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2章 她们可能有矛盾

木耳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21422

讲真话,的话也不是我,不是别的男人,我会当这个男人是极端化的bian态。可有些事自己经历过了,才明白什么叫难熬。今天晚上,我不想再把自己的一切献给自己双手了。她嘻嘻地一笑,手她嘻嘻地一笑,手指挑开我迎过去的嘴唇:“你很不老实啊,以前看你挺正经的。”。...

讲真话,如果不是我,而是别的男人,我会当这个男人是极端的bian态。可有些事自己经历了,才知道什么叫难熬。今晚,我不想再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双手了。

她嘻嘻地一笑,手指挑开我迎过去的嘴唇:“你很不老实啊,以前看你挺正经的。”

“来吧,我受不了了。”我没说谎,真的憋不住了。

将她整个人要扑dao,哪知道飞雪一点儿也不想被我轻薄,反而推开我:“明天的货,别给桐姐办了。”

这我不明白了:“不行吧,我要丢饭碗的。”

“饭碗的事情,到时候我给你。”她回答:“你想要我,就必须帮我这一次。”

“可是……”

“没有可是,我保证你能在这里待下去,别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难以置信,这是让我背黑锅?不像,看她的神情就知道,这是为了让桐姐倒霉。一个领班和经理对着干,事情严重了。我虽然不聪明,可也不是笨蛋,这分明是拿我当枪使啊。

我犹豫时,她用手在裤裆上揉擦,握稳我的武器:“行不行?只要你答应了,我就是你的人,你也会有更好的职位,总当个龟-公像什么话。”

说到我心坎里去了,我现在不就等于是个龟-公么。而让我陷害人,这绝对办不到的:“飞雪,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和桐姐有什么过节,所以你才……”

“你想多了。”她拿起酒瓶子,喝下大口,酒液顺着她的嘴角流进朦胧的山沟内:“别的你别多问,你就告诉我,行——还是不行?!”

我说呢,平白无故的,居然愿意让我睡,就知道没安好心。

“对不起,我还有事。”我打开房门,马上要离开。

却在这时候,飞雪叫住我,拿着两个手机晃悠:“你行啊,居然偷拍桐姐和别的男人在办公室里瞎搞,这事情要是让桐姐知道了,你说她会怎么对付你。”

我擦!一摸身上,她是怎么拿走我手机的!神偷啊这是,更可气的,她居然知道我手机里的视频。那是一个中午,我送货给桐姐,无意间看到半掩的房门内有个男人的,和桐姐在沙发上疯狂的做着,一时没忍住,这才拍了下来。

“你威胁我。”

“这不算是威胁。”她腿靠着夹紧,相互靠着:“东西我已经复制下来了,几分钟就能传到桐姐那里。这次,你可不止会被开除,还可能要坐牢。你想怎么做?这就看你自己了。”

“但我不能害桐姐。”

她飞给我一支烟,自己也点起一根:“傻小子,大家都是吃一锅饭的,同是出来做的,为嘛窝里斗呢?”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知道太多了对你不好。”飞雪起身,过来,贴着我,手往下伸进我的里面,慢慢的使劲……口中烟味和香气扑鼻:“我敢保证,只要你顺从了我,以后我保你飞黄腾达,没准经理的位置,我都给你留着。”

来头不小啊。据我所知,这家夜总会的老板姓王,是市区赫赫有名的王啸风董事长的儿子王林开的,桐姐只是个经理,一切还得王林说了算。飞雪那么做,莫不是和王林之间有什么关系?

不等我多想,她一用力,我去!那个力道!我能飞起来!

“怎么样?做不做?”

妈的,谁出来做事不是为了钱和女人,老子心往下一横:做就做!

不仅如此,我的手也碰到她胸口,顺着滑溜溜的地方去抓:“那今晚你可得听我的。”

“不急。”她手松开来,推我,满脸意yin,娇美万分:“我要先看看你能不能做事。”

这次可谓是掉进巨坑了,我怎么就想不明白,她是如何知道我手机里有桐姐的视频的。可这件事不能完全听她的,我得给自己留后路,万一出了事,老子在整个行业里都没的混了。

当晚,我睡不着,找朋友出来吃夜宵。这个朋友叫钱士威,是我的前任‘跑堂’,后来跟了一个当地的大哥,整天吃香的喝辣的,混的悠哉悠哉。我电话里就说有事要求他,他是白吃我一顿饭,乐的屁颠屁颠的,饭菜往死里点。

“够了啊。”我说:“这一桌的饭菜,你吃的完嘛,都点了我几百块钱了,真当老子是土豪啊。”

他笑眯眯地,抓起啤酒瓶,与我对碰:“小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请人办事哪儿有不花钱的。况且你今天这一桌,充其量也就给我塞个牙缝,你还叫苦啊。说吧,到底什么事?”

“你觉得飞雪这个人怎么样?”我直来直去。

“飞雪?”他想歪了:“那还用说,一流的美女,味道上虽然不如桐姐,可也是一等一的货色,干嘛?你想上她?”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我问的是人品。”

他噗嗤一笑:“兄弟,你有毛病吧,玩女人还问人品。你当自己是谁?屌丝男一个,又不是富家少爷。”

我把事情告诉他:“桐姐让我明天进一批货,我不知道用来干什么,可飞雪私底下让我别这么做。我……不知道她是什么用意。”

“什么货?”

“电动的棒子,女人用的。”

“啊?!”钱士威乐的人仰马翻,酒都喷了出来:“桐姐是何等人物,她身后可连着黑帮大哥呢。再说了,那么漂亮的女人,想要骑她的男人满天飞,她能在乎这个?别是你小子拿我寻开心吧。”

我叹气、喝酒:“你当我闲的没事做了啊,拿这种事和你打哈哈,这是真的。飞雪的事,我本来可以不应承,可她手里有我偷拍桐姐的视频,左右为难,我现在是进退两难了。”

“呵呵!偷拍,你小子够牛-逼的。”他没在这件事上绕弯子,而是一拍膝盖骨:“老子给你出个主意。记住,货物你只给桐姐家里送去,但不能明着送,偷着送。只要飞雪抓不到你的把柄,她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唉?到底是老前辈,我就没往这方面想过,偷偷的送,找快递公司最方便了。可钱士威说不行,这东西必须让桐姐知道是我送的,而且要尽快,最好今夜就送过去。至于飞雪,就告诉她不知道这件事,以桐姐的性格,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摆在桌面上说,这样就两头不得罪了。

想想也是,飞雪不可能去问桐姐这件事的缘由。

“好,我马上打电话找快递公司。”说着,我抓起电话,准备开打。

不想他捂住了我的手机:“你脑子不够用是不是?这还需要找别人吗?直接你亲自上门去送,简单暴力。东西放下就走,别的什么也不说,但你记住,东西只送一半。”

“可这样……桐姐还是会生气的。”

他深吸了一口烟:“我在店里干了三年了,对人对事不比你清楚?桐姐还是个领班我就认识她了。只要你把事情办了,哪怕办的不圆满,她也不会让你难堪,最多骂你一顿罢了。”

我还是要问他:“飞雪是不是和桐姐有矛盾?”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