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9章 偷窥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我和赵冰去燕京,坐的是飞机。她的心情也不是很好,这我能去理解,而我的心情也好将近哪儿去。我是有多希望能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嗯……你说钱?毕竟喽,钱谁不不喜欢,个个都想她的心情不是很好,这我能理解,而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嗯……你说钱?当然喽,钱谁不喜欢,个个都想当富家少爷,我也不例外。可这次的事,怎么就觉得那么邪乎呢。一个屌丝男,摇身一变,成了阔少,可它的背后确实一场阴谋。。...

    我和赵冰去燕京,坐的是飞机。

    她的心情不是很好,这我能理解,而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儿去。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嗯……你说钱?当然喽,钱谁不喜欢,个个都想当富家少爷,我也不例外。可这次的事,怎么就觉得那么邪乎呢。一个屌丝男,摇身一变,成了阔少,可它的背后确实一场阴谋。

    依照王家保姆的说法,我们找到了那家医院,也找到病房。果真看见一个女人从病房里出来,去楼道里和一个男人说话。那个女人,有些面熟,可我记不清了,真的是那个女人么?

    “你进去,我给你把风。”赵冰说。

    我轻轻推开门,往里面走去,这里是VIP病房,就一个男人睡在床shang,白发苍苍,骨瘦如柴,正在输液。我轻喊了一句王啸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没有回应。

    “王……啸风?”

    依然没有回答。

    这老头不会是成植物人了吧,尴尬,我的时间也没多少,不能在这里多逗留。情急之下,我只要摇晃他的身体。

    “老王!”

    这一声是够大的,效果不错,他睁开眼睛了。

    “小林,你来了。”很微弱的声音,的确在化疗阶段。他拿我当自己儿子了。

    “我不是小林,我是……”

    顿时,老人的眼睛亮了一下,嘴巴张开很大:“你——你是——”

    “我想问,你有个儿子叫王野么。”

    “野……野……”

    搞毛线哦,听起来像爷爷。赵冰推开门,说有人过来了,让我快点。

    攥着老人的手,我必须得问清楚,凑过去,靠近他耳边:“野什么?!”

    “来不及了!”赵冰大喊。

    喊话的同时,我听见门口有人叫她,她正在推脱说找错病房了。那老子……一时间也没地方待了,怎么办!怎么办!对了!——床底下!

    真窝囊!

    房门被人推开,一双紫色高跟鞋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双男人的皮鞋。

    “桥月,这个老家伙已经没用了,你干嘛还伺候他。”

    “你不懂,他还有东西没拿出来,这我早看出来了,他还惦记着那个所谓的儿子。”

    “你说的是小野?”

    “还能有谁?”高跟鞋走近了:“这个老东西,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好吃好喝伺候了他那么久,就是不肯松口。”

    “依我看来,你的担心是多余的了。王家的钱你都到手了,集团现在也在你的名下,你还担心什么?直接弄死这个老东西不就行了。”

    “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十多年前听他提过一次,他在外地还有很多产业,我们现在得到的不过是凤毛麟角。老娘把大好青春都给了他,难道就为了这点家产?”

    “那你打算怎么做?”

    “还没想好,我在家里都找遍了,也没找到想要的东西。他一定在某个银行里藏了很多合约和产业地契之类的东西,我必须要拿到。”

    “咱们先出去吧,我不喜欢在这种地方。咱们找个宾馆,我都好长时间没有碰你了。”

    “呵!天知道你在外面碰过多少女人,你那东西估计都用脏了。”

    “开玩笑!我对天发誓,除了你之外,我什么女人也没有。”

    “行了行了,今天就先这样。”

    他们后来又聊了一会儿,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女人拉着男人出去了,几分钟后,赵冰进了来,我看见老头的眼睛是闭上的,估计又睡着了。

    出医院,哥们才算松懈一口气,听到事情未必和我有关,赵冰说,一定有关系,她似乎比我自己还认定我是这个老头的儿子。想想王啸风也确实可怜,找了一个比贼还难防的女人当老婆,谁料自己还没死,老婆就出-轨,和别的男人鬼混。看来有钱人的世界也很危险。

    “你都听到什么了?”

