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总裁独家宠溺

作者:锦夜 | 都市修真

收藏

  腹黑男大灰狼溺宠可爱的小猫咪,联手合作打怪兽升级后过幸福和快乐小日子的甜蜜幸福故事:豪门婚姻,在豪门大少唐裕眼里,但是是一场儿戏!夏家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绒绒的长毛地毯,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夏冬阳夫妇更是稳坐在当中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第28章 话里带炸弹_总裁独家宠溺_ 夏以沫, 唐裕

    夏以沫一路一路小跑,更本就敢停,深怕那个神经病又追了上去。跑去学校外,竟然看见车子还停在那里,显然有点儿出乎意料,“钟叔?”叫了一声疾步跑过去的,她会觉得这个钟叔但是认识了时跑到学校外,居然看到车子还停在那里,显然有点意外,“钟叔?”。...

    夏以沫一路小跑,根本就不敢停,生怕那个神经病又追了上来。

    跑到学校外,居然看到车子还停在那里,显然有点意外,“钟叔?”

    叫了一声快步跑过去,她觉得这个钟叔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是还挺亲切的。

    “少夫人,您现在是要回家吗?”钟叔立刻迎上前来。

    “嗯,你怎么还在这儿?”她奇怪的问。

    “我说了,会在这里等您放学的。”钟叔拉开了后车座,“少夫人上车吧。”

    车子开得平缓,她的心情也缓和了许多,把今天一连串的事情联系起来,看着钟叔的侧脸,小心翼翼的问,“钟叔,你上午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少夫人说的是哪句话?”钟叔专注的开着车,一边回答道。

    “我其实是想问,呃……唐先生是不是对我们校长做了什么?”她想了想,一时还真不知道从哪里问起,“为什么我觉得今天大家的态度都怪怪的?”

    闻言,钟叔笑了起来,“少夫人,先生不需要做什么,有些事,他其实只是想与不想出面而已。先生没有您想的那么复杂,也没那么简单。”

    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

    果然年纪大的人心眼都多,根本就是滴水不漏。

    往后靠了靠,眼睛望着窗外,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罗景轩跟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他喜欢自己?可是,他从哪里开始喜欢自己的,第一次见面?那是什么时候?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算了,反正他喜不喜欢自己,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她都已经嫁人了,还想什么。

    甩了甩头,靠着后座,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少夫人,到家了。”钟叔的声音唤醒了她。

    夏以沫坐直身体,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谢谢您!”

    “少夫人客气了,这是分内之事。”

    下车回到屋子,唐裕果然没有回来,他就是个大忙人。

    换上拖鞋窝到沙发里看电视,忽然觉得从没想过自己的人生会如此的美好,简直跟做梦一样,没人管束,没人限制,唐裕不在的时候,她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样看来,嫁人结婚,也没什么不好嘛!

    只除了……

    面前的小家伙蹭蹭的爬了过来,地上铺了绒绒的毯子,脚踩着很舒服,不需要垫爬行垫,也能让他方便的爬来爬去。

    让夏以沫来看,唐裕真是奢侈,这样的地毯,小鬼弄脏了怎么办?不过反正花的也不是她的钱,她才不会说那么多。

    “啊啊——”一抬头,口水就流了出来,正是长牙的年纪,悲催啊,太影响帅哥形象了。

    不过跟唐裕还真的有几分相像,歪头看着他,脑中就浮现唐裕的那张脸,这简直是缩小版的,更可爱一些。

    玩心大起,伸出一只脚,轻轻的拨弄了一下他的胸前,也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痒痒的地方,小家伙咯咯的笑,两只小手已经撑不住自己的重量,扑通趴在地上。

    怕他笑多了会喘不上气,连忙把脚缩回来,结果还没站起来,就看到他又抬起头,显然是对没人逗弄表示不满了,哼哧哼哧的爬过来,口水滴滴答答一路。

    “小少爷真是喜欢少夫人呢。”一旁的保姆笑眯眯的说。

    这时,外面的天色缓缓的暗了下来,真是变天变得够快的,眼看着阴沉沉好像要下雨的样子,保姆往外看了看,“少夫人,我去收下小少爷的被子衣服,您先照看一下。”

