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13章 你真不像个男人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跟她住?真的假的,一个妈咪让我和她一同住?听完这句话,我还在犹疑,指出自己是耳朵有问题了。“怎么?受了委屈你了?”桐姐嘴角扬着一丝微笑:“小朋友,你是怕我吃了你,还“怎么?委屈你了?”桐姐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小朋友,你是怕我吃了你,还是你在心底害怕女人?”。...

    跟她住?真的假的,一个妈咪让我和她一起住?

    听完这句话,我还在踌躇,认为自己是耳朵有问题了。

    “怎么?委屈你了?”桐姐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小朋友,你是怕我吃了你,还是你在心底害怕女人?”

    笑话!老子堂堂一个男子汉,会怕女人?你搞笑吧。

    “行,睡就睡!”我擦,发现自己说的话有歧义,赶忙修正过来:“行啊,住就住。”

    “你和飞雪现在在一起?”

    我对赵冰这个女人已经有了排斥,一个刚死了哥哥的人,态度没有明显变化,还有心情和我谈情说爱,粘着我,这不可疑吗?加上她的手机,对面的那个男人……心往下一横,靠,老子怕谁!

    晚上一点,我和桐姐一起离开,她显示抱怨了一些店里员工的不听话,然后才和我说起这次去燕京的事情。我也不敢完全信任这个女人,实在话,我对谁都抱有怀疑态度了。

    可她能猜透我的心思:“看来,你一定得到了‘财宝’。”

    这个女人的眼神犀利,当妈咪的女人,能不厉害吗?她看人还是很准,我心底的事情瞒不住她。

    “没你说的那么夸张。”

    “不见得吧,你的情绪已经说明一切了。”桐姐转动方向盘,让汽车走了个小滑步,使入大道:“别以为你得到了一些东西,就能对付王林,你的脑子不如他。”

    他和吴明说话完全是一个口吻,而且不给我留余地。

    “能说点别的事情么?”我已经很不爽了。如果是在过去,我会很小心的回答她的话,可是现在,哥们身价过亿,还用在乎一个小小的工作么?

    桐姐显然看出我的秘密,只是语气不做丝毫退让:“小伙子,别以为自己很得意就能飞起来。”

    “大美女,咱们能聊点别的吗?”我不屑地说,同时放肆中盯着她丰满的胸脯,那里很白,很大,也很挺:“你的衣服不错,新买的?”

    她一声大笑,加速了油门。

    后来我才知道,在桐姐家遇到过的那个男人,并不是王林,而是她的亲-哥-哥,是个做生意的,最近落魄了,才在她家住下。但那个男人现在已经走了,听说是南方做点小买卖。由此可见,家里就剩下孤男寡女了。

    “赵冰她……”进门前,我又想到赵冰了,这么晚不回去,也不打个招呼,似乎太不近人情。

    桐姐敲敲屋门:“放心,她是不会来找你的。”

    “你那么肯定?”

    “你还太嫩了,从她在夜总会里那一出,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这世界上很多事,你都看的太简单。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睡过没有,可就算是有,她也不会在乎你的死活。”

    这话又一次提醒我了,赵冰一直在防备我。

    进了去,桐姐在门口就脱了外衣,剩下白色吊带,光着脚丫子去浴-室洗澡,还不忘吩咐我一句:“你要是饿了,冰箱里有吃的。要是受不了了,打开电视,里面有你想看的东西。”

    受不了了?几个意思?我二人是心领神会啊。

    桐姐的浴-室是很开放的玻璃,不带磨砂,只要凑近了,什么都能看到。也难怪,她平时都一个人住,压根不用提防se狼。哼哼,妈咪需要提防se狼么?不抢着往上凑就不错了。

    我还不饿,打开电视机。

    擦!这电视剧刚一打开,里面就是一男一女光着身子在床-上翻腾,应该是岛国的片子,我分明可以听见那种‘卡哇依’的口头禅。电视机的旁边连着个插头,上面是个一个黑色小U盘。懂了,这就是桐姐在没有男人的时候,拿来解闷的小玩意儿。也难怪她从那批电动玩具中抽走几个,用来自我安慰的。

    那么,王林呢?看不上桐姐?他的眼光是有多高。如果桐姐能让我睡上一夜,我愿意出一百万!

    嗯嗯啊啊的声音还在继续,男人更猛了,女人也更疯狂。我开始口干舌燥起来,禁不住诱-惑去摸自己的重要部位,也……也朝着浴-室的方向张望,这个角度,完全看不到,门是九十度的侧面,只能听见水流声的哗啦啦。

    轻轻放下遥控器,但我开大了声音,防止被她听到我挪动过去的脚步声。不远处,我已经看到她的脚了,玩上,是她乱-动-乱抓-自己的胳膊肘,一定在揉抓那个地方吧。嘿嘿!悄悄过去,没被发现,性-感的身躯看到一半,如此坚挺,是那种没生育过小孩的女人该有的状态。

    “你在干嘛。”

    里面传来桐姐轻松的声音,她是看到我了?绝对不会,明显是背对着我的,头是朝着窗口的方向的。嗯……我靠!——惨了,但见她的身边,也就是她脸面向的方向,是一面镜子,被水蒸气给搞的模糊了,但里面有玻璃上印出的我的人影。

    “没!没看什么。”我赶紧退缩到身后,这个做法太猥琐了。

    “哼!”桐姐狂傲的一笑,正在洗头:“看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胆子那么小。”

    胆子小?难道要让我进去狠狠的对付你一番,才叫胆子大?

    她洗澡很快,我坐会到沙发上时,她已经出来了,用毛巾擦拭脖子和锁骨边,顺路从冰箱里取出了啤酒,只用手指一撬,瓶子就能打开。桐姐冲电视机里的喧闹撇了一眼,对我说:“唉,你是不是没和飞雪搞过啊,对女人的身体欲望那么大。看电视都不能满足你。”

    有点被羞辱的感觉,我镇定了一下,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不是也用电动玩具来自我发泄么?”

    “呵呵!你这是在看我的笑话了?”

    “没有没有。”

    她递给我一瓶啤酒,在我身边坐下,给电视机换了台:“燕京之行收获不小吧?你的钱多了,说话也狂了不少。给我说说,得了多少好处?”

    “什么叫好处,那是我应得的。”

    再看她的眼睛,我才知道自己上当,把实话给说了出来。她在诈我,而我却乖乖上当了。

    “多少钱?”

    告诉她也没关系:“全国各省的公司,我都有。”

    怎么样?牛逼不?晕死你个小女人。

    不想,桐姐却嗤嗤的发笑:“你呀,一点内涵都没有,不够稳重,跟个暴发户似的。人有钱得藏在心里,你知道不知道。”

    不是你在这边忽悠我说的,我会说?

    “记住。”她贴近我,胸口已经碰到我的胳膊,长发散落在沙发上,眼神妩-媚中带着有趣:“不管谁问你,你都说没这回事,装傻-子。女人是很危险的动物,你这样很容易上当的。要是让王林知道了,你死的会很快。”

    “当然,我谁都不会说,这点你放心好了。”

    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胸口的深沟,那对迷人之物,要比赵冰来的更大,更爽。

    女人也盯着自己的胸脯看看,冲我‘喂’着:“看来我对你管的太严了,见到女人你都不敢碰。”

    我火冒三丈,翻身将她推到,身体死死压住她,呼哧呼哧的喘气:“你当我真不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