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8章 我的另一个身份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怎么?”桐姐很简单轻松:“是也不是很出乎意料?我也没骗你吧,你是很有可能会成了王氏的继承人的。”“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两个人长的这么像。”“所以你们原本是亲兄弟,而你始终“天底下,怎么可能有两个人长的这么像。”。...

    “怎么?”桐姐很轻松:“是不是很意外?我没有骗你吧,你是很有可能成为王氏的继承人的。”

    “天底下,怎么可能有两个人长的这么像。”

    “因为你们本来就是亲兄弟,而你一直被蒙在鼓里。”

    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情。有一点我承认,很小的时候,老妈就告诉我,说我是抱养的,所谓的抱养,那就是孤儿了。而现在却凭空多出这么一个兄弟,怎么不让我感到意外?

    “桐姐,我向你请假几天。”

    她立刻猜出我的用意:“你想回老家?”

    “嗯。”

    桐姐站起来,让我坐下:“没必要了,如果我所料不错,你的父母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王林不会给你留下口实,这不能怪别人,怪就怪你去救了飞雪,王林找的是她哥哥,然后又利用这个小贱人来对付你。可我也很纳闷,为什么王林不直接杀了你,这样来的更简单。”

    “那……为什么你一直没告诉我?”

    她坦诚的很:“因为钱,王林给我钱,很多很多钱。没人和钱过不去,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我发现,这家伙越来越靠不住了,他想一脚踢了我,所以么……呵呵呵,咱们可以合作,我让你当上王失集团的董事长。而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保证我的权利和地位就行了。”

    这些话,我无法接受。不是因为钱不钱的,而是她说的这些匪夷所思的故事。她给我时间考虑,我出门就给爸妈打去电话,效果不言而喻,都是:对不起,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停机。

    我在夜总会傻坐了两个小时,然后回到家中,关掉所有电话,内心很郁闷。

    “你怎么了?”赵冰给我炖了鸡汤,过来安慰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头疼。”

    她抚摸我胸口:“有什么事,别放在心里,告诉我,好吗?”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两个人长的很相像吗?”

    “当然会了。”

    “那么,就像亲兄弟的那种,我说不上来这种感觉,五官的特点,脸的轮廓,根本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赵冰没觉得反常:“这也不是绝对没有,但要看相似到什么程度了。”

    “你见过王林么?就是我们夜总会的老板。”

    “那我倒没见过,不过桐姐见过,他每次来我们都不知道。”

    一个老板,要见员工何必藏头露尾的,可如果我们真是兄弟,那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桐姐所说的一切,不会是别有用心吧。

    赵冲从未向他妹妹解释过任何事,即使有,也是搪塞和虚假。眼下,父母的电话打不通,我打算回一趟老家,亲自去看看。要是谎言被证实了,那我的人生,就是被人给设计好的,桐姐说的一句话在我心中,像刀刺一般:既然那么排斥我,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来的更简单。

    是啊,为什么不那么做呢?

    第二天,我和赵冰一起回老家了,我家在村庄,连着外环道,这里也就三五户人家,其他的都进城去了。门口锁着,钥匙开了,但见有人喊我,是隔壁的李老头,他儿子也很早就进城了。

    “李叔。”

    “这不是郑家小子么,你回来啦。”

    我嗯了一声,问道:“我爸妈人呢?”

    “不是去城里找你了吗?”

    找我?没来电话,我继续问:“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早上啊,刚走,你没接到电话吗?”

    我和赵冰赶紧回头,开车,一路给爸妈打电话,一直到回到家中的时候,甚至到天黑,他们都没了信息。真给桐姐说准了,我大脑空空的,有点质疑人生。那可是生我养我的亲人啊。

    赵冰对我事情都清楚,她劝我说,桐姐的话可能真的应验了。而我,就是王林的兄弟,王啸风的儿子。但要想继续证实这个事情,就要自己去找王啸风,王林是坚决不能找的。

    王啸风的家在本市有名的金门口别墅区,这里住的是土豪和暴发户,资产最少的也得有几千万。我看见一个男人从别墅里出来了,就是王林,他的身高和长相,与我一般无二,我很激动,想上去和他说几句话,被赵冰给拦住了。

    “别去,万一他……”

    给我一个眼神,我就心领神会。

    等到王林走了之后,我才和赵冰去敲门。

    咚咚咚。

    嘎吱,门开了,一个大妈级别的站在门口:“少爷,你怎么又回来了,是东西忘了拿吗?你怎么穿了这身衣服?”

    我与赵冰对视一眼,没说话,直接进门去了。

    房子太大,房间也多,我让大妈告诉我,王啸风是不是在家。

    她眉头紧缩,指着我:“你……你不是少爷。”

    “我不是王林,但我想见王董事长。”

    她看着我,神情显得很激动,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是王野少爷!”

    王野?什么鬼?

    “我知道的,你就是王野少爷!”说着,这大妈更加激动了:“我就知道你还活着,还活着!”

    她让我们坐下,把一切都告诉我们。在我很小的时候,四岁,王林的母亲带着他和我一起出去,到医院去看病,那时候王啸风不在家,而王林的母亲是父亲的新夫人,我的母亲因为肝癌,过世的早。可那天晚上,只回来了他们两个人,我就是在那时候被带走的。记忆中,很模糊,我真的记不起来了,而且我天生记性就差。这个女人和我没有任何瓜葛,她也没理由找个假话来骗我,那么,一切就都是真的了。

    赵冰攥着我的手,攥的很紧。

    “那王啸风呢?”

    大妈说:“不在家,家里就我一个人,老爷在燕京看病呢,前年开始就下不了床了。家里的一切都是王林少爷在操持,太太也在燕京陪着老爷。”

    “哦……”

    “少爷,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林少爷知道你回来,一定会很高兴的,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别!”我立刻制止住她:“先别说,这些事,以后再说,我想去趟燕京,先看看老人。”

    大妈不知所以,但也同意:“行。”

    “还有,见到我的事,千万别对任何人提起,包括王林。”

    她愕然地点着头,说好。

    赵冰到底是女人,心眼很细,她分析了一下:从迹象上看来,王林和他母亲处理掉我,是最好的选择,没有后顾之忧。那王家的财产也都是他们的,可这两个却背道而驰,让我活到现在。那么,也就是说,我身上一定有什么秘密,一种特殊的原因,让他们无法下手。

    那会是什么呢?对财迷而言,能让他们踌躇不前的,也只有金钱了。

    我又给爸妈打去了几个电话,依然是没人接,心灰意冷了。两天后,我去向桐姐辞行,说要出去一趟。

    “去吧,我也不问你是去干什么的,你的脸色已经说明一切了。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任何事要藏着尾巴,别把不该说的,不该做的给露出来,不然你会死的很早。我可不是在危言耸听。”

    我知道她的话中深意:“明白了,桐姐。”

    “这里的事,你尽管放心,有我在,王林那边什么都好说,但你要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