    “去吧!”就这么会儿工夫肯定不成问题的。

    她也很有兴致,用脚丫子轻轻的逗弄着他,小家伙已经抱着她的腿站了起来,虽然摇摇晃晃不是很稳,但还是勉强站起来。

    对于高度不同的新视野,表现出了充分的兴奋度,表现的方式还真比较奇特,抱着夏以沫的脚丫子,“咔哧”一口就啃了上去。

    “啊哟!”她叫了一声,没敢用力甩开,小牙还真有点厉害,一点点的刺痛,不过毕竟小,不是很严重。

    “你敢咬我,你居然敢咬我,你等着,我一定要咬回来!”她想抽回自己的脚,奈何他抱得紧紧的,还以为在跟他玩,咯咯的左摇右晃。

    …………

    唐裕晚上有个宴会要出席,下午走的早了点,眼看着快到家了,却要变天了,真是回来的够巧的。

    变天了,不知道她带伞了没有,今天去学校,应该没问题了吧。

    事实上,昨天出校门的时候,他就直接打了个电话给校长。

    A大的校长以前就是父亲的属下,后来调到了A大做校长,不说远的,这四五年以来,唐氏往他们学校赞助的资金,都够盖四五栋教学楼了。

    所以只是一个电话简单的说明了情况,他没有歪曲或者捏造事实,完全把自己亲眼看到的,教导主任说的什么,都大概说了下,校长再三保证,一定会严肃处理此事。

    自己,绝对不是关心她,可是既然冠上了他的姓,断不能为外人所辱!

    “小欧,等下给少夫人送把伞去学校。”他想了想,淡淡的说。

    “唐总,少夫人不是钟叔负责接送的吗?应该不需要用到伞吧?”助理小欧愣了愣,回答道。

    “从教学楼到校门……还是送去吧,有备无患。”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小欧真的很意外。

    这个少夫人是怎么娶回来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时总裁根本就没有留意她,如果不是聪聪爬向她,就没有后来的事儿。

    要说唐总对少夫人有多深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婚礼上还闹那么一出呢,不恨她就不错了。

    可是这两天,总裁太反常了。

    先是为了少夫人推掉了一整个下午的行程,现在又让他去学校送伞。

    不过,总裁的决定他也不会违抗,“好的。”

    果然刚进家门,雨就哗啦啦的落了下来,就这,唐裕走到门口的时候,身上多少还是沾了一点。

    客厅的门没有关,他站在门畔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

    “咕咚!”沉闷的一声,心内蓦然一惊,就看到聪聪整个儿一个后仰,倒在了地上。

    虽然有地毯,但是这么一倒也吓得不轻,沉闷的声音就是后脑勺碰到地毯,瞪着眼睛愣了一秒钟,哇的哭了出来。

    夏以沫也吓了一大跳,好端端上一秒还抱着自己的腿呢,下一秒就往后仰倒了。

    到底还是刚想学站,站的不够稳,人生第一摔就这样产生了。

    这是惊天动地的嚎啕大哭啊,她连忙蹲下身,“哦,不哭不哭!”

    手还没有碰到他,就突然被人猛的一把推开,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愣了愣,抬起头看到唐裕,她笑道,“你回来啦?”

    话音未落,就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唐裕一张脸阴沉沉的,看上去就是怒火冲天。

    好歹自己经历过他发火的样子,知道这是前兆,脸黑得跟包公一样,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了?”

    怀里抱着孩子,他心疼的不行。

    聪聪是他的亲人,是他一年多来最呵护重视的人,对他也格外的疼爱。

    真的是捧在掌心里,心坎里的,现在眼睁睁看着他摔个仰八叉,又哭成这样,不生气才奇怪。

    “你在干什么?”他一字一句,是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没,没干什么啊?”夏以沫愣了愣,就没明白什么意思,本来还想问问学校的事是不是他帮忙的,如果是还真要谢谢他,可现在……

    “为什么聪聪会摔?”他冷声问道,声音几乎能凝结成冰。

    这个问题有点诡异,夏以沫觉得特别的奇怪,小孩子会摔稀奇么?为什么会摔?小孩摔跤奇怪吗?

    “没站稳就……”虽然奇怪,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他的问题。

    “没站稳?”唐裕根本就不接受这样的回答,“他根本就还不会站,是你用脚踢的他!”

    “……”什么叫百口莫辩她是体会到了,“我做什么要踢他?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你也知道他是个孩子,你还要这样做?”唐裕一步步紧逼,聪聪已经停止了哭泣,其实小孩当时就是惊吓,过去了就没事了。

    眨着眼看着大人,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啊啊——”

    张着手还要夏以沫呢,还没玩够呢。

    一手紧紧的抱着孩子,唐裕看着她,“这是我亲眼看到了,没看到的呢?”

    “先生您回来了。”保姆匆匆忙忙的,就稍微耽搁了一小会儿,感觉下来时候的气氛都不太对。

    “少夫人,先生,这是……”

    唐裕冷眸一扫,“你干什么去了?!”

    这是质问,话里就带着炸弹呢。

    “我……我看变天了,去阳台收衣服了。”小心翼翼的说,不知道好端端的,怎么跟吃了炸药一样。

    “收衣服要收几个小时的?!从变天到下雨,这都过去多久了,养你是吃白饭的?这就收拾东西给我滚蛋!”他的情绪彻底的爆发了。

    小保姆的脸色都白了,没想到就耽搁了这么一小会儿,会引得先生这么暴怒,眼圈红了,忍着眼泪没掉下来。

    看着人家可怜兮兮的样子,夏以沫也顾不得自己的害怕了,“你有什么火冲我来,她去收衣服也是我允许的,你干嘛殃及旁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