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4章 另有原因

木耳 | 发布时间:2020-09-14 13:42:54 | 阅读次数:28222

这时,房间里传闻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是店里的员工,取货来的。”桐姐对着房间说,接着蹲下,就拆盒子:“我想看一看,这些东西质量怎么样,要不然不行啊,你还得给我“额……哦。”我猜想,那房间里八成就是王林,真是白瞎了,世界上什么好男人没有,偏偏找了这么一个混蛋家伙,这不是好女人都让狗给搞了吗?也就是郁闷郁闷,看着桐姐美丽的身躯,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进攻’,好想从后面往前顶几下。。...

这时,房间里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谁啊?”

“是店里的员工,送货来的。”桐姐对着房间说,然后蹲下,开始拆盒子:“我想看看,这些东西质量怎么样,要是不行,你还得给我换。我这是要送人的。”

“额……哦。”我猜想,那房间里八成就是王林,真是白瞎了,世界上什么好男人没有,偏偏找了这么一个混蛋家伙,这不是好女人都让狗给搞了吗?也就是郁闷郁闷,看着桐姐美丽的身躯,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起‘进攻’,好想从后面往前顶几下。

桐姐拆开箱子,一脸的不爽,指着那些货物:“不是告诉你要一箱么?怎么只有半箱?”

最担心的事情来了,我得解释:“这是我拖关系弄到的,其余的明天很难弄到手,恐怕要到下周才行。”

桐姐拆开一个棒子,粉色的,盯着那东西的形状和商标看看,又用手去测量:“韩国货,质量过关吗?”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居然会说出:“质量好不好的,你用了就知道了嘛。”

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光。

“呵!”桐姐把东西扔回箱子里,审时度势的看着我:“郑强,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心机的人啊。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行了,爷们错了行不行?

“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她嗯了一声,在我出门之前,还不忘叮嘱我:“给我记得啊,缺的货物一定给我补齐,不然我阉了你。”

晚上,我也算睡了个好觉,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我才起床。习惯了,每天不睡到十点以后,人都没精神。吃饭时,飞雪给我发来信息,问我有没有听她的话,我说东西我没送。人还是不能做亏心事,即使这件事做的还算地道,可我骗了飞雪,我想,还是去桐姐办公室,把事情悄悄告诉她为好,天晓得飞雪会怎么让我吃瘪。

“桐姐在么?”我问前台的云浪。

“在的。”她正在涂抹指甲油,也顾不上看我,只对着桐姐办公室的方向扫了一眼。

我吸完一支烟,过去了,门没锁。

“桐姐?”刚一推开门,就看见——桐姐正在使用我给她的‘武器’,痴迷的自我安慰着。立时,我惊呆,还多看了一眼,浑身滚烫,赶紧掩上门。

“行了行了,别装了,既然看见了就进来吧。”桐姐一边说,一边开始穿裤子。

我鼓起勇气,装作没事发生一样进去,然后小心地锁门。

“你锁门干嘛?”

“啊?”是啊,这个举动好猥琐,可我要说的事情必须保密:“桐姐……我有事情和你说。”

“什么事?”

我把飞雪和我说的事情,前前后后都告诉了她,没有隐瞒。说完了,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但我没说视频的事情,还是担心……

桐姐这个人精明的要死,当个特务都不再话下,她眯起眼珠:“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飞雪手里?”

“没有。”

“真没有?”她穿好鞋子,把用完的武器丢进了抽屉:“在我这里就说实话吧,别有任何隐瞒。我可以保证既往不咎,这个把柄一定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你怎么知道?”

“看你的委屈样就知道了。”她拿纸在关键部位擦了擦,然后说:“放心吧,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事情,我说清楚了。

桐姐听了全部,她没有生我的气,但对飞雪,她也不好直接就炒鱿鱼:“这个婊-子,居然打起我的主意了,真是自找死路。”

“桐姐,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我还想保住我的饭碗。”

我的意思,她听明白了:“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不怪你。男人嘛,偷窥是很正常的事,我也偷窥过别人,这不算罪过。那我要和你我把戏演下去。”

我奇怪了:“你为什么不直接开除她?”

“开除?”桐姐摇头,递给我一根雪茄:“你知道这个飞雪的来路么?她表哥是西城黑帮的人,跟的是老刀疤子徐兆天。我要是得罪了她,那也没我的好果子吃。可我也不能容忍别人想要对付我。”

她吸了几口烟,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样吧,这批货的事,我不提,你也不提。她不是很想让你上她吗?那你就放心大胆的上,我给你撑腰,臭婊-子,玩我。我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本事。”

“冒昧的问一下,这批货你不会真的只是拿来自己用的吧?”

