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二章 莲娘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17988

允诺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允诺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允诺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猛女驾临小说允诺摘选:允诺再也没有不能够扣着内务府的份例,趁机故意刁难我们了。想起他气歪了鼻子,我啊做着梦都笑醒,种地的兴趣愈发浓郁。莲娘捡的这…...

许诺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许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我如今精神不好,没心思管家,府里里里外外事无巨细都交给莲娘打理,她做惯了主,渐渐地竟然管到我头上来。一冬天不让我出房门,说怕惊了风,如今又说难得天气好,天天拉我去后花园子里逛去。实在烦得很。我夜夜梦魇难眠,第二天总是困得不行,整日恹恹地,一心只想要赖在房中补眠。莲娘偏不让。我被她安插在柳荫下竹椅上守着根鱼竿钓鱼,说中午等着要吃鲜鲤鱼汤。阳光和煦,春风微醺,没过多久我就昏昏欲睡了。正半梦半醒间,那边厢莲娘和阿奴却起了…

我如今精神不好,没心思管家,府里里里外外事无巨细都交给莲娘打理,她做惯了主,渐渐地竟然管到我头上来。

一冬天不让我出房门,说怕惊了风,如今又说难得天气好,天天拉我去后花园子里逛去。

实在烦得很。

我夜夜梦魇难眠,第二天总是困得不行,整日恹恹地,一心只想要赖在房中补眠。

莲娘偏不让。

我被她安插在柳荫下竹椅上守着根鱼竿钓鱼,说中午等着要吃鲜鲤鱼汤。

阳光和煦,春风微醺,没过多久我就昏昏欲睡了。

正半梦半醒间,那边厢莲娘和阿奴却起了争执。

阿奴擅自用一把小锄头开出了一片荒地,打算撒点菜种。

莲娘却死活不让。

“有了这个,不用多久就能长成一片,我们就不用出去买菜了,就算俸禄给迟了也不怕。以前我也常做的,很简单。”阿奴不解地顶嘴。

“你懂什么!这里是堂堂公主府,花园怎么能改成菜园子呢!不成规矩!”莲娘难得动了气。

我笑着向阿奴道:“不理她。你做的很好,就这样办。再去买点谷种,以后我们还可以种点粮食。省的有人天天拿捏着我们,真以为离开他不能活么!”

莲娘急道:“这像什么话!这里可是名种玫瑰园,以前你不是最喜欢的吗?”

我淡淡向那些才抽叶的名种们扫了一眼,道:“今时不同往日,我早就不喜欢这些了,都拔了罢!”

阿奴道:“那也不必,这院子尽够大了,比我以前住的园子还大,咱们就三个人,插空儿种一点也就够吃了,只怕还有多的。”

我俩不顾莲娘跳脚,一起下手除草松土,一个点种,一个浇水。

莲娘无奈,只得也上来帮忙。

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我们仨都忙得一身汗。

很久没这么活动了,筋骨虽然酸痛,心情却格外好,晚饭是阿奴拌的野菜,我没有像平常一样酗酒,倒多喝了一碗汤。晚膳后让莲娘帮着捏了会儿肩膀,就香甜地睡着了,一夜无梦。

第二天照旧和阿奴去玩农家乐。

莲娘见我有兴趣,且能活动手脚,也就随我去了,反而每天都来帮忙。

我吃了这么年的饭,还是头一次自己认真试着种菜,很是新奇,每天蹲在我负责的那块地头等着菜苗儿发芽,总是忍不住要扒出来种子来看看。

生怕种的不得法,菜苗活不了。

惹得莲娘和阿奴都笑我。

连着几场春雨喜人,没多久地里小苗儿冒出了头。

我欢喜地叫莲娘和阿奴来看时,她俩却没什么反应。

“苗在哪儿?”

“这不是吗?这么大棵你们看不见?”我指点着。

“没有啊,除了杂草啥都没有啊。”莲娘和阿奴互相看看。“还有一株牵牛。”

“明明就是有啊……”我堵着气,又透透地浇了一遍水。

小苗儿渐渐长大,舒展开叶子,我也认出来了,就是幼时田间地头最常见的——牵牛花。

我不由好笑。拿了根长枝条搭了个架子,好方便它长大后攀爬。

地里其他真正的菜苗儿三三两两地拱出了地面,一天天都在喜人地成长。

客观说一句,我这片地里的菜苗,确实没有阿奴地里长得好。

“看你那么会懂吃喝,我还以为你是哪家富户失落的小姐,如今想来,你大约是个聪明的农家娃儿,也许家里有个多才多艺的娘亲。”我打量着阿奴道。

“他们说我是家里穷,把我卖过来还债的……那回我被逼到跳楼伤了头,根本不记得爹娘是谁,什么样子……”阿奴黯然道。

“不要紧,也许有一天会想起来的。”我安慰她。

我心里的计划很宏伟,等到各色亲爱的小苗儿长起来,小麦稻谷收下来,我们蔬菜有了,主食也有了,再养些小鸡小鸭,池塘里有活鱼,库房里还有些嫁妆底子,绫罗绸缎棉毛皮子都有,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吃穿不愁。

