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十章苏醒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4:01 | 阅读次数:18042

猛女驾临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猛女驾临猛女驾临小说全文深度阅读,猛女驾临猛女驾临比较完整版。猛女驾临小说猛女驾临摘选: 我很很庆幸,孙嬷嬷当然是见过世面的人,历久的老嬷嬷,她也没第一时间把我当做炸尸的鬼魂,再一次…...

猛女驾到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猛女驾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我很庆幸,孙嬷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经久的老嬷嬷,她没有第一时间把我当成诈尸的鬼魂,再一次活活打死,而是喜极而泣,抱着我哭了半天苦命的小姐,我便知道我这回重投胎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心里不由悲苦万分。等我们俩都冷静下来,她才絮絮叨叨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讲给我听。简而言之,这里是南元,貌似跟历史上的大元朝没什么关系,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国。朝堂上的事情孙嬷嬷不清楚,我也没来得及问,只打听到身处之地是靖国公府,我爹是嫡长子,欺…

我很庆幸,孙嬷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经久的老嬷嬷,她没有第一时间把我当成诈尸的鬼魂,再一次活活打死,而是喜极而泣,抱着我哭了半天苦命的小姐,我便知道我这回重投胎的遭遇好不了多少,心里不由悲苦万分。等我们俩都冷静下来,她才絮絮叨叨地把之前发生的事情讲给我听。

简而言之,这里是南元,貌似跟历史上的大元朝没什么关系,只是偏安一隅的小国。朝堂上的事情孙嬷嬷不清楚,我也没来得及问,只打听到身处之地是靖国公府,我爹是嫡长子,欺负死我肉身的人是我二叔的正妻和独子。我娘也是正室,但是婚后多年无出,祖母本来对她的出身就不满意,这下更是火大,连着给爹爹纳了两房姨太太,虽然生了一男一女,但是老太太始终惦记着想要嫡子嫡孙,因此百般逼迫儿子休妻再娶,爹爹坚持不肯。正在这时候,我娘亲竟然出人意料地怀了胎,总算得偿所愿,谁知道一朝分娩,竟然生下个女儿,老太太听说后,看都没看我一眼,带着人拂袖而去。没过多久就逼着我爹把再也不能生育的娘亲送进了庵堂,这一去就是六年多。

由此推算,我这具肉身已经六岁了。

这六年中,我总是一个人住在秋华堂,因为我懂事后常哭闹着要娘,爹爹闻者伤心,借着放了外任,常年不回京。老太太本来就嫌我是个丫头,又不听话,平日对我冷落异常不闻不问,由着二婶把我的人都排挤光了,只剩下个孙嬷嬷也老迈不顶事儿,余者都是些没长大的小丫头。

这真是一穷二白,一无所有啊。

“小姐,莫要再跟二夫人犟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等小姐长大了就好了……这院子明儿就让给他们吧!”孙嬷嬷心疼我受伤后记忆全失,恐怕我搞不清状况,抹着老泪劝我。

一个毫无印象的院子,对我来说没什么特别,让不让的都无所谓。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要搬离这所小院,心里一股强烈的酸楚直直涌上来。

小安平的记忆我并没有,可是小安平内心的感觉还在,那是一股强烈的怨愤,更是一个孩子浓浓的对母亲的思念渴求,我仿佛看到无数个孤单的夜晚,小安平一直守在这院里,心碎地等待着。

她一直等着娘亲回来,能够像别人一样有亲娘疼爱,可是她永远也见不到亲娘回来那一天了。

这个院子里,寄托着她见到母亲的唯一希望。

就是为了她这一片痴心,我也不能让这个可怜的孩子失望。

祝老夫人昨儿就听说了,自己的这个嫡孙女过于淘气,失了脚从桌子上掉下去,伤重不治。心里虽然也难过,到底是没多少情面的丫头,让二婶劝解了几句保重身体,也就揭过了,只吩咐人好生发送。

今儿一早又听说四小姐缓了过来,心下也自欢喜。

“我看哪,安平住在秋华堂也不合适,把性子都养野了。也许是这地方太好了,毕竟是正房,丫头福薄镇不住,才会三灾八难的。倒不如把她挪出来,到琉璃馆去养着。承龙这孩子如今也进益了,日夜都跟着师傅读书练功,不如让他搬到秋华堂,那里宽敞,也方便些,读书射箭都是现成的,左右大哥也不回来,空着也可惜。”二婶趁机道。

祝承龙惦记神树底下看不见的朋友,撒娇道:“老太太,龙儿要到秋华堂去住,我喜欢那里!”

