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夜月狂枭

作者:木耳 | 玄幻仙侠

收藏

  我叫郑强,是一名取货员。在我最初的可以选择这个工作的时候,本是想多赚一些,却谁知自己就成了跑堂像的角色。的话我刚从大学出,肯定会抵触这些,现在的做的多了,收入也不所谓的送货,就是迎来送往给小姐们送一些安全用品,卖方是我自己联系到的,货好价格还便宜,妈咪倒也时常夸我,给我小费。这么一来二去的,快一年了,我收入颇丰。。

第7章 救人要紧!_夜月狂枭_ 郑强, 海鸥

    解说员够累,我也忽然发现自己脸红了了,真尼玛尬尴。即使是身在风尘世界中的我,一个堂堂的正人君子,也受不了对女人解说员电动玩具的痛苦。唉,我的命好苦啊。周总拿了一个在手里,周总拿了一个在手里,按住按钮,瞬间,这吱吱声就出来了。她抿嘴一笑:“真可爱,你们桐姐也用这种东西?”。...

    解说够累,我也发觉自己脸红了,真尼玛尴尬。即便是身在风尘世界中的我,一个堂堂的正人君子,也受不了对女人解说电动玩具的痛苦。唉,我的命好苦啊。

    周总拿了一个在手里,按住按钮,瞬间,这吱吱声就出来了。她抿嘴一笑:“真可爱,你们桐姐也用这种东西?”

    “啊……嗯,我见过。”

    靠,想给自己一个耳光,我怎么可以这样说话!

    “没没没,没见过,我猜的——不是,是她自己要的。”

    对方舔着舌头,拍拍我大腿:“行了行了,我也没追问你别的事情嘛,不用那么紧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郑强。”

    她听岔了:“真强?你真的很强?”

    “郑强,我姓郑。”去了,这耳朵有毛病还是她故意的啊,有人姓‘真’吗?

    周总摸我的手,捧在自己手心里:“你平时一天上几个小时的班?”

    我一边拆包装,一边回答她的问题:“从下午两点到夜里两点,十二个小时。但我是送货的,大部分时间很自由,不在店里。”

    “这样吧,你到我这里来上班,我给你兼职薪水,每天只要你上三个小时的班就行,你抽空,如何?”

    我除了搞货有些渠道,还能干什么?

    “具体做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陪陪我就可以了。”

    天上掉馅饼了,开始是桐姐的禁止,现在接二连三有女人找我。我这不是在做梦吧?

    “这要看桐姐啊。”

    谁料,她噗嗤一笑:“你真可爱,我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搞了这些话,原来是为了耍老子。

    东西送到,没我的事了。她轻口说:“就这么走了?”

    “那……还有别的事情吗?”

    “留个手机号给我,以后找我送货,也方便一些。”

    这倒是,忘了。

    我在一家小餐馆吃了东西,又去商场买了几件衣服,飞雪在这个时候给我来的电话,说她的车被人堵了,让我去救她。具体怎么回事,她没说,只是电话里很着急。

    我开车去市区,大概半个小时后才赶到。红色轿车还停在路边,但人已经不见了。遭人绑架了?没那么邪乎吧,光天化日的,还有人敢在那么多摄像头下搞事?再说赵冰的哥哥不是黑道人物嘛,谁敢不买他几分面子。

    我又给赵冰打电话,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哪个?”

    “我是赵冰的朋友,你是谁?”

    “既然是她朋友,那就好办了,拿钱来赎人。”

    我去,还真尼玛是绑架,我一个穷逼,能拿的出多少钱来。

    “你们在绑架?!”

    “说对了!老子就是绑架,你能怎么着。”

    “你们不知道她哥哥是黑道人物吗?你们是自找苦吃。”

    “过去时了,现在的赵冲,已经完蛋了。这个女人我们老大要拿去送礼,如果你有意思,可以过来赎人。二十万。”

    先不说我和赵冰的关系还在初级阶段,就算真是我老婆,我也拿不出那么多钱,全部财产也就七八万,把我卖了也赎不起人。

    “怎么样?干不干?”

