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四章 奉旨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4:02 | 阅读次数:26510

允诺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允诺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允诺小说在线阅读。猛女驾临小说允诺摘选:允诺更年轻气胜,恰恰志气高擎的时候,放佛世上也没办不成的事儿。一番话说的就跟阎王爷的森罗地狱是他们家开的客栈像,想住…...

许诺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许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生逢乱世,大家虽然更迫切渴求佛祖的保佑,但因为所求屡屡都失败,所以佛祖的威信大不如前。特别是武将世家,原是以杀伐为立身根本,自然更是不把佛家那不可杀生因果有报的一套放在心上。许诺年轻气盛,正是志气高扬的时候,仿佛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儿。一番话说的就跟阎王爷的森罗地狱是他们家开的客栈一样,想住哪一层就住哪一层。我“嘁”地出声鄙薄了他一下。许诺半天没再说话,手还放在我腰上,灼热却逐渐褪去。“让我起来吧……成什么样子……”我挣…

生逢乱世,大家虽然更迫切渴求佛祖的保佑,但因为所求屡屡都失败,所以佛祖的威信大不如前。

特别是武将世家,原是以杀伐为立身根本,自然更是不把佛家那不可杀生因果有报的一套放在心上。

许诺年轻气盛,正是志气高扬的时候,仿佛世上没有办不成的事儿。

一番话说的就跟阎王爷的森罗地狱是他们家开的客栈一样,想住哪一层就住哪一层。

我“嘁”地出声鄙薄了他一下。

许诺半天没再说话,手还放在我腰上,灼热却逐渐褪去。

“让我起来吧……成什么样子……”我挣脱开他。

这次他没有再阻拦。

我光着脚走到衣橱前,打开木门,翻检衣裳。

花花绿绿一大堆,没有一件庄重的。

素昔我嫌长袍大袖太热,把夏日所有的衣裳都裁短了,多是半裙无袖,甚是裸露,顶多在太阳底下加一条薄丝纱防晒。

莲娘最看不过我穿成这样,轻易不给我拿出来,今儿不知道怎么衣橱里全是这些短款式。

一定是她动了什么歪心思。

说起来我就有气,要是她肯帮我,许诺要进府门也没那么容易,偏偏她开门揖盗,真是没有家贼,引不来外鬼。

我只得胡乱捡了一套浅黄的凑合穿了。

许诺从容地裹上自己的长衫,系好衣带,乌黑长发还披散在一边肩上。

一副松松散散意犹未尽的样子。

我往外推他:“快出去!”

“真是太狠心了,用完了就翻脸不认人……”许诺把着门框赖着不走。

我眼角看到莲娘和阿奴都躲在门柱后面捂着嘴偷笑。

看到我凌厉的眼神射过去,两个人赶紧低眉敛目匆匆忙忙地跑走了。

我换了三百六十五个角度用力推了个遍,许诺就像在门口生了根一样推不动。

我累得气喘吁吁只得放弃:“你喜欢这里,让给你,我走!”

甩手出门。

我气呼呼地刚要冲下台阶,身子突然一飘,还以为自己眼花一脚踩空,刚要惊叫,整个人瞬间已经被拔高,跃然上了屋顶。

许诺揽着我飞身几个起落已经攀上了拥月楼顶。

公主府例同亲王王府建制,后罩楼甚高,夏天夜晚在此乘凉极好,晚风习习,蟋蟀嚁嚁,远看万家灯火,静谧温馨。

然我已经很久没有上过高高的飞檐楼顶了。

许诺揽着我坐在楼顶屋脊上,指点我看底下的翠柳如烟,远山如黛。

我紧紧抓着他的胳膊,身子簌簌发抖,根本不敢睁眼,恨不得整个人化成八爪鱼缠在他身上。

许诺独个儿浪漫了半天,回头看我脸色惨白两眼紧闭,才讶然道:“难道你畏高……”

“谁……谁说的?我只是不喜欢看这些穷山恶水罢了。”我强作镇静,牙齿却不听使唤地打颤出卖了我。

许诺喜出意外:“那你不喜便不看,别抓我这么紧。”身子故意往边上躲。

我尖叫一声死命缠上去。

“想下去吗?”许诺拿捏住我的七寸,好整以暇地戏弄我。

我在他怀里拼命点头。

“那你……亲我一下。”许诺提条件。

我心里暗骂,但是人在高檐上,不得不低头,只得屈辱地贴上他胸口**,双唇不轻不重地咂了他一下。

许诺脸上意犹未尽:“不是那里……”

