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猛女驾到

作者:阅读王 | 职场拼搏

收藏

  《猛女驾临》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允诺,孙嬷嬷,安平,老胡,老太太之间的故事。猛女驾临约3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猛女驾到许诺_猛女驾到许诺小说_猛女驾到小说许诺

    允诺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猛女驾临允诺,猛女驾临允诺小说。猛女驾临小说允诺摘选:允诺会出现,整个人的装修风格立马变了一变。眼圈依旧红着,举止却突然间拘谨了不少,受了委屈道:“妾身不的吧打搅爷和姐姐,但是孩子也没…...

    许诺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许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蔓儿一见许诺出现,整个人的装修风格立刻变了一变。眼圈依旧红着,举止却忽然拘束了不少,委屈地道:“妾身不想来打扰爷和姐姐,可是孩子没有爹爹陪,夜里都不肯睡,哭着跟蔓儿要爹爹,蔓儿实在是……这几天连功课都荒疏了……一直追问爹爹去哪里了,蔓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许诺本来沉着脸有些不悦,大概是被老婆抓到自己外宿,有些恼羞成怒,此时听蔓儿提起孩子,脸上不禁动容,犹豫了一下才柔声道:“你就跟他说,爹爹有事,等办完了很快就回去,叫他不…

    蔓儿一见许诺出现,整个人的装修风格立刻变了一变。

    眼圈依旧红着,举止却忽然拘束了不少,委屈地道:“妾身不想来打扰爷和姐姐,可是孩子没有爹爹陪,夜里都不肯睡,哭着跟蔓儿要爹爹,蔓儿实在是……这几天连功课都荒疏了……一直追问爹爹去哪里了,蔓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许诺本来沉着脸有些不悦,大概是被老婆抓到自己外宿,有些恼羞成怒,此时听蔓儿提起孩子,脸上不禁动容,犹豫了一下才柔声道:“你就跟他说,爹爹有事,等办完了很快就回去,叫他不要担心……”

    蔓儿依旧凄凄切切:“妾身也是这样说,只不过这孩子……爷您也知道,念儿向来有些执拗,哭闹起来谁的话也不听……还是这孩子命不好,当初胎里受了惊……如今这性子,脾气一天大似一天,倒不如当初没……妾身实在对不起爷……”

    说着珠泪滚滚而下。

    “爷就回去看一眼,或者夫人把小公子带过来见见爷也是一样的,按理,小公子也早该拜见一下嫡母。说起来,也是自己的亲外甥,一家血脉……公主一定会喜欢的……”她身后一个仆妇颇大胆,笑着插嘴道。

    许诺为难地瞧了瞧我,没有应声。

    我对这所谓的亲外甥可实在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想到这两天许诺在我身边一味痴缠,偏偏我武功全失推拒不来,我不如就如了蔓儿的意,借机把这孩子带在身边,时时刻刻有个孩子在边上打混,看这个厚脸皮的男人,当着自己孩子的面,还怎么装痴卖傻地耍流氓。

    “好啊!我也喜欢小孩子,你就带过来给我瞧瞧罢……”我笑道。

    小孩子礼数学得很周全,端端正正朝上拜了,甫一立起身来,就扑到许诺怀里去。

    许诺一只手搂着他,微笑着同他叙温寒,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

    那孩子一边跟许诺说话,一边闪着精亮的大眼睛偷偷瞧我。

    “念儿过来,见见你……你母亲。”许诺看到孩子打量我,还以为孩子对我好奇,便主动把孩子往我面前带。

    那孩子紧紧贴住许诺身边,又下死力盯了我两眼道:“她不是母亲……她衣裳没娘亲好看,连件首饰也没有,比咱们府里的丫头都不如……”

    “念儿!”许诺脸沉下来,“不许胡说!爹平日是怎么教你的,岂可以仅衣冠取人?”

    那孩子扁了扁嘴,毫无预兆地坐到地上,放声大哭。

    “快起来!别闹了!”许诺本来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孩子,没想到这孩子这么不给力,良好表现了没半分钟,就原形毕露,当爹的脸上挂不住,有点儿羞红。

    “娘亲!娘亲!我要娘亲!娘啊……”小孩子越哭越是起劲儿,在地上打起了滚儿。

    原来他爹昨夜那个无赖样儿是跟这小孩儿学的,真是有其子必有其父!

    许诺恼也不是,哄也不是,对这个软硬不吃的小孩完全没招。

    我拍着桌子哈哈大笑:“果然慈父多败儿!许诺,你还是应该跟老元帅多学学,一顿板子,什么样的孩子都调教好了!”

