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猛女驾到

作者:阅读王 | 职场拼搏

收藏

  《猛女驾临》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允诺,孙嬷嬷,安平,老胡,老太太之间的故事。猛女驾临约3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孙嬷嬷安平小说目录_孙嬷嬷安平小说全集目录_猛女驾到小说孙嬷嬷安平

    孙老嬷嬷安平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孙老嬷嬷安平小说目录,孙老嬷嬷安平小说全集目录。猛女驾临小说孙老嬷嬷安平摘选:孙老嬷嬷给我做的……孙老嬷嬷对我很好,但是……”小安平奶声奶气道,“我但是好想我娘……孙老嬷嬷说我娘做的糕…...

    孙嬷嬷安平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孙嬷嬷安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熙和元年,靖国公府正房大院秋华堂里寂静无人,天热,丫鬟婆子都躲懒,找地方歇晌去了。四小姐祝安平被奶娘送**,听话地乖乖闭上眼睛,可是她根本就睡不着,等奶娘在边上睡熟了,就自己悄悄溜下床来,跑到树荫下玩耍。树底下有一个蚂蚁洞,无数蚂蚁出出进进,有的扛着小米粒什么的,小细腿快速地划动着,急急忙忙钻回洞去了。小安平瞧着有趣,就拿了糕点掰碎了扔在洞口附近,很快一大群蚂蚁蜂拥而出,或拉或抗,都在努力地把糕点渣子往洞里搬运,忙…

    熙和元年,靖国公府正房大院秋华堂里寂静无人,天热,丫鬟婆子都躲懒,找地方歇晌去了。

    四小姐祝安平被奶娘送**,听话地乖乖闭上眼睛,可是她根本就睡不着,等奶娘在边上睡熟了,就自己悄悄溜下床来,跑到树荫下玩耍。

    树底下有一个蚂蚁洞,无数蚂蚁出出进进,有的扛着小米粒什么的,小细腿快速地划动着,急急忙忙钻回洞去了。

    小安平瞧着有趣,就拿了糕点掰碎了扔在洞口附近,很快一大群蚂蚁蜂拥而出,或拉或抗,都在努力地把糕点渣子往洞里搬运,忙得热火朝天。

    “小蚂蚁,你把点心拿回家去和你娘亲吃去吧,不够再来拿,我这里还有好多,都是孙嬷嬷给我做的……孙嬷嬷对我很好,可是……”小安平奶声奶气地道,“我还是好想我娘……孙嬷嬷说我娘做的糕点比她做的还好吃,人也漂亮……我娘很疼我,比二婶疼三哥还要疼……我好想快点长大,就可以去找我娘了,我要跟孙嬷嬷学做糕点,以后天天做给我娘亲吃……”

    小安平说着说着,大颗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几只路过的小蚂蚁都被打湿了。

    “羞羞羞!”一个男孩子尖锐的声音在墙头上叫道:“傻丫头自己跟自己说话呢!跟个白痴一样!”

    小安平吃了一惊,回头看见墙头横伸过来的枝丫上攀爬着个十岁出头的小子,正是自己的三哥祝承龙,不由小脸儿一红:“我才没有跟自己说话!我是在跟我的朋友说话!”

    祝承龙奇怪道:“什么朋友?我怎么看不见?”

    小安平背着手一本正经:“他们不喜欢你,不让你看见!他们就住在这棵大树底下,这棵大树有几百年了,是棵神树!”

    祝承龙有些讪讪的,恼羞成怒道:“什么好东西,我不稀罕!再好的东西,只要我说想要,我娘就会给我!别说你这颗破树,就是我想要这整座院子,也是一样!我娘说了,这府里的东西,将来都是我的!”

    小安平知道三哥说的不假,心里着了慌:“不行!这院子是我娘的,你不能要!我死也不会给你的!”

    “你等着瞧吧!”祝承龙哧溜一下顺着树滑了下去,不见了。

    奶娘孙嬷嬷长长的午觉睡得舒服,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往四小姐床上瞧了瞧,没看见人,知道四小姐又溜出去自己玩了,也不着急,慢吞吞地穿好衣裳,打帘子往外走。

    果然,一出门口就看见四小姐独个儿蹲在树荫底下发愣。

    “小姐,你又不老实……在这里干什么呢?当心中暑……”孙嬷嬷笑嘻嘻道。

    小安平抬起头来,小脸上满是泪痕,眼睛都哭肿了。

    孙嬷嬷一惊,忙蹲下来把她揽在怀里,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哭什么?”

