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猛女驾到

作者:阅读王 | 职场拼搏

收藏

  《猛女驾临》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允诺,孙嬷嬷,安平,老胡,老太太之间的故事。猛女驾临约3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猛女驾到_猛女驾到小说阅读_猛女驾到小说老胡

    老胡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猛女驾临,猛女驾临小说深度阅读。猛女驾临小说老胡摘选:老胡,好端端的,你吓吓孩子做什么?”老胡不说话的,佝偻的身子弯得更低。厅房里走出来的男子长身玉立,大约三十几岁,脸上但是瘦削,但不减风…...

    老胡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老胡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庭院门开着,幽静宜人,里面竟然有辘轳水井,青菜成畦,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我正渴了,大热天看见水井,就像是看见了琼浆玉液,想进去讨瓢水喝。才进门,就被一个伛偻身子的黄脸汉子拦住了,他凶狠地瞪着我,嘶哑着嗓子道:“小孩儿!这里不是你来玩的地方!快点出去吧!不然……”我被他吓了一跳,看着他的模样倒是很符合传说中的样子,莫非他就是二叔?遂试探地叫道:“二……我想要见一见二……”那人血红的老眼瞪着我:“你找二老爷作甚?嫌命长吗?快走!不然…

    庭院门开着,幽静宜人,里面竟然有辘轳水井,青菜成畦,一派美丽的田园风光。

    我正渴了,大热天看见水井,就像是看见了琼浆玉液,想进去讨瓢水喝。

    才进门,就被一个伛偻身子的黄脸汉子拦住了,他凶狠地瞪着我,嘶哑着嗓子道:“小孩儿!这里不是你来玩的地方!快点出去吧!不然……”

    我被他吓了一跳,看着他的模样倒是很符合传说中的样子,莫非他就是二叔?遂试探地叫道:“二……我想要见一见二……”

    那人血红的老眼瞪着我:“你找二老爷作甚?嫌命长吗?快走!不然放狗咬死你!”

    院子里树下链条响了一下,果然,一条浑身雪白的大狗站了起来,跟它的主人一样,眼神充满恶意。

    会咬人的狗不叫,这阵势,真的有点吓人。

    我强撑着没有拔腿就跑,反而礼貌地屈身一礼:“叔叔,安平……”

    那人没理会我,头突然转向厅房门口,退后两步,恭敬地垂着手候着。

    厅房门口挂着一幅珠帘,此时正打开来,珠玉互相轻轻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十分动听。

    一个更动听的儒雅声音笑道:“老胡,好端端的,你吓唬孩子做什么?”

    老胡不说话,伛偻的身子弯得更低。

    厅房里走出的男子长身玉立,大概二十几岁,脸上虽然清瘦,但不减风华,他温和地笑向我道:“孩子,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我想找二……二叔……”见到帅哥,我立时结巴了,小脸儿羞得通红。

    “帅……哥哥……麻烦你跟二叔说一声,我……是安平,有……紧急的事,求见二叔……”我祈求地望着面前的大帅哥。

    “哥哥?……”帅哥诧异地望着我,脸上笑笑的。

    难道这个时代不兴称呼男子做哥哥?那古语管哥哥叫什么来着?仁兄?

    “我知道你是谁……你长得真像你娘……”帅哥蹲下来用纤长的手指捏捏我的老脸。

    我内心一阵儿粉红泡泡狂冒,整个人**乱颤。

    活了这么多年,终于有帅哥屈尊主动调戏我了!当然是借了这副萝莉身子的光。

    我好想问问他,哥哥你是否娶妻?定过亲了没有?见面即是有缘,何况你和我娘亲还相识,算是世交,不如让安平以身相许……就算你只是二叔的书童我也不嫌弃,只要你俩没有那啥的关系……

    没等我眼中连串激动的火花冒完,那男子已经立起身来,吩咐:“老胡,沏茶来!”

    老胡答应着,很快端了茶盘茶簋出来,在树下方桌旁摆开了竹椅。

    我一气儿喝了三四盏,还不解渴,见我如此牛饮,老胡在边上直拿眼睛瞪我。

    帅哥优雅地亲自替我添水。

    “孩子,你找我到底什么事?看你热得这一头汗……”帅哥从宽大的袍袖里取出一块绢帕替我擦汗。

    ……我不是找你的,我是来找我二叔的,遇到帅哥你,只是意外之喜……

    “难道……你是……二……二叔?”我手里的茶盅啪嚓掉到地上,滚了几滚。

    老胡用一副这孩子看上去挺清秀可惜却是个结巴的表情看着我。

    “你……你这么年轻,怎么会是二叔?”我不相信地指住面前的男子。

    他比我死的时候还小着几岁好不好?分明是个鲜肉正太!如何会是安平那神秘的二叔?