她咧嘴笑着,在沙发上坐下,撩动发丝:“刚刚你不是看到了吗?呵呵……其实这批货不是我要的,我就拿一个样品试试看效果而已。行了,别的事你就别问了,知道多了对你不好,你先出去吧。”

我晕,还知道太多对我不好,说到底不就一个震动-棒么,装神弄鬼的。

刚出门,就看到飞雪站在门口,两只大眼睛望着我,似乎能看穿一切。

“飞雪。”我轻声喊道。

她嘴巴冲房间里努着:“你找桐姐有事儿?”

“没事,我来送货的。”一想不能露馅,马上改口:“是套,不是别的。”

她点点头,走进了房间。

妈的,吓老子一跳,这货不会是一直都在偷听吧。

一天很快过去,没什么事情是不正常的,桐姐一直没提这件事,可飞雪却总对我眉来眼去的,找时间让我和她单独说话。四点多,客人不忙,她喊我去了女厕。

“这可是女厕。”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是变态呢。

她开始质问我:“你是不是给桐姐送了那箱子东西?”

“没有。”我矢口否认。

“你在骗我。”

“没有。”我重复道,受不了她这样对待我的目光,于是转移话题:“你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要让桐姐难堪?”

“这不关你的事,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操蛋的,当老子是白痴?这样被你使唤?凭什么?我推开她:“让开!爷没功夫陪你在这里玩。”

谁料这女人的厉害,她直接撕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包括胸口的,还冲着我邪恶的笑着。我的心一凉,心想这下真要懵逼了,她会……

“非礼啊!非礼啊!”飞雪突然间大喊起来。

我的心啊!要被她活活给吓死,,马上捂住她嘴巴:“我靠,你疯了吧你!谁他娘的非礼你了!”

她取下自己的发簪,在胳膊上还划了两道,继续笑着。

我靠!

“怎么回事?!”有人闯了进来,是‘花尾’,她的个子比较矮,一进来就呆了:“你们两个……在干嘛?不怕桐姐啊,她人还在店里呢。”

我想这个女人就此收手了吧,却不想她还蹲在地上,抱头痛苦,一句话也不说。

“怎么回事?”花尾问我。

我能怎么说,这混蛋是讹上我了,弄不好老子真要坐牢。厕所里就我们两个人,她故意这样,即便是小姐也不能强迫,这可是法律。

却在这时,另一个人过来了,正是桐姐。

“怎么回事?小强,你怎么在女厕?”

我不搭话,说了也没人会相信。

桐姐似乎看穿了一切,只是斜嘴笑笑:“花尾,你带飞雪去换件衣服,今天就先休息。”

“他——”飞雪真是演技派,眼泪都出来了:“他想强-暴我。”

“你胡说!”

“行了,别吵了。”桐姐摇头:“飞雪,到底是不是他强-暴你,这件事还有待考证,我桐姐也不是个轻易上当的人。你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我就不说你了,如果你执意要把事情闹大,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飞雪眼珠转了转,站起来,推开挡道花尾就走。

后来,就剩下我和桐姐两个人了。

“桐姐,你相信我?”

“不。”她摇头:“没看见的事情,我谁都不相信。”

“那你……”

她拍拍我的肩膀:“你也真是奇怪,怎么什么地方都不去,偏偏来了这家夜总会上班。”

我听不懂,这和我去哪里上班有什么关系。

我拽住她:“桐姐,这件事和我有关系?”

“这样吧,你晚上来我家里,我和你细说。”

“去你家……”

“放心,你还怕我吃了你啊。”她低头冲我裤裆处一个冷视:“再说你那小玩意儿也满足不了我。”

哎哟,我去,这算是挑逗我吗?

不行,我得把持住,千万不能因为她的美丽而疯狂。我要控制……控制……再控制……老天爷,我没控制住,还是变大了。

当天晚上,飞雪走了,是前台的人告诉我的。她是直接辞职的,桐姐也很爽快的给她结了两个月的工资。这更加让我相信,飞雪就是想和桐姐争位子的,但她突然离开,也许是心灰意冷,有些事一旦被发现了,就能难再有作为了。

晚上,我坐了桐姐的车,陪她一起回家。

“桐姐。”车子开到一半,我就问了:“到底是什么事情?让飞雪这样想陷害人?”

“你现在只是一个小职员,没必要知道这些。”她说:“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你说。”

“飞雪那么做,不是要针对我,而是要对付你。”

“我?”这更让我摸不着头脑了:“不是——桐姐,我和飞雪无冤无仇的,干嘛要和我过不去?而且她明明是让我对付你啊。”

“她怎么想的,我说不清楚。我和飞雪没有任何过节,她想要做到我的位子上来,太容易了,根本不需要这些手段。我对你说过,她有背景,还是黑社会的底子。”说到这里,桐姐停顿了:“有些话,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也许不是太好,可你早晚得知道,你的未来不止是一个小职员那么简单。从你第一天到夜总会上班的时候,就有人找过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