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

作者:真爱一生 | 霸道总裁

收藏

  林浅夏千想万想也没能想起,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和厉祁南再相见,原本豪无瓜葛的两个人,却因为这一次意外纠缠不休在一起,林浅夏敢想像有这个男人的日子该怎么过,便逃跑,而厉祁隔着贴了一层膜的玻璃窗看不见手术室里的情况,林浅夏退回了走廊处,她犹豫半分还是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第24章 越挫越勇_帝王宠妻无度:女人哪里逃_ 林浅夏, 厉祁南

    第二天醒回来,林浅夏睁大眼睛,望着近在迟尺的俊脸,良久都也没反应时回来。一直到微闭闭目养神的厉祁南察觉到到她的呼吸的节奏变的低沉,才缓缓地地睁开眼睛眼睛,对她轻轻地一笑,“才四点多钟,不直到闭目养神的厉祁南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对她轻轻一笑,“才五点多钟,不再睡会吗?”。...

    第二天醒来,林浅夏睁大眼睛,看着近在迟尺的俊脸,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闭目养神的厉祁南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急促,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对她轻轻一笑,“才五点多钟,不再睡会吗?”

    看着两人鼻尖相触,莫名有些暧昧的距离,林浅夏明智的向后撤了几厘米。

    她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衣服是否完整的穿在身上,一边尴尬的笑笑,“我不是应该睡沙发上的吗?”

    “半夜你梦游,自己跑到我的床上。”厉祁南侧过身,端起桌上一杯咖啡一口一口的喝着。

    林浅夏对自己的身体再了解不过,根本不可能梦游,就算是再让她感觉撑不过去的那段黑暗时光,也只是在晚上磨牙磨到出血而已。

    她已经确定,是厉祁南趁她睡着的时候把她抱到了床上,不过她并不打算计较这件事,毕竟他也没对自己做什么。

    更何况,睡在这个男人身边,今晚她意外的睡得很香甜。

    林浅夏也跟着坐起来,看着他喝咖啡的动作,疑惑道:“你不打算睡了?”

    “把电脑拿过来,让我看看网上的新闻怎么样了。”厉祁南默认了她的话,有些心事重重的指了指沙发上的电脑。

    林浅夏懒得下床,却不得不听他的话,只得认命的走到沙发旁。

    电脑没有关,亮了一夜的屏幕有些微微的发热,林浅夏不经意的看到了屏幕上的内容,一封财务部发来的邮件。

    上面清楚的写着,公关林浅夏传闻的费用是五十万。

    林浅夏看着这一串数字,愧疚和不安逐渐蔓延,她没想到厉祁南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还会花大价钱为她做这些事。

    她复杂的把电脑拿起来,递到厉祁南的面前,“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传闻就只是传闻,不管不问便会不攻自破,不需要立刻压下来,这样我会觉得不舒服。”

    “别想太多,我做这些是为了公司,一旦叶家和我的家人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必须要把你辞退。”厉祁南不想看到她这样无奈又懊恼的样子,只能用这种方式让她想开点。

    林浅夏没有再提议让自己离开,她知道在某些方面自己是出色的,厉祁南需要她留下来。

    只是,这一切似乎都变成了她的过错,沉重的责任和来自欧洲方面的施压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最难受的是,这些东西她只能埋在心里自己消化,她的过去,她的秘密,不想再对任何人提起。

    她想起之前鉴定的珠宝,立刻问道:“上次你让我看的那些货来了吗?”

    “正在运货的途中,大概今天晚上到。”厉祁南抬起头,有些疑惑她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件事。

    林浅夏松了一口气,还好这批货进来了,公司的资金问题和眼前的这个麻烦可以靠着这些珠宝过渡一下。

    她想了想,忍不住提议道:“我觉得这批货是公司如今最有价值的珠宝,我们可以办一个拍卖会,请一些对珠宝感兴趣的收藏家,富豪或者贵妇来参加,价格被抬得越高,我们赚的就越多。”

    “办拍卖会可以,但你口中所说的这些有钱人不是不懂珠宝的价值不菲,价格再高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厉祁南轻笑一声,似乎在嘲笑她的想法幼稚。

    林浅夏没有放在心上,她激动的蹲在床边,仰视着他不以为意的样子,“但是这些珠宝都是独一无二的,更何况他们都想要,自然是价高者得,这些有钱人不会在意价格,只会在意珠宝到最后是不是自己的。”

    厉祁南仍然摇头,他刚想要驳回她的提议,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张局长,案子有进展了吗?”

    林浅夏抬起头,看着他眼里隐隐的期待,也竖起耳朵仔细听电话里的声音。

    一个威严的男声从手机中传出来,“这个案子不能进行下去了,我想网上的新闻你也看到了,作案人是你的贴身秘书,或许厉总应该问问身边的人,再见。”

    林浅夏听完局长的讲话内容,蓦然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警察局长的嘴里说出来的。

    单凭网上的新闻,就断定她是作案人,所以就把这个案子丢在一旁不管了吗?这不现实,傻子都能听出来,有人在背后乱搞小动作,让警察误以为凶手就是她。

    厉祁南脸色阴沉的把手机扔到一旁,良久都没有说话。

    看来不止是有人想为难林浅夏,连带着对他的公司也要横插一脚了。

    “好,现在没有人能够帮我们了,追回珠宝已经不现实了,好好准备拍卖会的事情,如果你相信这是目前让公司补回所有损失的办法,就赌这一次。”林浅夏打起精神,强迫自己的脑袋变得清醒。

    现在不只是她,连奚氏都变得孤立无援了,不过她还没被逼到绝境,任何没有摧垮她的事情,都只会让她变得更加强大,甚至越挫越勇。

    这一次,厉祁南选择相信林浅夏,没有再拒绝她的提议,“明天晚上你来主办拍卖会,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赌的不是这些珠宝的闪光点和吸引力,我赌的是你,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对吗?”

    “当然,我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失败过。”

    林浅夏松了一口气,立刻振作起来,她一定会解决为厉祁南带来的所有麻烦,一定要证明给某些人看,她不再是当年那个没有主见的女孩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成功。”她抛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房间。

    厉祁南注视着她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回神,也许这就是他想要看到的林浅夏,一个始终保持斗志,任何时候都能绝地反击的女强人。

    而他现在要解决的是,避免让奚叶两家知道珠宝失窃的事情,如今公司风波不断,他顶着各方压力强行留住林浅夏,绝对不能再引起这两家的不满。

    第二天,拍卖会如期举行,林浅夏邀请了许多上流人士,甚至是珠宝鉴定专家共同来参加,目的就是让这次拍卖会的整体提升一个档次,以便抬价的时候不会因为价格过高让人觉得不舒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