“好好好,都依你。”老太太和蔼笑着抚摸他:“我的乖孙儿,祝家将来全靠你呢,你可要有出息啊。”

“是!孙儿明白!”祝承龙想嘴甜的时候嘴甜得很,亲热地黏着老太太。

二婶带人进来的时候,我刚进了半碗薄粥,正在镜子前照看自己的后脑,昨夜作为一具尸体,身子经过简单擦洗,血迹都干涸了,伤口掩在头发里,一时看不到,但是我感觉到后脑麻麻的,最重的伤应该在颅骨内,也许有骨裂或者淤血,这样的伤在普通医师那里,只怕是看不出来的,说了也白搭,只能靠自愈了。

“我就说轻轻磕一下而已,丫头装死装的还挺像,你别再耍花招了,老太太也已经答应了,这所院子以后给龙哥儿住,安平丫头搬到琉璃馆去!”二婶咯咯笑着,得意地吩咐:“别说二婶逼你,我给你一天时间,今儿你就给我好好收拾收拾,明儿一早,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

我知道跟她吵嘴只是浪费力气,没接她的茬,等她耍够了威风出去以后,才问孙嬷嬷:“二婶她到底为什么非要这个院子不可?”除了宽敞宏伟点,也没见到别的让人难舍的特别之处,连家具都是旧的,不知道传承了多少年了。

“二夫人她一向要强,心气儿高,凡事喜欢拔尖……”孙嬷嬷道,“再说这正房大院一向是家主住的,看老太太的意思,只怕以后确然要传给三少爷的,大少爷只是庶出……”

“那这府里,除了老太太,就没有别人能管得了这个泼妇吗?二叔呢?他也这么贪心不成?”我问道。

“二老爷他……”孙嬷嬷有些意外,“小姐,你不记得了,二老爷以前在战场上受过伤,长年在西边的长风苑养病,早就不管家里的事了……小姐你千万莫打他的主意。以前有新来的小丫头,不知道怎的迷路到长风苑,不小心惊了二老爷清净,立刻被活活打死了……那咱们可不是能去的地方……”

哦,够狠毒,肯定能治得了二婶。男人家心大,应该也不会为了一所破院子起什么纠纷,只要我见机行事,哭也好求也好,行不行的,总得试试。

我策划了半晌,让孙嬷嬷给我换了一身素白色的衣服,头发梳了萌萌的双丫髻,插了璀璨的珠花带了晶莹的玉项圈,打扮得整整齐齐,显得玉雪可爱些,好给自己多加些外貌分。只说自己要出去散散心,让孙嬷嬷自己在家收拾东西。孙嬷嬷以为我是怕触景伤情,痛快地答应了,嘱咐小丫头子好生跟着我,千万莫走远了。

出了院门,我便头也不回地一路往西走,小丫头跟了半晌,实在忍不住气喘吁吁地道:“小姐,大日头底下,您歇会儿吧,前面不能再去了,快到长风堂了呢!奴婢们可不敢去啊!……”

“哦?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我左看右看,看不到有建筑的影子。

“这片野兰花便是长风堂的外围,里面到底怎样我们也不知道,只听说踏进兰花坡里就会变成尸骨,除了二老爷自己的人,谁也不敢进去的,小姐,求求你,快回去吧……”小丫头面如土色哀求着。

小丫头不肯带路,这么大一片山林草地让我怎么找?我郁闷了。

“好吧,我去鲤鱼池喂鱼,你去帮我拿点儿鱼食……快点回来,不然我就别处去玩去了……”我找借口支开丫头。

装模作样地往回走了没几步,我就趁没人注意,刺溜冲进了兰花坡。

据我估计,兰华坡附近应该有严密的警戒,我一进去就会被人发现抓起来,凭我这一身不显山不露水的富贵打扮,炫富炫得朴实无华,他们在处置我之前一定会多思虑一下,多半是交给主子来决定,那我就可以见到二叔,跟他提出自己的请求了。

想是想得很美,然而我独个儿在野地里转了半天,也没人搭理我,后来太阳都过晌了,才好歹在树木掩映中发现了一所小小的庭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