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总裁独家宠溺

作者:锦夜 | 都市修真

收藏

  腹黑男大灰狼溺宠可爱的小猫咪,联手合作打怪兽升级后过幸福和快乐小日子的甜蜜幸福故事:豪门婚姻,在豪门大少唐裕眼里,但是是一场儿戏!夏家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绒绒的长毛地毯,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夏冬阳夫妇更是稳坐在当中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第26章 这不公平_总裁独家宠溺_ 夏以沫, 唐裕

    唐裕貌似镇定自若,就像是什么都没看见了像,冲一旁的保姆挥了挥,“你去做别的。”“先生?”保姆愣了愣,一时之间没明白了回来。“让少夫人来喂小少爷就行了。”他淡淡的说。“先生?”保姆愣了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唐裕倒是镇定自若,就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冲一旁的保姆挥了挥手,“你去做别的。”

    “先生?”保姆愣了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让少夫人来喂小少爷就行了。”他淡淡的说。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保姆自然识趣的离开了,这是要一家三口呢。

    夏以沫的食物还含在嘴里,差点没张大嘴巴掉出来,“我,我喂他?”

    “有问题?”他拧起眉头。

    当然有问题,问题大大的。

    这小鬼简直天生是来克她的,如果不是当初他爬过来对自己又笑又挤眼的,自己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嫁过来。

    现在还要受他的凌虐,端过小碗,瞪着眼睛看他,可是人家浑然不觉,挥舞着小手,啊啊叫的那个开心。

    用勺子戳着手里的饭菜,然后喂到他的小嘴里,这边进去了,从那边又滑出来一部分,唔,好恶心。

    流得满嘴都是!

    吧唧着嘴,小家伙开心呢,两只手一抹,到处都是了。

    “别抹,张嘴,啊——”她张大嘴,示意要喂进去,用眼角偷偷的瞄了一眼唐裕。

    人家压根就没注意她,自己吃的很是有滋有味,坏人!

    一扭脸,吧唧一口,一张湿漉漉的小嘴就贴到了她的脸上,自己分神的那么一瞬间,也不知怎么他就贴到自己脸上来了。

    “哇!”惊叫一声,抬手抹脸,结果勺子里的也流了出来,这下更多了。

    “喂个饭都不会,真是笨!”那边,唐裕已经吃完了,一边擦着嘴,一边慢条斯理的说。

    顿时,她就有点来气了,低着头,没好气的嘀咕了一句,“你会你来啊。”

    还不都是靠别人的辅助,还好意思说她。

    她又没生过娃,怎么知道要怎么照料。

    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话,唐裕已经走了过来,“去吃饭吧!”

    如获大赦,赶紧丢开手里的东西,拿过纸巾擦了擦,飞快的跟小恶魔拜拜。

    唐裕淡定自若的接过东西,不紧不慢的喂着。

    他也不着急,等他嘴里的吃完了,用边上的帕子给擦干净,再是下一口。

    一小碗很快就见了底,关键小家伙脸上还算很干净,基本没怎么弄脏。

    她直接看傻眼了,关键是,喂饭时候的唐裕真的好温柔啊。

    看着就像是最合格的奶爸,绝对和那个冷漠无情的人联系不起来。

    放下手中的碗,扭过头就看到她张着嘴看自己,一脸目瞪口呆的表情。

    “干什么你?”他斥责道。

    “没事没事!”低下头,快速把剩的一点吃完,觉得自己好窘。

    刚才的样子一定逊到爆了,结果还被他完全看见了。

    吃完晚饭,唐裕是要看一会儿书才睡的。

    她还是莫名的有点紧张,出于心虚,早早的就溜回自己的房间,然后小心翼翼的锁上门。

    这才放心的躺上床,闭上眼,想着明天怎么办。

    他说什么来着,明天还去上学,开玩笑,自己又不傻,送上门给人赶啊?!可是,不去上学能做什么呢。

    唐裕推了推门,没有推开,皱了皱眉,转身回自己房间,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串的钥匙,又走了回来,往里一插——

    瞬间,夏以沫从床上惊坐起来,就看到他开了门走进来了。

    “你,你要干什么!”她脑袋一懵,怎么没有想到他会有钥匙的。

    那这门不成了摆设?他想要进来便能进来,自己锁什么门啊。

    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当她是一个木偶一般,唐裕径直的走到衣柜那里打开,然后拿出一件浴袍。

    他不经常穿的都放在这个房间衣柜里,可是今天弄脏了那件,洗了还没干,所以便过来取了。

    拿过浴袍,见她瞪着眼睛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联想到她下午那会儿张扬跋扈的样子,心念一动,朝着她走过去。

    “你你,你干什么?你拿完东西可以出去了啊!”随手拉过被子遮在自己的面前,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了。

    双手往她面前一撑,俯下身子看着她,眼睛微微的眯起。

    他这么一撑,床都往下陷了点,她的背已经靠着床板,无法再往后退了。

    “你说今天……哪里被砸了来着?”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关心她的伤势,可是,为什么感觉怪怪的。

    “没,没有哪里。”虽然胸还有一点点的隐隐作痛,可是也不好说出口啊。

    目光顺着她的脖子一直往下,最后停留在胸口前,她双手紧紧挡着的地方,突然伸出了手——

    心跳几乎都要停了,他他他——他不会兽性大发了吧?!