    “我比大哥小十五岁,生的也显小些……”二叔微微一笑,换了一个茶盅给我。

    我晓得我这会子应该是大礼拜见,可是我头上焦雷滚滚,一时回不过神来。

    “说吧,到底何事?等闲也不会有人敢到这儿来找我……”二叔温和地望着我。

    “二……二婶她帮着三哥抢我的院子,不许我住在秋华堂,非要我搬到琉璃馆去……”我准备好的漂亮说辞都忘光光,直愣愣地上去就告人家老婆孩子的状。

    “求二叔劝劝二婶,那院子……是我娘的地方……”我笨拙地找理由。

    二叔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一所院子而已,不算什么。不过……”

    他笑容一敛,凉凉地瞧着我:“我这个人不喜欢平白帮别人的忙……你拿什么跟我交换?”

    果然,虽然帅到没边,但毕竟是传说中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几句话过去寒凉的本性就露出来了。

    “我……我……二叔但有所命,安平在所不辞!”我一个小孩能有什么别人看得上的东西!

    “我一个人住,也没什么缺的……”二叔眼眸缓缓转了转,打量了一下院子里,那大白狗以为主人在招呼它,颠颠地跑过来依偎着二叔撒娇。

    “天旱,花儿该浇水施肥了,长风堂人手少,到现在还没……”二叔瞧定了院子角落里一个木桶道。

    明白!我站起来,二话不说过去提起木桶。

    “除了院子里这些,外面还有两亩地……”二叔把手搭在大白头上,闲适地揉搓着那柔顺的白毛,悠悠道。

    二十亩老娘也干了!

    我拎着比我还沉重的大木桶,跟着老胡往外走。

    老胡指给我地方,径自走开了,烈日下我一个人一勺勺地浇水施肥,汗珠子啪嗒啪嗒掉在土地上。

    这副身躯虽然小,力气还算够用,不过再怎么说也重伤未愈,我勉强干到一半,就觉得头昏眼花,脚步虚浮。全靠完成小安平未了心愿的强烈愿望支持着,一边干一边麻醉自己,念叨着我能行我一定能做到,给自己打气。

    粪肥的臭味热烘烘地包围着我,中人欲呕。

    坚持着又来回了两趟,我的动作越来越缓慢,终于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完了,都怪我前世四体不勤,没有毅力,这下害得小安平死不瞑目了。

    二老爷祝近川坐在树荫下喝着茶,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田间那个小小的身影。

    老胡站到背后回道:“飞鹰他们可还等着呢……”

    祝近川淡淡道:“说给他们,没什么要紧事,今天不必回了。”

    老胡低低地答应了一声去了。

    祝近川看了半天觉得无聊了,靠着椅背假寐了一会儿,睁眼看见那小小的身影还在田间忙碌,只不过速度慢了不少。他正赞叹这孩子的韧性,却见那小小的身子晃了几晃,扑地栽倒。

    老胡听见声音正要过去看看,却见白影儿一闪,自己的主子已经抢先一步抱起了那小小的身子。

    也不管那素白裙上已经全是泥水。

    祝近川只当孩子是中暑,灌了藿香正气水,又拿了清凉油熏了半天,小安平也没醒,反而脸色更加苍白,奄奄一息。

    他仔细检查之下,才发现这孩子后背全是淤青,试了试内息,发现除了后背,头部也是大块淤血。

    按理说这样重的伤势,根本是活不了的,可这孩子还在地里暴晒了这么久,干着又脏又臭的粗活,一点也不像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

    他脸色铁青,伸手在这孩子后心缓缓渡入真气疗伤,足足花了两个时辰,才算救回一条命。

    轻轻把孩子放下,拿床纱被盖住那小小的身子。

    他自己也累得不轻,顺势也躺在了竹床上。

    我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黑了。室内一灯如豆,照着身边青年男子苍白的睡颜,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帅气的二叔睡着的时候没那么好看了,甚至似乎有些憔悴。

    唉,身边睡着一个美男子,这简直就是梦想成真啊!可惜这个人是我名义上的亲二叔,不能动。

    这也不妨碍我花痴地流着口水瞧了他半天,直到那长长的睫毛动了一下,闪出一道凌厉的光。

    我吓得一缩脖子。

    身子一动,感觉有点儿不对,才发现自己赤身裸体,什么都没有穿,只盖着一床薄纱被。

    “啊!——”我第一反应赶紧拿被子死死地裹住自己的平板身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