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连载中

总裁独家宠溺

作者:锦夜 | 都市修真

收藏

  腹黑男大灰狼溺宠可爱的小猫咪,联手合作打怪兽升级后过幸福和快乐小日子的甜蜜幸福故事:豪门婚姻,在豪门大少唐裕眼里,但是是一场儿戏!夏家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绒绒的长毛地毯,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夏冬阳夫妇更是稳坐在当中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第25章 发火_总裁独家宠溺_ 夏以沫, 唐裕

    说回去就真的回去了,一点儿都不带含含糊糊的。唐裕把上午的事情都了推掉了,干脆就在家里办公,不外乎是发几个邮件,看一看合同。他是有忙不完的事,夏以沫便会会觉得很无聊的,书唐裕把下午的事情都已经推掉了,索性就在家里办公,无非就是发几个邮件,看看合同。。...

    说回家就真的回家了,一点儿都不带含糊的。

    唐裕把下午的事情都已经推掉了,索性就在家里办公,无非就是发几个邮件,看看合同。

    他是有忙不完的事,夏以沫就会觉得很无聊,书也没带回来,坐在窗台边数手指头玩。

    这个时候,阳光最好不过了,晒得人惬意,没多会儿就一下一下的点着脑袋。

    一抬头,唐裕就看到她差不多要睡着了。

    “没事做?”他一开口,她就吓了一跳,猛然就惊醒了,“唔?不是,我很忙的,很忙的!”

    手里还拿着一块抹布,装作很忙的样子擦着窗玻璃,以前在夏家的时候就是,谁都见不得她清闲,所以现在他这么问,自己几乎都是本能反应了。

    看着她的动作,唐裕有些可笑,“我们家还不至于要少奶奶做保姆的活,你没事做,去带聪聪。”

    “啊?”张了张嘴,她有点苦瓜脸,让她带孩子,还不如干点家务呢,起码是力所能及啊,那个根本是力所不及嘛!

    “别忘了我们的协议。”挑了挑眉,他说,“学费,我可是替你教了的。”

    是啊,替她教了,现在也替她毁了。

    不过跟他讲理,自己一定是讲不过的那个,站起身磨磨蹭蹭到了婴儿房,保姆不在,小家伙在婴儿床里睡得像个小天使一样。

    以沫就这样守着他,看着小孩子的脸,觉得这做人真的是不同命。

    看这小家伙,以后就一定是富贵命,这就是会投胎,比如自己这种,不知道造了什么孽,为什么夏东阳是自己的父亲。

    “你真好啊,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无忧无虑!”伸手点着他的小鼻头,嘴里碎碎念着,“唉,这小脸真嫩,嘴巴好粉,小天使啊!”

    嘀咕了没几句,就看到小家伙的眉毛皱了皱,她敏锐的看到,心叫:不好!

    手指头动都不敢动,屏住了呼吸,可还是眼睁睁的看着他睁开了眼睛。

    “啊,啊啊——”还不太会说话,挥舞着小手张牙舞爪,一个翻身就爬坐起来,咧着嘴去抓她。

    “哇哇,你怎么醒了,睡觉啊,快点睡觉啊。拜托拜托,你醒了我搞不定你啊!”她又是作揖又是求饶的。

    这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的午觉,保姆也不知道去哪了,好像是去洗晒衣服了?

    “乖啊,你在小床里,我陪你玩好不好?”好生的商讨着,然后一边胡乱的抓着能抓到的玩具,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就这样,两个人玩的还挺欢,看着这么容易就摆平了,心里不免有些洋洋自得,带孩子也没那么难嘛。

    看,这不是挺好的。

    但是这世上有一种事儿,叫说不得。甚至连想都想不得,她这念头刚一动,那边小家伙已经不安于局限在狭窄的空间,张着腿就要往外爬。

    “喂喂,你不能出来,你出来我搞不定你。你你,你老实在里面呆着,我,我去给你拿新玩具啊!”一边哄着,一边转身去拿新的玩具,这婴儿房里堆了好多各种各样的,唐裕还真是很宠这个儿子。

    刚拿到手,一转身,看到他已经是半悬挂在婴儿床的护栏上,摇摇晃晃的。

    “当心!”惊叫一声冲了过去,小家伙刚好翻身砸到她的身上——

    “啪嗒”

    “咕咚”

    两声,她双手总算接住了,问题是,冲击力也让她整个人仰躺在地上,脑袋撞在了地板上,好痛。

    后脑勺撞到了,有些晕晕乎乎的,眼冒金星大概就是这样了。

    可惜小的还不知道危险,还以为跟他玩呢,开心的拍着双手,“啊啊,哈哈,嘻嘻……”

    “小混蛋,你还嘲笑我。”愤愤然的起身把他重新放回婴儿床里,然后凶巴巴的说,“别以为我不敢揍你啊,你再调皮,我就打你小屁屁!”

    可是人家不安分,就好像知道她是威胁恐吓一样,还要拼命的往外爬,就是呆不住。

    “地上凉,你不能出来,不然我也抱不动你啊。”她急的不知道怎么办,保姆怎么还不来。

    还有该死的唐裕,真的就让她来照顾小孩,你也来看一眼啊,你就这么放心啊你!