    “什么也没听到。”我说,边说边抽烟:“钱不钱的,我也没想那么多。就算这件事是真的,我也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那个王林可不是好惹的,有权有势也有钱,我拿什么和他斗。”

    “你还有机会去问王啸天的。”

    这是要整死老头,人都那样了,我是有些不忍心。电视上骨肉相残的事情太多了,可事情还是要澄清的。晚上,趁着那两个人去了宾馆,我悄悄进病房,取了老头的血,拿去化验。去的是私人医院,通宵经营,大概十一点的时候,化验才出来,结果是:亲生的。

    有些懵,有些高兴,还有些失落。

    我现在还一无所有,也不能指着那个女人的鼻子去骂街,只在发愁。晚上没地方睡着,找了一家宾馆,打算明天一早就走。

    “开几间?”老板娘问道。

    “一间。”

    “两间。”

    赵冰几乎和我同时说话,她说一间,而我倒拘束起来了,既然这样,那就:“一间吧。”

    我也想看看,赵冰脱-光了去洗澡,然后再出来是什么情景。

    水龙头刚刚想起,我的身体就开始不自然了,裤裆笔直笔直的,忍不住用手去揉--搓两下。我也不是没碰过女人,大学时期,就和一个女同学发生过关系,而这一次不一样,是个小姐,那方面技术一定占绝对优势。

    浴-室的门是半透明的,赵冰的酮-体若隐若现,我都能看到她最凸-起的那一部分了。就像——我自己凸-起的地方,傲然-挺-立!

    站起来,走近浴-室边缘,往里面看,磨砂的玻璃,万恶的磨砂!

    这样偷-窥不是正人君子吧?阿呸!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谈什么正人君子,不看还算男人吗?况且她本来就说要一个房间的。

    我的手趴在玻璃上,另一只手摸去自己下半-身,开始了长途跋涉,慢悠悠的,偶尔会来个小跑冲-刺。

    “好舒服啊。”赵冰的声音传出,连带着女人特有的娇-喘。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这是要诱-惑老子犯罪!

    小宝贝已经爆发到极点,哥们有些忍不住。

    她一定是用水龙头对着自己那个地方喷涌吧……嘿嘿,我就要有机会尝到小姐是什么滋味了。要知道,还在飞雪时代的她,可是夜总会里本事最强的女人之一,是个老板过来,都要点她的牌子。

    “郑强,你在干嘛?”

    突然的一问,我浑身一抖:“没,没干什么,什么事?”

    “你是不是在偷-窥我?”水龙头的声音小了一些,她的悦耳声更大了:“你坏坏的。”

    “哪——哪有。”我紧张中来了个小跑冲-刺的力道:“你想多了,这是磨砂玻璃,我怎么可能看的到你。”

    呼啦!——门瞬间开了。

    我尼玛,真尴尬,我的裤子还下坠着,手势的明显动作也没能来得及收缓。赵冰浑身湿答答,裹着一件白色浴巾,她只保护了上半身的丰满,修长的大-腿往上部分,完全展露出来……

    “你……”

    我脸别的通红,提好裤子,一本正经的说:“裤子扣坏了,我想……”

    “嘘——”

    赵冰用手指堵住我的嘴,朝我扑过来,将我一口气推在床沿。她眼色妖-娆,活像个小妖精,骑在我已经受不了的部位上,双臂搁在我肩膀后头:“郑强,你是不是很想要我?”

    “我……你……”怪事,在夜总会的时候,我还那么主动,而且也用过她的照片来发泄,可是现在,反倒拘束起来了。

    这样可不行,郑强!你可是个男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