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1章 一份快递!

火烧风 | 发布时间:2020-09-14 13:42:49 | 阅读次数:26161

我叫林楠,二十六岁,大学里的专业是法学,所以出了校门后也没富裕的家庭背景进律师事务所,便在宣城这个三线城市干起了快件员。接触到快件这个行业差不多五年的时间,总体接触快递这个行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总体来说,收入也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会发现自己管辖的这个区域范围,到底有多少美女,而我就是这样,和一位叫做方艳茹的美女认识了。。...

我叫林楠,二十七岁,大学里的专业是法学,因为出了校门之后没有殷实的家庭背景进律师事务所,便在宣城这个三线城市做起了快递员。

接触快递这个行业差不多四年的时间,总体来说,收入也算不错,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这个行业待久了,会发现自己管辖的这个区域范围,到底有多少美女,而我就是这样,和一位叫做方艳茹的美女认识了。

这方艳茹年纪三十上下,不仅成熟而且气质也是非常好,特别是那丰满高挑的身材曲线搭配那完美的容颜,老实说,是个男人基本上都得跪,而且还是跪的体无完肤的那种,毕竟送快递这么多年,人间尤物,起码在现实生活中我遇到的算是独一份了。

几步走到防盗门前,我按了按门铃,抬手擦了下额头的汗珠,只要今天把手中这份快递送到,就可以下班了。

也就没几秒钟,只听‘吱呀’一声,这防盗门终于打开,而引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黑纱丝边睡裙的高挑女子,这女子一头湿漉漉的披肩长发垂至腰际,那绝美的容颜透着一股红晕,丰腴白皙的大腿在我眼前一晃,胸前的饱满更是有着些许颤动,而她看向我的表情却是淡然的很。

“方艳茹小姐,这是你的快递,请签收一下。”我职业性的将快递对着女子一递,但是心跳早就已经加速了起来。

我擦,想不到这方艳茹今天穿着这么劲爆,话说现在是晚上六点半,这一看就是刚洗完澡,而且看那睡裙,若隐若现间,我敢断定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

我非常清楚的知道我给方艳茹一共送过三次快递,第一次她穿的是一套粉色的健美服,这也是我印象最深的一次,那天她显然是在客厅做瑜伽,那时候因为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美女,并且当我看到方艳茹的玉腿被紧身裤包裹的深处的骆驼趾后,无耻的流了鼻血,被她鄙视了一番,至于第二次和第三次,我便不敢再失态,但是今天,我却是有些愣神起来。

“喂,你看够了吗?小心我投诉你!”方艳茹接过快递签上名字,冷冷地开口。

“不、不好意思。”

我忙一收单子,视线艰难地从方艳茹的玉腿移开,毕竟今晚她穿睡裙,那一双白皙的玉腿已经让我大饱眼福,恐怕待会下班回家,我必须要狠狠撸她一把,配合一瓶营养快线了。

就在我转身要离去的时候,突然门里的灯光‘啪啪’的几声全部黯淡下来,并且方艳茹更是焦急地开口:“喂,那个快递小哥你等等!”

“啊?”我站立原地,有些惊讶地看向从防盗门里走出的方艳茹。

“小哥,我家里好像断电了,你能看看吗?”方艳茹有些尴尬地看向我,并且刚才她还说要投诉我,但是想现在突然让我帮忙,显然是有些难以启齿但又不得不想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呆着。

“断电?”我有些疑惑,但是一想到刚才她冷冰冰的模样,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刚才看了她几眼她就要威胁说投诉我,但是现在家里断电又开始叫我‘小哥’,丫丫的,真想冷不丁的给这女人好好上一课,让她明白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方小姐,这断电你可以找小区物业,他们专门有水电工的。”

“物业五点就下班了,况且我这个房子经常断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麻烦你帮我看看吧。”方艳茹解释一句。

被方艳茹这么一说,我眉头一皱,话说这也算是高档小区了,怎么断电了还没有人来修理呢,难道说这方艳茹是哪个大老板包养的小三?所以见不得人,不敢麻烦小区物业?