    几次挣扎没有出来,人家不干了,一咧嘴,哇的嚎啕大哭了。

    看着他哭,夏以沫又有点不忍心,又是心急,“好好,你别哭了,我怕你了还不行。我,我抱抱你好吧?”

    手忙脚乱的去抱起他,其实还是能抱的,不过小孩哭闹的时候就格外的沉。

    双手托着他的小屁屁,一边哄着犹豫要不要出去找保姆或者唐裕,她真的搞不定啊。

    可是如果这样出去,唐裕会不会指责是自己把他弄哭了?

    “别哭了别哭了,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要不然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脑子飞速的旋转,感觉自己简直狼狈的不行。

    就算结婚那天在礼堂抱唐裕大腿,都没觉得这么狼狈。

    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她的话,收起哭声,瞪着眼睛看着她,小嘴抿着,脸蛋通红。

    他一声不吭,夏以沫反而更着急了,这……这别是憋坏了吧。

    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唐裕骂了,抱着就往外冲,“唐裕,唐裕,你看看他这是怎么了?不是憋坏了吧?”

    心急如焚,怎么也不希望小东西出什么意外啊。

    唐裕刚办完手里的事,正准备去看看,抬头看了眼时间,很意外她能带聪聪这么久,就听到了她的叫声。

    心头一惊,猛然站起身,就看到她抱着聪聪冲了进来,“唐裕,他,他……”

    上气不接下气,其实路程没多远,纯属自己吓的,腿脚都发软了。

    唐裕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噗——呼啦啦——”

    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傻眼愣在原地。

    小家伙还在用力,“嗯,嗯嗯——”

    “唐裕,他拉便便了!”这一声是哀嚎出来的,手臂的部位感觉热乎乎的,好在兜着纸尿裤,不然她绝对一身都是了。

    唐裕的表情则有点奇怪,唇角抽动了两下,面色有点扭曲。

    “我……”丢也不是,抱也不是,她感觉好无力啊。

    好在保姆终于从楼下上来了,房子太大也不好,上面她喊成这样,下面压根儿就没听见。

    正好路过的时候看到,还很惊讶呢,“咦,少夫人,小少爷醒了?”

    夏以沫能说什么,哭丧着脸说,“嗯,他拉便便了,你给他换一下。”

    保姆应声抱了过去,她松了口气,整个人靠着背后的门板,差点就坐到地上去了。

    虚脱,是唯一的感觉,不过就是这么一会儿工夫,感觉比跟蒋小瑜干一架还累。

    不不,比干十架都累。

    “你手上没有吧?”唐裕淡淡的问。

    听到他提醒,她才想起来看看自己的手臂,“还好,没有。”

    “去洗个澡,等下回家吃饭。”他接着说。

    “……”简直是噩耗啊。

    在原地动也没有动,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乞求。

    “不想去?”唐裕一语中的。

    当然不想啊,她又不傻,感觉的出这个婆婆和小姑子都不喜欢她,干嘛送上门去找不痛快啊。

    “我……可不可以今天不过去了,我好累啊!”她能不累么,折腾了一整天。

    “唐心才回来,想多聚一聚。”他语气平淡的说,不过也就是不能拒绝了。

    “哦。”应了一声,那也没办法了,只能悻悻然的往浴室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显得很落寞,走路都没有力气的样子,唐裕微敛眼眸,唇角却逸出一抹轻笑。

    等她洗完澡出来,换了衣服下楼,却看到唐裕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脚上趿拉着一双拖鞋,丝毫没有要出门的意思。

    “呃……”犹豫了下,她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看到她下楼,把手中的报纸一收,他站起身,“吃饭了。”

    “吃饭?”张大了嘴巴,她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神经错乱了,“不是说……回妈那儿……”

    “不去了。”他的答案很简单,已经坐到了餐桌面前,“今天在家吃了。”

    “不去了?”她只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什么又不去了?”

    抬起头,唐裕挑起眉梢看着她,“你想去?那现在去也是来得及的。”

    说着,作势要站起身来,她连忙说,“不不,我只随便问问,哪里都一样的。”

    赶紧在一旁坐下来,开玩笑,她又不是欠的,能不去自然最好了,还有没事上杆子找虐的么。

    保姆也把聪聪抱坐到了儿童椅上,面前放了小碗和小叉子勺子,陆续开始上菜。

    唐裕这边本来就有一个专司的厨师,他自己没有时间做饭,也不会去下厨房,所以吃饭的事自然是需要有人料理的,不过以沫嫁过来以后,加了几个佣人。

    菜品不算特别的多,因为是临时决定的,但是能这样吃上一顿,对她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

    相比两个人的沉默,小家伙可就兴奋多了,一会儿拿叉子,一会儿拿勺子,还冲以沫露出两颗牙笑啊笑,口水哗啦啦的,全然不记得自己在人家怀里拉过的事情。

    看着他,这活泼好动的,跟沉睡时候简直是截然相反。什么小天使,那只是皮相,分明就是恶魔!

    冲着他吐了吐舌头,一扭脸看到唐裕正看向她,就好像做了坏事被抓了个现形,噌的一下脸就红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