    “这孩子生的弱,怎能吃得起那样的苦……从前他父……也是有些顽皮的,只怕大了就好了……”许诺呐呐地找借口。

    “果然是孩子永远是自己的好,再怎么顽皮,在父母的眼里也是可爱的小天使。我身子也弱,你对我不是挺下得去手吗?如今也有人治你了,真是一报还一报!”我乐不可支。

    莲娘赶上来哄着这孩子去换衣服洗脸,小孩不理她,亏得阿奴拿出糕点来引诱,才爬起来跟着她俩走了。

    许诺趁孩子不在,抓紧处理了公文,等孩子回来,便专心陪着那孩子习字练帖。

    那孩子今年已经六七岁了,五岁开蒙,到如今时候也不短,连握笔的姿势都拿不对,一笔字写的乱七八糟,连纸都戳破了。

    许诺右手本来不能使力,勉强撑着握了那孩子的手,一笔一划地教。

    那孩子写了没多久便不耐烦,嚷嚷着不想写了,用力把胳膊一挥,毛笔扔了出去,砚台也打翻了。

    许诺受伤的胳臂被撞到,一下子疼得豆大的冷汗直冒。

    莲娘赶忙把孩子带出去了。

    我冷眼欣赏着许诺捂着肩膀咬牙忍痛的狼狈,心里觉得很解气,笑嘻嘻地翻看爷俩的杰作:“哎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力透纸背啊,好笔法!”

    许诺脸上犹自疼得抽搐,皱眉道:“那还不是随了你!他爹可不是这样!”

    “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我的字差虽差,也没这么差啊!”我反驳。

    “外甥随舅,你是他亲姨娘,难道不是随了你?”许诺道。“都不喜欢舞文弄墨,不是一种差法而已!”

    “你也说外甥随舅,祝老三才是他正儿八经的舅舅,跟本公主有什么关系!”我随口道,“说起来,这孩子长得样子也……也有点儿像祝老三那个混蛋……”

    脸蛋鼓鼓的,肥嘟嘟,只对吃的喝的感兴趣,活脱脱像极了祝老三。

    许诺的脸僵住,眼里寒光一闪而过。

    阿奴的声音在窗外大呼小叫起来:“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小少爷把主子的菜地毁了呢!”

    我大吃一惊,急忙跑出去看时,只见栅栏门打开了,蓄养的所有活物都跑了出来,乱冲乱撞,刚买的两头小牛犊也惊了,满园子鸡飞狗跳,那孩子正兴致勃勃地追着我的芦花鸡疯跑,把菜地踩得一片狼藉。

    我好容易培植了一春一夏的菜苗儿,眼看就能丰收,一瞬间毁损大半。

    许诺几步过去单手把孩子夹在腋下,提了出来。

    那孩子放声嚎哭,又踢又打。

    许诺这回真生了气,把他重重交到副将手里:“赶紧送少爷回府!不许他吃午饭!”

    我站在地头,气得笑起来。

    害人先害己,枉我刚才还为这孩子的顽皮幸灾乐祸,转眼搬起的石头就砸到自己脚上。

    许诺过来赔笑:“别气了,孩子不懂事,我帮你收拾……”

    “谁要你多事!你滚啊!”我甩开他,头也不回地冲回自己的寝殿,蒙着被子生闷气。

    这些年以来,我要么忙于打打杀杀,要么深陷痛苦自闭,只有这片菜地,是我第一次有兴趣做一件平凡的事情,犹如新生,但是此刻,我那些一棵棵亲手抚摸过的小芽儿,长久以来的期待,心血,汗水,都完了。

    莲娘进来轻轻唤了两声,哀切地自责道:“都怪我大意了,想着今天人多,得去多买点肉,擅自出去了一趟,以为很快就回来的,没想到……单凭阿奴自个儿哪里管得住小少爷……”

    “我没事儿,你出去吧,别管我,让我自己静一会儿……”我蒙着头闷声道。

    过了一会儿,有人坐在我床边,伸手轻轻拉我的被子。

    “我睡了,别烦我……”我紧紧扯住被头。

    那人还是不屈不挠地拉开了我的被子,许诺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哭了?你还真是……跟小孩子计较什么……”他不在意地笑笑,“起来吃饭吧!菜地我都帮你整好了,以后我会天天帮你浇水施肥,包管你用不了多久,就又是一片大丰收……”

    我猛然坐起身来,双眼瞪着他:“许诺,你知不知道,我最初开这片菜地,就是不想再跟你有任何牵扯。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不错,我是对不起你,你恨我,你想杀我,都没关系。可是你能不能不要再耍我?”

    “我欠你的,这些年你也早就连本带利讨还了……我们早就两清了,求求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