虽然想归想,但是一见到本来高高在上的美女现在求我帮忙我就乐开了花,这虽然是晚上六点半,不过外面的天色早就漆黑一片了,这黑暗之中可是有的是机会,搞不好还可以沾点便宜。

“行吧,看看是不是家里的电器短路,如果是整个小区都断电,那么我无法帮到你的。”我微微点头,面露正容。

见到我答应下来,方艳茹微呼口气,她自顾自的走进客厅,而我几步进门,并且将鞋子一脱,并且门也是被方艳茹关了起来。

这种高档小区基本上每家每户的装修都非常好,容不得客人不脱鞋就进门,我送了一整天的快递,浑身臭汗不说,身上也是有些脏乱,进门之后虽然有些拘束,不过看到方艳茹穿着睡裙期待地看向我时,我心底升起了一股男人的担当。

走到客厅的阳台,我左右看了看,当我看到其他楼层都灯火通明时,我便知道恐怕方艳茹家里是电器短路。

抬眼一扫阳台衣架上晾晒的衣物,我心下更是火热起来。

我擦,这晒着的除了衬衣外,居然还有好几套内衣,想不到这方艳茹居然这么有料,这文胸的罩杯如果我没有看错,绝壁是D罩杯,哎呦我去,光看这阳台上的内衣,我就有了反应。

“方小姐,小区其他的居民家里都没有断电,恐怕你家里是电线短路了。”我收回目光,一本正经地看向方艳茹,缓缓地开口。

“能不能帮我修好?”方艳茹急切地问道。

“你家里有手电筒吗?”我从阳台走到客厅。

听到我这么说,方艳茹忙从客厅的沙发茶几上拿起手机,打开了照明,而我更是接过手机,在整个客厅照了照,接着对着其他房间走了过去。

“你、你还要去卧室?”方艳茹有些吃惊。

“嗯,起码我得知道是哪里出现问题吧,如果是家电短路烧掉了,也可以解决。”我解释一句。

这方艳茹的家是四室两厅,空间不可谓不大,不过这其他几间房间看了看,我就退了出来,因为不常住的卧室显然是不会有任何问题,也许问题就在方艳茹的房间。

昏暗的手机灯光下,我来到了方艳茹的房间,这间卧室内除了家电之外,还有一张铺满化妆品的梳妆台,并且那柔软的大床,更是让我呼吸有些急促,特别是当我走到床头柜边查看电源插座时,更是见到了一个电动的小玩意。

啧啧,想不到如此美女还要依靠这个,这尺寸还不小,如果方艳茹可以在我面前展示她使用这电动小玩意的模样,恐怕我会鼻血不止,终生斗鸡眼吧?

我呸,想什么呢,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寂寞之余能够有个宽慰,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都什么时代了。

“咦?这灯好像有问题!”我直接略过床头柜的小玩意,抬眼看向天花板的那盏水晶灯。

“我看看。”方艳茹几步走到我身边,她抬眼看向天花板。

随着方艳茹的靠近,一股沐浴香一下子充斥到了我的鼻腔,我暗自滚动了两下喉咙,接着忙爬到席梦思上,毕竟这水晶灯正对的是床,这不靠近点,我怎么看的清楚呢。

“喂,你爬床干嘛?”方艳茹眉头一皱,有些不悦。

“我叫林楠不是‘喂’,另外这灯不靠近点看,怎么知道是不是电丝烧坏了?”我理直气壮地开口,并且在床上直立起来,手机灯光猛地一照。

这近距离地照到水晶灯的灯泡上,我耸耸肩:“这灯短路碰线,所以家里总闸跳掉了!”

“啊?我看看!”方艳茹惊讶一声,接着也是爬上来,站在我身边。

“你看!”我将手机对着灯泡一照。

这种水晶灯里有好几个灯泡,不过其中一个灯泡内部发黑,显然是烧掉了,至于这怎么会引起短路,连总闸都跳掉,这就不得而知了。

“那你可以帮我换灯泡吗?”方艳茹微微点头,接着看向我。

“嗯,我可以帮你换,不过你家有灯泡吗?”我微微点头。

“有,我去拿!”

看着方艳茹对着客厅而去,我擦了擦汗,话说现在这大夏天的真是热,本来进来还挺凉爽,但是断电导致方艳茹家里空调也是罢工,呆久了就开始闷热起来,恐怕这方艳茹刚才那澡也是白洗了。

也就没几分钟,方艳茹便拿着一个灯泡走了过来,并且我示意她站在床上帮我照明,而我当然是先将那坏的灯泡换下了。

这个过程倒是挺快,毕竟我可是一米八的大个子,在床上换灯泡也不需要凳子,只是这方艳茹的大床席梦思床垫实在是太软,踩上去非常的不稳。

“马上就好。”我将换下的灯泡交给方艳茹,接着拿起一个崭新的灯泡,慢慢的旋上去。

就在我搞定的瞬间,突然脚底一滑。

“喂,你!”

噗通!

一道惊讶地叫声下,我一个踉跄,一把抱住方艳茹,直接将这完美娇躯压在了身下,一股荷尔蒙猛地升起,这大夏天的我就穿一条宽松单薄的裤衩,此刻顶在方艳茹那睡裙中间那玉腿深处时,一股火热的温度让我有种希望往里陷去的冲动,而方艳茹更是玉腿紧紧并拢,就好像非常抗拒但又依依不舍。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