把场子找回来。

    只见刀疤辉一勾腿,地面上的那把匕首被他一个紧握,抓在了手中。

    “哈哈哈哈,好!账要一笔一笔算才够意思,都退开!”鹰眼男子先是一愣,他看了看我和刀疤辉,哈哈一笑。

    唰!

    所有人都往后退出,张天转首看了我一眼,将手中的甩棍对我一递,冰冷地开口:“打死他!”

    张天的话让我心下一惊。

    打死?这是不是张天在提醒我这一次必须生死搏命,毕竟那刀疤辉应该擅长使用刀子,如果我处处顾及,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张天让我必须往死里打呢?

    思维到了此处,我一接甩棍,深吸了口气,而张天也是后退两步,冷峻地看向我和对面的刀疤辉。

    整个中央街道就我和刀疤辉两个人,四下都是青龙帮的混子,现场一片寂静,我知道这一战一旦开始,我的名字也许会在新街口留下,倒底是孬种还是狠手呢?

    “小子,你太碍眼了,今天老子给你放放血!”

    一道冰冷的话语声下,刀疤辉手中匕首猛地来回一个挥舞,对着我狂冲过来。

    “辉哥,干他丫的!”

    “辉哥,必须剐了这小子!”

    “嚣张就要放放血,以后才会机灵点!”

    一道道呐喊声下,我抓着甩棍的手猛地挥出,和刀疤辉撞击到了一起。

    我没有任何实战经验,就知道一通乱砸,刺耳的金铁交击声下,现场开始起哄,那刀疤辉出手刁钻,连续对碰几下后,突然一个猫腰,手中的匕首对着我的腹部猛地刺来。

    “小林!”

    时间都好像停止了下来,我双眼圆瞪,难以置信地看向这把靠近过来的匕首,不过耳边却是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退三进一,一招克敌!”

    这道声音在传出来的同时,我的身体下意识的动了,只见我往后连续后退三步,在差之毫厘间躲过刀疤辉志在必得的一刀,接着往前踏出一步,手中甩棍雷霆挥下,目标正是刀疤辉的脑袋。

    刀疤辉本来耻笑连连,但是看到我躲过他的攻击后,满脸的惊讶,只是后续的一记闷棍却是让他措手不及。

    嘭!

    一抹血腥味一下子弥漫开去,刀疤辉惨叫一声,双膝跪地间,双眼瞪得老大,脑袋上一丝丝鲜血连续溢出,满脸是血的模样,现场开始大乱。

    “辉哥!”

    “怎、怎么可能!”

    “不好,辉哥昏过去了!”

    只见两个小弟一把扶住刀疤辉查看伤势,也就没几秒钟,往后一抬,至于其他混子更是火速靠近。

    “干什么呢?都给我退下!”鹰眼男子冷声开口,他双眼透着寒光,冰冷地看向我。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了,刚才好像我兄弟赢了!”张天哈哈一笑,走到我身边。

    “好小子,身手不错!”鹰眼男子笑了笑,接着转身看向寸发男子。

    “冷大哥放心,我会让张天有来无回!”那寸发男子得到鹰眼男子的眼神示意,对着我和张天几步走出。

    这寸发男子手中没有任何武器,而张天也是将我拦在身后,同样对着寸发男子靠近过去。

    “天哥,小心点。”我忙提醒。

    “嗯。”张天下意识地点头,双拳一个紧握。

    现场气氛再次凝重起来,刚才我和刀疤辉的战斗如果算是热身战,那么张天和寸发男子的这一场就是扛把子的战斗了,毕竟当年猛虎帮,张天可是最能打的。

    战斗一触即发,张天和寸发男子几乎同时爆喝一声,对着对方连续挥出数拳,两个人拳拳到肉,骁勇至极。

    砰砰砰!

    连续的对轰之下,张天连连后退,话说这寸发男子身高一米九,虎背熊腰间被张天连续重拳击中,但是寸发男子居然不退反进,和张天连续拼拳。

    “滚你妈的!”寸发男子大吼一声,只见一记势大力沉的上勾拳被猛地挥出,张天出击的拳头无法收回,下巴露出空门。

    嘭!

    一道沉闷的响声下,张天一记后仰,一口鲜血喷出来的同时,身体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不好,天哥你!”我大惊失色。

    “耀哥威武!”

    “还是耀哥厉害,这小子恐怕脖子都断了!”

    “哼哼,跟我们耀哥打,整个宣城能够打过我们耀哥的可没几个!”

    一道道大喜过望的话语声下,鹰眼男子看了看仰翻在地的张天,只见他单手一个响指,一个小弟拿出一根雪茄递给鹰眼男子。

    “张天,你以为你是当年的张天吗?”鹰眼男子点上雪茄,吧唧两口烟,淡淡地开口。

    就在我打算拿出手机要报警的时候,只见张天突然在地面一个鲤鱼打挺,硬生生地站了起来。

    “我呸!差点阴沟翻船了!”张天吐出一口血沫,摇晃了一下脑袋。

    “嗯?”寸发男子眉头一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