    小安平哇地一声大哭出来:“三哥说,他要娘亲的院子呢……”

    她抽抽噎噎地说不明白,孙嬷嬷听了半晌,笑道:“三少爷跟你说着玩呢,未必真的想要,小姐别着急……”

    小安平半信半疑:“真的吗?可是上次三哥看上兰香,就跟二婶说了,二婶立刻就吩咐兰香过去跟着三哥了……”

    “那不一样……”孙嬷嬷安慰她,“三少爷住在荣华堂,比咱们这边好多了,他不会喜欢这里的……”

    话未说完,院门一开,涌进一大群人来。

    被簇拥在中间的正是意气高扬的二夫人。她手里亲昵地揽着胖墩墩的祝家三少爷,冷冷地扫了安平主仆二人一眼,不容置疑地吩咐道:“孙嬷嬷,赶紧把四小姐的东西收拾收拾,搬去琉璃馆,这里安静宽敞,适合三少爷读书,以后这院子就是三少爷的了!”

    祝承龙缩在自己娘亲怀里,冲着小安平吐了吐**:“呃……”得意地做了个鬼脸。

    孙嬷嬷惊诧万分,颤颤巍巍地道:“可是这里是正房,是大夫人的院子……”说着看到二夫人凌厉的目光,声音不由低了下去。

    “大夫人?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还有脸称大夫人,占着茅坑不拉屎,等她有命回来再说吧!这院子迟早都是龙哥儿的,就让他先搬过来住着吧!”二夫人挥手命人进去搬东西。

    小安平急了,冲进门去拦着不让搬:“不许动!这是我娘亲的东西,我娘亲回来还要用呢!”

    一个胖婆子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四小姐,你就别拦着了,这些东西,咱们也不要,没福气的人沾过的东西晦气,替你搬到琉璃馆去,你在那里守着吧!大夫人是死都回不来的了!”

    孙嬷嬷哭着拉住小安平:“小姐,就由着她们吧!咱们能怎么办呢?老爷也不在家……老太太也不会替咱们说话的……”

    小安平死命挣扎,挣脱了孙嬷嬷的手,敏捷地跳上桌子大喊:“谁敢动我娘亲的东西,我就……我就砸死谁!”弯腰抄起桌上的茶壶,高高举起。

    孙嬷嬷惊骇地尖叫:“小姐,你可莫要这样……当心掉下来……”

    扑上去想要抱她下来。

    二夫人冷冷一笑,命令:“别理她!赶快搬!”

    丫鬟婆子一齐动手,乒乒乓乓地乱成一片。

    小安平奋力将茶壶冲着二夫人扔过去,二夫人微微侧身让过,茶壶啪嚓一声摔在墙上,茶水碎片四溅。

    “好啊,反了你了,你个贱丫头,竟敢打我……不想活了!”二夫人勃然大怒,指挥着众人上来拿住小安平。

    小安平身法灵活,在各个橱柜妆台桌面上腾挪闪避,一众婆子竟然没办法得手。

    祝承龙一直在旁边看热闹,仰着头,鼻孔朝天,乐得哈哈笑。

    毕竟是小孩子,时间久了,力气不济,小安平脚下渐渐有点儿迟缓。

    一众婆子也早累得气喘吁吁。

    祝承龙见众人的动作都慢下来,有机可乘,凑上去伏在桌子下面,等小安平再次跳到桌面上时,拉住大桌布用尽吃奶的力气狠狠一拉,小安平脚下一滑,整个人仰跌下去,头正好磕在翻倒的檀木妆凳角上,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小姐啊……”婆子们见出了事,都不敢上前,只有孙嬷嬷扑过去抱起血泊里的孩子放声大哭:“快去找大夫啊……”

    二夫人愣了一愣,强自镇静:“贱丫头命硬得很,哪里那么容易死……先别搬了,都回去!明儿再说!”

    等大夫闻讯赶了来,院子已经没了其他人影儿,只有孙嬷嬷守着床上的四小姐哭得声嘶力竭。

    “孩子早就没气了……”大夫看着这一老一少,也不觉恻然。

    “不可能,小姐手还热乎呢!大夫求求您给用点药……我们有钱,有钱……”孙嬷嬷急得语无伦次,拉着大夫不松手。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大夫待要发怒,看着这老嬷嬷已经伤心欲绝也就实在不忍心再说。

    “好好发送小姐吧……”大夫嘱咐道,提起药箱走了。

    孙嬷嬷直哭到半夜,望着小姐头侧点着的白蜡烛已经烧得烛泪堆积,老人家实在心碎难当,思虑再三,解下自己腰间的汗巾系上了房梁。

    “小姐呀,老奴没脸去见夫人,就陪着小姐上路,去那边伺候小姐……”孙嬷嬷站在凳子上哭诉:“老奴到了阎王爷那边,一定要给小姐伸冤啊……”

    正哭得凄凉,尸体那边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呻吟。

    孙嬷嬷手一抖,差点儿跌倒,真个儿将自己拴成吊死鬼。

    她挣扎着爬下凳子,颠颠跑过去一看,尸体果然已经睁开了双眼,迷茫地打量着自己。

    “你……”小安平发出一个音,立刻愣了愣,不相信地低头打量自己,伸出小手到面前看了看:“我……”

    隔了半天又道:“这是哪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