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一章 阿奴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4:02 | 阅读次数:11357

猛女驾临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猛女驾临小说,猛女驾临小说名字。猛女驾临小说猛女驾临摘选: 街口对面的小酒馆,土法酿的新酒,浓郁辛辣刺激,简单的粗鲁地令人心醉。我但是喝了小半坛子,就晕乎了七八天,头脑昏沉沉得像浆糊,…...

猛女驾到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猛女驾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街口对面的小酒馆,土法酿的新酒,浓烈辛辣,简单粗暴地醉人。我不过喝了小半坛子,就晕乎了六七天,头脑昏沉沉得像浆糊,手脚酥软,浑身懒洋洋的,直想长睡不醒,每日一睁开眼就是大下午了。这样倒好,白日天光凭空短了许多,一天天过得飞快。左右我醒了也是无事,这里连个网络都没有,倒不知道怎么打发时光。寂寞也是一种销魂蚀骨的酷刑,直叫人以身相许。前世的我是个死宅,也是宅死的,心脏病突发,一个人死在地下室里,受够了孤单的滋味,想不到穿越…

街口对面的小酒馆,土法酿的新酒,浓烈辛辣,简单粗暴地醉人。我不过喝了小半坛子,就晕乎了六七天,头脑昏沉沉得像浆糊,手脚酥软,浑身懒洋洋的,直想长睡不醒,每日一睁开眼就是大下午了。

这样倒好,白日天光凭空短了许多,一天天过得飞快。

左右我醒了也是无事,这里连个网络都没有,倒不知道怎么打发时光。

寂寞也是一种销魂蚀骨的酷刑,直叫人以身相许。

前世的我是个死宅,也是宅死的,心脏病突发,一个人死在地下室里,受够了孤单的滋味,想不到穿越到这个异世界,还是得受这种煎熬。

虽然名义上,我也有夫君,甚至曾经颇多面首内宠,左拥右抱,是大元最得意的风流公主。

就是我的夫君许诺,耍手段排挤走了其他人,独占东床,背地里却与我二叔联手,杀了我最疼爱的皇帝弟弟郑胤,还搞大了我庶出姐姐的肚子。

大哥为了我,去找他理论,也被他残忍一剑穿心。

大哥年近三十,才得一心人,还有了爱情的结晶。

我还记得大哥那天临走时的样子,他少有的开心,一直笑着,羞羞地说要去同济堂抓副安胎药。

结果晚间抬回来的只有大哥一具冰冷的尸体,手里还抓着半包鲜血浸湿的安胎药。

有继位新君二叔护着,我不能拿许诺怎么样,不过我也是不那么好欺负的。

在大哥的葬礼上,我埋下了几吨火药,将那些来幸灾乐祸说闲话看热闹的人炸得满天飞,也把我自己送进了监狱。

至此,我已经在这座诺大的公主府被单独囚禁了整整七年。

陪着我的只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莲娘。

我在那场爆炸中也受了重伤,身子一落千丈,整日昏睡难醒。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似乎觉得有人坐在我床边,温柔地注视着我,那熟悉的眉眼,分明就是那个把我的心掏出来狠狠践踏过又扔进冰箱永久冷藏冰冻的男人。此刻他殷殷握着我的手,眼神里充满担忧,像真正有情的丈夫怜惜自己的妻子一样,含情脉脉默默温存依偎了半日,临走还替我掖掖被角。

这春梦做得,好没骨气。

我之所以知道这是做梦,因为许诺对我,不可能有那么温柔的举动。

看来这七年的独居,我已经被消磨得没了傲骨。按我从前的性子,他要是敢在我梦里出现,我应该立刻拿凳子砸烂他的脑袋。哪会像现在这样没有廉耻自尊,竟然还暗暗地希望他能再温存一点,或许能够亲亲我的额头。

或者轻薄一下别的随便什么地方。

我闭着眼睛鄙薄了自己半晌,方睁开眼,果然,室内根本空无一人。

怔怔坐了会儿,房门轻轻开了,莲娘进来挽起帐钩,见我睁着眼,微笑道:“可算醒了,今儿倒早,可是要起来?粥才炖上呢!”

她身上有些隐约的湿气,头发上闪耀着细密的水珠。

“外面下雨了?”

“已经下了两天了。这天气,反复无常的,本来已经春回了,一下雨,外头倒有些冷了。”莲娘替我又加了一层外衣。

“外面的桃花可谢了?”那一日春光甚好,我一时高兴,便在老桃花树下喝多了两杯。暖风吹起粉红的花瓣,如雨纷纷,直落在莹白的酒杯里,叫人欢喜。

还想着第二天仍旧去赏花访春,怎奈这场大醉,把花儿也生生辜负了。

“咱们府里花都谢了,只怕后山冷,桃花儿才开,主子要是高兴,明儿天晴了,我陪主子去走走!”莲娘安慰我。

“算了,我出府一趟不容易,兴师动众的,不必麻烦了……”我懒懒地道。

“咱们是在府里清修,又不是禁闭,皇上也没说不让咱们出府……前儿驸马爷还说,叫劝主子多出去走走呢,说对身子有益……”莲娘觑着我的脸色道。

我啪的一声把梳子拍到梳妆台面上,玉梳子断成两截。

“你什么时候见过那个人?”