    还是先应承下来再说:“行,你们人在哪里?”

    “当老子是傻逼啊,告诉你地方,你报警怎么办,直接把钱给老子打过来,然后老子放人。”

    霸王条款,对方很快挂断电话。

    能找的人就只有桐姐了,我的好朋友钱士威也不可能拿的出这么说钱,这小子整日花天酒地的。我直接去夜总会找妈咪桐姐。

    “桐姐,救人如救火,你帮帮忙,钱我会还上的。”

    原想从桐姐口袋里掏钱,怎么也得求上几天,可她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我一张银行卡:“这里是五十万,你拿去救人。但别怪我没提醒你,飞雪不是什么好鸟,你别上当受骗了。”

    “还是先救人再说吧。”我攥着银行卡,心中不是滋味:“桐姐,我自己还有积蓄,你给我十五万就行了,那么多钱,我还不起。”

    “不用你还,记着我的好就是了。”

    那么大方?!

    桐姐突然对我这么客气,倒让我不自在了。

    “我说了,不要你还就不要你还,还等什么?走吧。”

    得,我带着银行卡去银行分出二十万,照着电话里给我指示打过去。几分钟后,那人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自己过去找人。还好,对方没食言,我是在一个地下停车场找到赵冰的,她浑身被人捆绑着,坐在一张塑料椅子上,嘴巴也绑着。旁边还站着七八个黑色西服的男人。

    “钱我给你们了,我现在可以带她走了吧?”

    而领头的那个人,就是和我打电话的,他一见我,满脸的诧异:“你……你在电话里说的,你叫什么?”

    “郑强。”

    “你确定自己不是姓王?”

    这不屁话么,老子姓什么还能搞错。

    我给赵冰解开绳子,她浑身抖冒汗了。

    “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把你……”我发觉自己竟然关心起这个女人来了。

    男人张口就说:“放心,我们是出来混的,最讲信义,说出去的话没有反悔的。可你真的不姓王?”

    “不姓。”

    我和赵冰走出地下室,她坐上我的车之后,忍不住哭了。

    问她到底怎么了,半天也不说,我只好开车。问她想去哪儿,也不出声。车子开到一个码头边上,挨着公园,我点了根烟,还是问她这件事。赵冰扑在我怀里,说出了实情。她的哥哥赵冲的确跟了西城的徐老大,可黑道的事情离不开毒品,徐兆天和东城的人有过节,毒品一时没货,就偷了东城仓库的,事情败露了,拿赵冲出来定罪,一枪就让人给做了。

    眼下,赵冰是真的无处可去了。那些人是想靠她小赚一笔,听说如果我不去救她,就会连她一起给做了,永绝后患。

    “你哥就不应该干出这种事,混黑帮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

    赵冰哭的很伤心,对我说:“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本来我哥让我勾引你,也不是为了对付桐姐,是为了……具体为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

    “你哥?他又不认识我,怎么可能和我有瓜葛。”

    “他的背后还有人,但现在一切都不知道了,我哥死了。”

    “如果你不嫌弃我,就跟着我吧,但我希望你是真心的。”

    我们拥抱在一起,我的同情心开始泛滥。这几天,赵冰和我住在一起,我们之间没有发生什么,我总是在可怜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救人之后,多余的钱我还给桐姐,可她不肯要。

    “桐姐,我用不了那么多钱,你拿走吧。”

    她拒绝了,言辞犀利:“我给出去的钱,还没有拿回来的,你这是瞧不起我。”

    “桐姐,你太见外了,我……”

    “是你在见外。”她说,一副霸道总裁的架势:“那个小贱人,现在一定对你俯首帖耳了,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我还记得那个黑帮的家伙和我说话时,明显认为我是另外一个人,再加上桐姐之前的一堆可疑的‘废话’,我忍不住问她要王林的照片。

    “照片?自己去网上搜索,王林可是大老板,也是媒体关注的人物。”

    当着桐姐的面,打开手机搜索,一看到王林的脸,我傻眼了,这——这人和我简直太像了!耳朵……鼻子……眼睛和嘴……就像是……亲兄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