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2章 打蛇七寸!

火烧风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12242

“你、你干嘛?”方艳茹大惊地推我。随着方艳茹的话语,我更是心下吃惊,虽然那种火热的温度我更是无法无法割舍,此刻我脸色通红,忙说着‘真的对不起’,虽然站起身的时候,更是暗暗随着方艳茹的话语,我更是心下惊讶,但是那种火热的温度我更是难以割舍,此刻我脸色通红,忙说着‘对不起’,但是起身的时候,更是暗自动了两下,希望可以探索那未知的世界。。...

“你、你干嘛?”方艳茹大惊地推我。

随着方艳茹的话语,我更是心下惊讶,但是那种火热的温度我更是难以割舍,此刻我脸色通红,忙说着‘对不起’,但是起身的时候,更是暗自动了两下,希望可以探索那未知的世界。

“额!你!”方艳茹一把推开我,脸色赤红无比。

“我去看看是不是通电了。”我慌忙起身,直接翻下床。

既然灯换好了,那么当然要打开总闸看看,只是刚才那感觉已经让我走路都直不起腰来,话说这方艳茹三十岁上下的美艳少妇,她独守空房,也不知道她是不是非常需要一个男人给她充实的生活,当然了,床头柜上的那电动玩意肯定也可以解燃眉之急。

想虽如此想,不过当我打开总闸后,整个房间顿时灯火通明。

“今天的事情不准你说出去,否则我可以投诉你,你也不想丢饭碗吧?”方艳茹几步走出卧室,她并没有因为现在有电了而感激我,反而是有些嫌弃地看向我。

“喂,今天可是我在帮你,你不说一声谢谢,张口闭口就是投诉我,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们送快递的吗?”我一听到方艳茹这么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就刚才,我就可以告你性骚扰,现在没你事了,你可以走了!”方艳茹上下打量我一番,当她看到我裤衩上有个帐篷,轻蔑地开口。

极度的尴尬让我不好发作,我暗压愤怒,拿起门口的鞋子刚要换上,却是听到一阵按门铃声。

叮咚!

“艳茹,快开门呀,艳茹!”

这是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而这声音传进来后,这方艳茹更是脸色大变。

“快、快躲起来,不让你出来别出来!”方艳茹快步走到我面前,对我狂使眼色。

“啊?”我大惊。

我擦,这又是哪一出呀,反正我问心无愧,不就换个灯泡通个电嘛,哪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过反观方艳茹那焦急的模样,我心下也是了然,恐怕这方艳茹穿着睡衣,并且里面文胸都没有戴,这看到我,孤男寡女在一起,难免会被人怀疑。

“哦哦。”我忙答应下来。

快步的对着卧室几步而去,这方艳茹的卧室我比较熟悉,此刻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那大床的床底一钻,希望可以躲过这天大的尴尬,这中年男人也不知道是谁,不过一旦让他知道我的身份,恐怕我真的会丢饭碗的,而这也不是最重要的,万一被当做奸夫淫妇啥的,可能还会有数之不尽的报复,毕竟我在宣城是底层人物,随便一个上流社会的人都能够把我往死里整。

“你怎么那么久才开门?怎么连空调都不开?”

男人显然是走进客厅,但是方艳茹家里刚刚通电,现在空调还没有开,的确是很热。

“刚才断电了,你找我还有什么事情?”方艳茹解释一句,但是后续说话却是有些冰冷起来。

“这不是和你商量吗?艳茹,你别再置气了,只要不离婚,我可以辞了孙秘书!”中年男子的语气有些缓和。

“王嘉豪,我警告你,你和我已经没戏了,是你找了小三背叛了我,我们还是法庭上见吧!”方艳茹斩钉截铁地开口,说出的话更是绝情无比。

“艳茹,你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真的不想离开你!”

“没什么好商量的,这些东西你收拾一下,拿着滚蛋吧。”

“别嘛,艳茹,这些天我想清楚了,我还是很爱你,我离不开你。”

这中年男人说着话,后续好像直接扑了上去,并且将方艳茹直接抱到了卧室,丢在了床上。

“王嘉豪,请你放尊重点,我可以告你强。奸!”方艳茹大怒。

“哼,现在还没有离婚,你还是我的老婆,老公办老婆,那是天经地义,你看看你现在穿的多骚,两个月没被我玩了,是不是饥渴难耐了?哎呦喂,还有这电动小玩意,今晚老子必须要好好办了你!”

“啊,不要!你这个畜生,给我滚开!不,救命!”

“有谁会搭理你呢?今晚你就好好体会我吧,艳茹,你的身体是不会骗你的!”

“不、不要!”