莲娘吓得立刻跪了下来:“就是前几天……府里没米粮了,内务府的俸禄迟迟不发下来,我去找驸马……属下实在是没有办法……”

我叹了口气,弯腰把她扶了起来:“是我不对,连累你跟着吃苦受累。可是你也知道……”

“主子,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就算了吧!大少爷和……大少爷他们肯定也是想着你好……”莲娘抹着泪。

“我不是为这个……”我叹了口气,“我是心里太累了,既然说了要清修,就不要再让红尘俗世扰乱心神……你记住,有关那边的人和事,都不要去打听,更不要到我面前来说,否则,你还是早日出府去吧!”

说着说着,一口气不匀,连声呛咳。

“主子莫生气,属下知错了,以后绝不会再犯!千万保重身体……”莲娘连连点头,替我拍背顺气。

我缓过一口气来,看莲娘急得眼泪汪汪,安慰地拍拍她的手:“莲娘,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世间人情薄如纸,今生今世,能有一个你始终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上天已经待我不薄了……我很知足。”

“可是,您这样太苦了……明明……”莲娘红着眼圈欲言又止。

“世上的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苦乐却始终相依,要了清闲,就要忍受寂寞,哪能天下的好事都让你占了呢?譬如二叔,如今黄袍加身富贵无极,他心里就真的如意欢喜了吗?”我淡淡道。

“杀了那么多人,才当上这个皇帝,二老爷要是不欢喜,那真是该遭天谴了!怪只怪老天爷不开眼!”

莲娘恨恨地诅咒。

“听说二夫人如今还在侯府住着,二老爷至今不接她进宫,再怎么哭闹也没有用,外面的流言,都传遍了……说二老爷后宫始终无人,是因为……因为当年伤到了……伤到了那里……”莲娘脸红了红,转移了话题,“如今二夫人倒是一句话不敢乱说,就怕外人胡乱猜测,影响三爷的正统身份……”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不是她,事情或许也到不了今天这个地步……”提到那个婆娘我就没好气。

“谁想到会有今天呢?二夫人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每天从早哭到晚,倒真是解气!”莲娘感叹。“二老爷从来就是个决绝的,深藏不露地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偿所愿。凡是得罪他的,都没捞着好。他狠虽然是狠毒了些,却是很适合做皇帝,这七年来,朝里也没有什么乱子,大家都说二老爷有手段……”

“二叔的手段,自然是高明的……”我想起往事,悠悠道。

“可是,二老爷后宫不立皇后,东宫不立太子,这事实在是蹊跷……我们不出门听的少,但外面大家议论得可凶呢!天可怜见,好容易安宁了这几年,千万不要再有什么变动了!至少有二老爷在,大家多少能忌讳着咱们公主府一点儿……到底是一家人,一荣未必俱荣,一损可就都连累损了……”莲娘愁容满面。

“还没有的事,你发什么愁呢!且过一天算一天罢!”我无所谓。

“驸马爷说,二老爷很惦记主子呢……”莲娘微不可闻地嘀咕了一声,很快又笑道:“白米粥该熬得了,主子尝尝吧!”

莲娘跟着我时间虽久,但从小做的不是厨房的差事,于烹调上能耐有限,勉强能煮熟罢了。

白米粥软烂香甜,不像她的手艺。

“这是那个新来的丫头做的?”我问道。

前儿个莲娘出去买菜,遇上一个小乞丐在后门口被一群人苦打,围观的人很多,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管。

莲娘就出头把人带回来了。

我埋怨她:“咱们这里就是牢狱,你何苦把人带回来跟咱们受罪?”

“小丫头怪可怜的,我不救她,还不得被卖到青楼?先在咱们这里住下,慢慢再说。”莲娘根本不听我的,直接把人安排到自己屋里住下。

没过几天,小丫头就接下了厨房的所有差事。

“这丫头别的本事没有,倒是很会吃。赶明儿做个厨娘也饿不死。”莲娘喜滋滋夸耀。

除了手艺好,人长得也俏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是个难得的美人坯子。

“你见谁家厨娘有这么漂亮的?只怕她来路不凡。”我冷冷道。“你看着些,等她身子养好了,就打发她走罢!”

“这孩子怕是伤了脑子,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只知道名字叫阿奴,倘若打发她出去,可怎么好……在这里还能给咱俩做个伴儿……”莲娘百般不舍得。

说的也是,府里里里外外就只有我们两个人,每天主仆俩大眼瞪小眼,而我也很少和她说话聊天,心里有足够的往事用来下酒,一遍遍去回味过往。

莲娘其实过得比我更寂寞。

“随你吧!只叫她离我远点,别吵着我便是。”我挥挥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