    手上微微一暖,唐裕握住了她的小指,“看起来,有一点点肿了。”

    呼,长舒一口气,她点头,“对对,就是砸到这里了。”

    当时她是用手挡了一下,所以小指被砸到了,自己倒是没想到这里,主要是后来也不太疼,就忘掉了,没想到都肿起来了。

    “还有哪里砸到了?”他漫不经心的问。

    她的态度,一看就知道重点不在这。

    不过之前没有问,是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并不严重,现在只是临时起意逗弄她罢了。

    “没有没有了。”陪着笑说,“你去忙你的吧,我困了,要睡了。”

    “以后,别锁门。”他淡淡的说,居然就真的松开她的手,站起身来。

    他一松手,床就反弹回来了,轻松了许多,可是不知为什么,这种压抑的感觉一清空,就觉得有些空荡荡的。

    “哦。”心道,我锁不锁门还有什么用,反正你有钥匙,我何必多此一举。

    咬着唇忍不住还是说,“那你能不能敲下门再进?”

    方才还好,如果不巧自己正在换衣服或者洗澡什么的呢?

    “我进自己的家,还需要敲门吗?”他看着她,眸色一片沉静,看不出喜怒。

    “呵呵,就算是自己家,就算是夫妻,也应该有隐私的空间,你说对不对?”都不敢去看他,就怕他提夫妻义务。

    还好,他没有提,“隐私空间?我有,你没有。”

    “为什么?”她脱口而出,这太不公平了。

    “你说,为什么呢?”唐裕转身走了,还有些事要做,不陪她瞎耗了。

    咬了咬唇,她看着他离开,重新躺了下来,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翻来覆去的,就怕他忽然又进来了,辗转反侧了半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醒了以后发现天都已经大亮了。

    洗漱完毕走出来,唐裕已经不在了,估计是去公司了,下了楼,看到钟叔还守在院子里,才想起唐裕交代她的事。

    “钟叔,你别等着了,我不去学校了。”她悻悻然的说。

    “少夫人不去学校了?”钟叔显然有些惊讶,“可是先生交代我……”

    “去了也是自讨没趣,何必呢。”她叹了口气,“你去休息吧!”

    走了几步,回转身发现钟叔还站在原地,愣了愣,“怎么了?”

    “少夫人,其实,您何必妄下定论呢?既然先生吩咐了,您不妨去一趟。也许会有意外呢?”他说道。

    看着他,以沫想了想,感觉他话里有话,“钟叔,有什么你不妨直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少夫人,有些事,我们做佣人的说出来,就没了意思。您要是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去看看呢?”钟叔回答道。

    故弄玄虚!

    这是她所想到的唯一能形容的词。

    那是听他的去看看,还是干脆就窝在家里?

    想念书的心到底还是占据了大部分,更何况,学费都教了,不去多亏啊。

    “好吧,那就去看看吧!”她说,“是不是他让你这么说的?”

    钟叔摇摇头,“少夫人,你还是不了解先生。”

    “嗯。”她没有反驳。

    她是不了解他,才认识一天,不不,连一天都没认识,就结婚了。

    说起来,也不过就是这几天的相处,当然不能算多了解他了。

    她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个人喜怒无常,捉摸不定。

    完全捉摸不透他的性格,有时候很温柔,有时候又凶的要死。

    钟叔话不算多,说完那些以后就一言不发的开着车,很快就开到了A大。

    她下了车,看着学校有点不敢往里进,一进门,教导主任又跳出来把她撵出去怎么办?

    “少夫人,我就在这儿等着您,您要是觉得不妥,就回来,我送您回家。”站在车子旁边,仿佛给她勇气一般。

    想了想,她咬咬唇,“好!”

    走进学校,因为她来的有点晚了,正是上课的时候,学校里都没有什么人,安安静静的。

    如果她没记错,这节应该是专业课,老教授很严格,不知道会不会挨骂。

    低着头往里走,如果运气好不用碰到教导主任,也许就没事?

    “夏!以!沫!”一字一顿的叫着她的名字,让她怔了怔,转过身来。

    顿时头皮一麻,校长!

    老天,她的运气是有多爆棚,居然在这里碰到校长!一回来就遇见校长,这下真是完蛋了。

    眼看着校长朝着她走过来,自己两条腿就好像扎根在地上动弹不得,想要冲校长友好的笑一笑,挤了挤,露出一个非常僵硬的笑容,“校长好!”

    硬着头皮说,不知道校长知不知道昨天的事。

    他知道吧?应该知道的吧?教导主任不可能不去告状啊,那现在是来算账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