他抬手指着自己的唇。

他手一松我便觉得危险万分,赶忙狗腿地乖乖贴上去,闭着眼把他半张脸一顿温存,总算亲对了地方。

许诺脸现微笑带着我一个翻身,我俩顺着倾斜的瓦面一路滚下去,双双失足坠落。

我吓得魂都没了。

尖叫声才起,身子却轻轻落在三楼的竹榻上。

许诺拍拍我的脸:“喂,醒醒!不至于吧……”

我气得猛力捶他的胸口:“你吓死我了……”

“好了好了,别怕……有我呢!”许诺像哄孩子一样抱着我抚拍。

我喘息了半日,尚觉心里的郁闷无以排遣:“你是上天派来专门折磨我的吗?”折磨人的花样还不是一种两种。

“不是,怎么会呢……”许诺在我耳边呢喃,说出的话却似一声惊雷:“我是奉皇上的旨来的……”

“二叔他叫你来欺负我吗?”我大怒,七年前我们就已经恩断义绝,他如今还管闲事管到我府里来。

“不是……皇上的旨意是,”许诺顿了顿,“帝胤无正嗣,来日当以侄孙继,平平,我俩得抓紧时间生个孩子……”

“你!……”我气得几乎抓破他的脸。“卑鄙,无耻……”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难不成,你以为我是对你旧情难忘,才会三番两次地送上门来找你?”许诺抓住我扇过去的手,脸上是戏谑的笑,“你忘了我俩的身份!”

不错,我真是睡太多,昏了头。

许诺怎么可能对我有情,他一向恨我恨得食肉寝皮,要是说利用或者折磨还说得过去。

七年前他不就是这样做的吗?出卖我才有了今天的位子。

我咬着牙怒目着他,刚才在楼顶上我就应该豁出命去,抱着他撞下楼去才对,同归于尽。

“很好,”许诺笑得欢畅,“还会生气了,当真是好转了,这七年中,你每日都睡得像个死人……我真怀疑你会不会醒来……”

废话,本公主好得很,一顿能剥皮拆骨吃掉好几个你!

“既然你身子大好了,我也就不能再等了,”许诺依旧笑着,“皇上也急着呢,明年就是龙年,我们现在抓点紧,还来得及生个小龙子。”

“生你个鬼!要生你自己生!”我呸到他脸上。

“这可不行。公主忘了?当今圣上,可是你亲二叔,你的孩子才是他亲孙子。”许诺平静道。“皇上一手栽培了你,对你的感情非同别人,但也没想到他会越过三爷,把皇位留给了你的孩子。”

“哼,我不过是他手里一枚棋子罢了。”我冷笑。

“不要高估了你自己,你并不是什么好棋子……”许诺笑嘻嘻,“你说,你有几次是乖乖地听从摆布了?被你绊死的机会大多了……”

”要不是因为有我,你们哪里会那么轻易就诱杀了小皇帝和宁郡王?“我恨恨地道。“姓许的,你好算计,怪不得你会抛弃旧主,跟了二叔,原来是为的今天。”

”你早知道二叔没有亲生儿子,所以你才会和我同我好……甚至连蔓儿也勾搭上,就算我生不了,蔓儿也是祝家人,生的也是祝家的血脉……“我越说心里越凉,霍地站起。

当年我被囚的时候,蔓儿的腹部就已经隆起,款款行走时,总是一手夸张地扶着后腰,或者是小鸟依人地靠着许诺的手臂,一幅恩爱的样子。

后来我不想听也毕竟听说了,蔓儿不久后一举得男,如愿诞下许家长孙。

如今该有六七岁了。

”蔓儿她的孩子不是……“许诺欲言又止,半晌才道,”你才是我许诺的妻子,平平,我想要你的孩子,你和我的孩子。“

对啊,蔓儿是庶女,二叔虽然给了她郡主的身份,许她嫁给了许诺做贵妾,但有我这个公主嫡妻在,她的孩子也自是低了身份。

”你们这些人,一心想着高人一头,连自己的亲生孩儿都要分出个三六九等,真是可笑……“我鄙夷蔑视许诺一眼,斩钉截铁道:”我宁可死,也不会给你这种人生什么孩子!“

许诺不语,站起来缓缓逼近我,我连连后退,没几步,身子已经靠上了栏杆。

退无可退,我又被他擒在了臂弯里。

“生不生?”许诺毫不客气,把我身子往楼外压。

三楼不算太高,可是……

“生生生!”我大骇,闭着眼睛不敢往下看,紧抓着栏杆连声告饶。

“生什么?”许诺把我往里拉了一点儿。

“生……”我缩着身子。

“好好说!到底生什么?”许诺又用力把我身子往外送了一点儿,鼻尖贴着我鼻尖,威胁着我。

借着这向外的劲儿,我身子突然往后用力一坠,双手紧抓住许诺的胳膊,用全身的重量带着他往楼下跌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