听到方艳茹那连续的大叫声,我心下猛地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这床也是‘咯吱咯吱’的响着,当方艳茹喊出最后一声‘救命’,并且一双黑色皮鞋掉落床底的时候,我终于从床底爬了起来,抓起那黑色皮鞋,对着身穿白色衬衫,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后脑猛地砸出!

“啊、啊!谁?”

中年男子长得肥头大耳,此刻已经在解裤腰带了,而方艳茹的睡裙更是被直接撩起到小腹位置,那白皙平滑的小腹和黑色蕾。丝的内内更是令人喷血,但是我却是一脚踢在中年男子的腰上。

嘭!

中年男子摔翻在地,他脸色赤红、痛苦难当,但是看到我后,更是表情连续变幻,显然是想不到有一个陌生男人会出现在方艳茹的家里,破坏他的好事。

“滚!你再敢对方小姐不敬,我就揍死你!”我怒气冲天,一把抓住中年男子的衣领,上来就是一拳。

方艳茹可是我送快递四年来的女神,我容不得其他男人对她不敬,特别是刚才方艳茹已经说了要和这男人离婚,如此一来,他再这么放肆,就是对方艳茹不敬。

“你、你是什么人,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中年男子被我打的鼻血直流,他来回看了看我和方艳茹,惊骇的开口。

“还不滚是吗?”我双眼冒火,猛地再次挥出一拳。

嘭!

这一拳打的厚实,这中年男子被我一拳从卧室打到客厅,并且这时候我更是快步操起一张沙发椅,忒娘的,我可是快递员中的超级搬运工,海尔双门冰箱可以从底楼搬到六楼不带喘气的。

“你、你等着!”中年男子大惊后退,打开防盗门对着外面跑出,嘴中还大叫着:“方艳茹,你说我有小三,我看你还养了小白脸,你别想得到我一分财产,你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我有小三!”

砰!

我一脚将门一踹,转身看向卧室,却是听到方艳茹那啼哭的声音。

几步走进卧室,只见方艳茹衣衫不整,并且眼眶湿润。

“滚,都给我滚!你这人脑子有病是不是,现在她说我有小白脸,我离婚的话,什么都拿不到了!我必须投诉你,投诉你!”方艳茹浑身颤抖,语无伦次,但是好像非常记恨我,就好像是我刚才侵犯了她一样。

我心下急转,看着方艳茹那模样,微叹口气。

可怜的女人,本来老公有小三就让她痛不欲生,想着离婚后可以拿到一笔青春补偿,而一旦一分钱都拿不到,我相信方艳茹肯定会不甘心,但是反过来说,我可不是小白脸呀,况且那中年男子也没有任何的证据。

“方小姐,我觉得你被感情冲昏头脑,糊涂了。”我想了想,接着开口道。

“你说什么?”方艳茹惊疑不定地擦了擦眼泪,怒视着我。

“你又没有你老公外遇的证据,你怎么和法官说他有小三?另外他说你包养小白脸,他有证据吗?”我忙开口道。

听到我这么说,方艳茹怔怔地看着我,并且缓缓地开口:“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过他?离婚了让我净身出户吗?”

“你老公的小三不就是孙秘书吗?刚才我都听到了,只要找到证据,不就可以上诉法院离婚了吗?”我想了想,接着解释一句。

刚才我可是偷听到了一些内幕的,而最为关键的是,捉奸捉双,要有证据,没有证据,那么根本就是徒劳,而如此一来,离婚案这种,都是过错方要赔偿的,那王嘉豪也就是方艳茹的老公,他既然有小三,就必须拿到证据,然后再起诉他,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让方艳茹得到应有的财产分割权利。

“那你说怎么办?”方艳茹忙问道。

“捉奸捉双,有了证据,我起草一份状纸,告你老公王嘉豪!”我一字一句的开口。

“什、什么?你来告我老公?就凭你一个快递员还会写状纸?”方艳茹眉头一皱,惊讶之余,逐渐冷静下来。

“哼,我读的就是法学,要不是没有路子,也不会做快递员了!”我冷哼一声。

哪怕你在大学成绩再牛逼,在我们这种三线城市,都是要有关系和路子,哪怕进律师事务所实习,也要红包啥的打点,对于我家这种穷苦百姓来说,找个体面的工作谈何容易,而这也是我逼不得已,干脆坐了快递员。

“那证据怎么来?”方艳茹有些惊叹,就好像开始对我刮目相看起来。

“方小姐,你老公现在虽然被打跑了,但是待会可能会带人来抓所谓的小白脸,我们现去外面宾馆开间房间,后续一切事情慢慢商讨,你看怎么样?”我非常理性地开口。

打蛇打七寸,但是自己的把柄不能被人握住,当务之急,必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另外今晚如果和心中的女神可以在宾馆共处一室,那简直是天大的福缘。

“嗯,你说的没错!”方艳茹重重点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