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6章 先恋爱

木耳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12141

“干嘛?”“你么想抱着这个东西走回家去?”也行,有车不坐是傻zi,要吃大亏也是她吃大亏,老子一个男人,么还怕了不成?我把箱子放到后备箱,开了车门坐进来:“你怎么来我就笑了:“你找我做什么?”。...

“干嘛?”

“你难道想抱着这个东西走回去?”

也行,有车不坐是傻zi,要吃亏也是她吃亏,老子一个男人,难道还怕了不成?我把箱子放在后备箱,开了车门坐进去:“你怎么来这里,是找桐姐吗?”

“我就是来找你的。”

我就笑了:“你找我做什么?”

“当我老公。”

啊?!任何男人听到这种话,总会心花怒放。而我,有了昨天和今天的事情之后,就对她有所忌惮,不是再要耍我一次吧。

我也不退让:“想当我的女人?可以,从此必须听我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行啊。”

“那你现在告诉我,为什么要做我女人,别忽悠我。”

“因为你是我喜欢的那种男人,就这么简单。”

扯淡!这句话骗骗鬼还可以,想骗老子?真当老子是白吃一个啊。

“那我再问你,你为什么要害桐姐?然后又在厕所里害我。”

赵冰打开窗户,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说道:“你想多了,我没想害你,就是想上位。”

“你别说我长的帅,也别说我有什么能力,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知道的,告诉我实情,不然老子不屌你。”

“哈哈哈!”她笑的真尼玛假:“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这需要理由么?不需要,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

不管了,我扑过去,要抓她的小可爱!万恶的女人身体啊,你这是要馋死我!

吱吱吱吱……呃呃呃!——我靠,浑身一个触点,这女的手中还有根电棒。

“你有病啊你!”

她鼓捣那个玩意儿,在我眼前晃晃:“既然我已经不是小姐了,咱们就是恋爱关系,总要先接触一些时间嘛,你就真的那么着急,迫不及待的想要睡了我?”

本来是有点反应的,一个电击,皮软下来。

“你不是说要做我的女人么?”

“得看时间,现在还太早了,咱们先恋爱,如何?”

最烦的就是这些过程,还要先恋爱,然后才能搞事。问题是,这个时间和程度的比例是多少呢?莫非我要等上几个月?

赵冰什么也没对我说,我也没占到任何便宜。她把新手机号留给了我,晚上,我回到家中,洗了澡,躺在床上发呆。这两天尽出奇奇怪怪的事,先是赵冰和桐姐搞矛盾,把我牵扯进去。然后是桐姐找我谈莫名其妙的话,接着又是赵冰要找我当老公,可既然真的喜欢我,为什么不让我碰呢?这不是很搞笑吗?

想来想去,还是挺郁闷的,不想睡前赵冰来了个视频电话,她趴在床上周,丰满的雪白正对着我的方位,她大概也是刚洗完澡,头发乱蓬蓬的,也换了睡衣。

“老公,你干嘛呢?”

在她的身后,一条毛毯抽了过来。我看见一个女人的手臂,还有浴巾裹起的身姿。是哦,她和夜总会里的一个小姐合租的房子,另外那个女人叫阿柔。

阿柔的说话声能听清楚:“小搔货!”

一条毛毯抽在赵冰的后—臀上,她很自然的“啊~”了一声。

我去!这一声真尼玛消魂,瞬间就能让一个废柴男起立!

“我先睡了。”

合上手机,不忍心再看下去,我怕自己按捺不住,直接跑过去做出冲动的事情。睡觉也是睡不着,内心毛毛躁躁的,差不多下午三时,还要借着电视机才能勉强闭眼。醒来,才七点,难得醒的这么早。今天上午还有事情,要去古门湾度假村送东西。

上车时,赵冰又发了一张可爱的照片给我,是她穿泳装时候的样子,黄色的,胸脯凸凸的,还翘着嘴。一瞬间,对她的不满和不爽也已经消散了。

古门湾度假村,这个地方挨着海边,一排排过去的房屋,都是很古典的砖瓦房建筑,只有最高的一栋大楼是比较现代的。它的西南方向有不少游艇,漂流在海边,随着波浪一上一下,有点车震的感觉……好吧,我又想歪了。

今天是周六,门口车不少,三辆大巴和一些名牌小轿车。

我进门,走到前台,叩响桌面:“美女,我找周总,是来送货的。”

这小妮子正在涂抹指甲油,并不看我,口气还很不爽:“周总现在没空,东西你放仓库就行了。”

“我的货是私人物品,只能给周总。”

对方抬头,扫了我一眼,说道:“那你去三楼吧,周总上楼去了。”

三楼,坐电梯方便。三楼的走廊有五十多米,找到307的门牌号,正要敲门,立马就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哇靠!这种好戏可不能错过啊!耳朵贴在门板上,蹲着窃听里面的动静。

“哎呀~你别那么大力嘛,人家要受不了了。”

“这算大力么?老子还没使出全部的力气呢,今天不办死你怎么行。”

“你就会耍贫嘴,你吃了那么多补药,也没见你变长多少。”

“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好用,嘿嘿……而且,和你难道不是很配套吗?”

“切,死鬼。”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光听这个动静,我就已经吃不消了,要不要来一发!

“喂!”

咦?转头一看,走廊里一个服务员正傻看着我:“先生,你找谁?”

内心咯噔一下,我咳嗽两声,站直了,很有礼貌地说:“我来找周总,可她现在正忙,我可以等一会儿。”

可服务员纳闷了:“周总房间里没人啊。”

没人?难道我耳朵有毛病?那么大的声音,我怎么可能听不见。

却在这时,门开了,一个不足四十岁的女人,满脸红晕的站在门口,穿着白色外套,应该就是周总。她问我是谁。

“你好,我是来送货的,是桐姐让我来的。”

周总倒是不急忙看货,而是盯着我的身体一通张望:“不错不错,你进来吧。”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才是货物似的。

我进门去了,周总很自然的关门,让我把东西放在床shang,打开来当着她的面验货。这种东西,不应该是你们女人自己偷偷验的吗?当着老子的面,你还好意思啊。房间里没有男人,我刚察觉到,而刚刚发出的声音,居然是电视机,周总看的是录像。她虽然快四十岁了,但身材保持的不错,腿修长,山峰崛起,我一眼看出,这个女人没穿胸衣,可就算没了托住身体的法宝,那地方依然很坚-挺,八成是没生育过。

电视上,一对男女正激烈的交战着。

“你就是周总吧。”

“嗯。”她坐在床头:“东西是一箱,不少吧?”

少的很,才半箱而已。哥可是个一流的运输员,不能自己打自己脸,我就说:“东西有几件让桐姐给拿走了,她说这些你已经够用了。”

我敢这么说,是因为料定她是个当妇,这种东西自然是留给自己用的。想必都是女人的她,也不会主动去和桐姐讨说话。她的脸色没变,看着我从箱子里拿出来的东西,‘唔唔’的点着头。

“怎么用?”她问。

我拿出一个,当了解说:“这个东西的按钮在下面,底座的位置。电池可以充电,但需要你这边有个拖线板。另外,这个东西是胶片,可以让底座粘着床头,如果你自己动手觉得累了,可以换一种方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