坏蛋许诺再也不能扣着内务府的份例,借机刁难我们了。

想到他气歪了鼻子,我真是做着梦都笑醒,种田的兴趣越发浓厚。

莲娘捡的这个小丫头真是个宝贝,怎么给我出了这么个好主意。

莲娘眼见我精神大为好转,也甚是欣慰,只是叮嘱我天气渐热,一定要记得带上帷帽遮阳。

眼见小苗儿一天天长大,豌豆爬上了架,黄瓜开了第一朵花,马上就能到收获季了,我站在菜地里,喜滋滋地挨个端详,流着口水琢磨着要先吃哪一个。

身旁有人轻轻走了过来,衣裳蹭的叶子刷刷响。

“阿奴,你看,那黄瓜花儿开了,没想到它居然这么好看呢!”我指着那小黄花儿叫她。

背后那人凑过来也看了看,在我耳边低低道:“没有你好看。”

男子的嗓音低沉浑厚,温热的气息扑到我脖子上。

我大吃一惊,往边上闪开,差点绊了一跤。

多亏那人出手将我轻轻揽住。

我气急败坏地怒斥:“你……你来干什么?!”

“来保护你啊!你看,要不是我接得及时,差点摔跤了吧!”许诺歪曲事实。

“要不是你吓到我,怎么会摔跤!”我大怒。

人却捆在他怀里挣脱不出来。

许诺一只手掀开我的帷帽,端详了半天,点头道:“果然气色好多了。”

“那是因为很久没见你,日子过得舒心罢了。”我挣扎不了,只能语言攻击。

“你不想看见我?”许诺眼里波光涌动,俊脸几乎贴着我的鼻尖,轻笑道:“撒谎!”

我被他揽着,身子直往后仰,感到有些许晕眩,也许是正午的阳光过于强烈导致中暑,我果然应该戴帷帽。

可是帷帽已经掉在了地上。

“那是谁……梦里也哭着拉着我的手,不让我走?”他在我上面居高临下轻轻地道,声音也像梦一样飘摇。

“你胡说!”我本能的反驳:“我祝长胜天生无血无泪,谁不知道?”

“无血无泪?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无血……”还不等我反应,他已经低头咬了下来。

我唇上一疼,感到锋利的牙齿狠狠地啮咬着,血腥味漫延到唇齿间。

不顾我的挣扎,许诺在我唇上反复吮砸了半晌,方才满意地抬起头,嘴角犹自鲜红笑道:“唔,味道不错。”

“你是属狗的吗?动不动就咬人?”我嘴唇皮破流血,真正是破口大骂。

“你还不是一样?你忘了是谁先动口的吗?伤痕还在呢,要不要我现在再给你看看?”许诺动手拉扯自己的胸襟。

“不用!我没兴趣!……”我使劲儿扭头躲藏。

枉我初见时还以为他是板正君子,谁知道他会这么无赖没羞。青天白日的,花园里就解衣裳。

“也罢,待会儿再看。先叫莲娘放热水来,你看你这浑身的泥土,成什么样子……”许诺把我抱在怀里,大步往外走。

“救……救命啊!”我慌了神。

“呵呵,你是想叫人来看看你的狼狈样子吗?我倒不信有谁敢从我怀里抢人……”许诺坏笑道。

我早知道莲娘已经投靠了许诺,她看到许诺这么欺负我,一点也没有要上来帮忙的意思,反而很快准备好了一大桶洗浴的毛巾热水。

这是要给鸡褪毛的意思啊。

莲娘带上门退出去。

许诺要把我往热气腾腾深不见底的大浴桶里放,我浑身颤抖,搂住他的脖子死命不放手。

“不……不要!”我声音带上了哭腔。

许诺停下来看着我。

我的脸憋得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满是惊恐。

许诺安抚的抱着我:“不怕,只是洗个澡而已……没事的……我不会伤到你……”

“不要!我不洗!我脏死我愿意!”我强烈反抗着。

“好好……不洗不洗……”许诺没了办法,只得抱我到床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