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六章高烧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27593

允诺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允诺是哪部小说,允诺是什么小说。猛女驾临小说允诺摘选:允诺的伤望着不紧要,赖在我府里静养了几天,白天居然主动发起了高烧。这也怪不得,说是静养,该办的事情一样也不能够不办,几个副将出进…...

许诺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许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许诺的伤看着不要紧,赖在我府里休养了几天,夜里竟然发起了高烧。这也难怪,说是休养,该办的事情一样也不能不办,几个副将出来进去地回事情送公文,一刻也不闲着,净是些东家的猪拱了西家的大白菜这样的烂事儿。好吧,我纯属臆测,这几天我天天在后花园里养我的菜苗,眼瞅着就能收获了,喜不自胜,根本没理会许诺在干嘛。只知道二叔当真倚重许诺,事无巨细,都送过来找许诺批阅。许诺肩膀和腿上都厚厚包着绷带,闷热潮湿,事情又多,心里很烦躁,晚上…

许诺的伤看着不要紧,赖在我府里休养了几天,夜里竟然发起了高烧。

这也难怪,说是休养,该办的事情一样也不能不办,几个副将出来进去地回事情送公文,一刻也不闲着,净是些东家的猪拱了西家的大白菜这样的烂事儿。

好吧,我纯属臆测,这几天我天天在后花园里养我的菜苗,眼瞅着就能收获了,喜不自胜,根本没理会许诺在干嘛。

只知道二叔当真倚重许诺,事无巨细,都送过来找许诺批阅。

许诺肩膀和腿上都厚厚包着绷带,闷热潮湿,事情又多,心里很烦躁,晚上睡觉大概没盖好被子,半夜着了凉。

身为武将的,谁明里暗里没有些大大小小的旧伤,外表看着强壮,内里都虚透了,一得着契机,就气势汹汹地发作起来,瞬间将人击倒。

许诺也不是铁打的,整个人很快病得昏沉沉的,喝了医师的苦药汤,也没管用。

“活该!”

我幸灾乐祸看笑话。

莲娘端着水盆进来,把一块白毛巾塞到我手里。

“干嘛?”我警惕地往房门的方向退。

“驸马爷是男子,我和阿奴都不方便伺候,主子您自己辛苦一点。帮他擦擦身,好得快些。”莲娘把我往许诺床前推。

“不行……”我死活不肯去。

然莲娘跟着我日久,学了我从前的作风,凡事能用武力解决的就坚决不废话。

她三下五除二把我摁到许诺床边,自己很快闪身蹿出去从外面把房门带上了,还利落地喀嚓落了锁。

“你胆子大了是不是?快开门!”我扑过去时,已经晚了一步,只能凶巴巴地怒喝。

莲娘充耳不闻,和阿奴说笑着走了。

我刚才应该装晕倒的,现在再装也来不及,没人看了。

“你个祸害精!”

我把毛巾用力扔到许诺脸上。

莲娘把这屋里收拾的干净,除了许诺大咧咧躺着的那张大床,一个能坐坐休息的地方都没有。

这肯定是阴谋啊阴谋。

“装病是不是?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病死你才好!”我拿尖指甲戳着许诺烧红的脸。

许诺死猪一样没反应,一副昏睡不醒的样子。

我恶狠狠使劲儿掐他的人中,掐了半天也没反应。

“真能装!在下佩服。”我拔下头上的簪子磨磨尖。“晕了是不?让本公主好好给你治治!”

我就不信了,疼也疼死你,让你小子给我骗人!

扎人中,扎虎口,扎手三里足三里,我兴致勃勃地在他脸上身上各处穴位折腾了半天,许诺迷离中睁开眼看了我一瞬,很快又无力地合上了。

“疼……娘……娘……诺儿好疼……”

听到他软糯的声音,我手一抖,正对着他心口的这一尖针就扎不下去。

现在我相信他是真病了,不然就算再怎么疼,他也不会呻吟出声,更不会叫娘。

看到他身上布满了我扎出的诸多血窟窿,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许诺的亲生母亲去世的早,许老将军续娶的这位夫人又十分庄严刚强,恐怕他在母亲膝下撒娇的机会没有过几次。我之前和许诺关系尚好的时候,曾经听他提起过,许老将军自己治军甚严,因为嫌自己夫人一度把许诺教养的甚是文雅,像个女孩子,过度娘娘腔,所以下狠心痛痛地治过他几回,炼钢一样磨炼自己的儿子,倘或见到他流露出一丝脆弱,就要给他吃更大的苦头。

许诺的几个哥哥也都是这样过来的,个个长成了铁骨铮铮的刚强汉子。

所以许诺最终养成了打断骨头也不皱眉头的性子,就是在梦里,娘亲这个词儿也不能轻易出口。

这还是我头一次看到许诺露出软弱的模样,有点像个无助的孩子。

“莲娘,开门!”我犹豫了一会儿,走到门前轻轻地拍了拍房门。

外面没有人吭声,但是我知道肯定有人在。

“水凉了,给我换盆热水!”我对着门缝吩咐。

过了一会儿,果然一盆热水从门洞里递了进来。

我哭笑不得。

这个门洞还是我当初整治许诺的时候挖的,现在莲娘又把它通开了。

我接过热水盆,先拧了一块巾帕敷在他头上,迟疑再三,还是轻轻解开了许诺的衣服。

都老夫老妻了,什么没见过啊!

我刚刚扎出的那些血珠儿不一会儿便把一盆清水变成浅红。

讨厌归讨厌,许诺的身材真是不一般的好,让人暗自流口水。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如今他人平躺着,还能隐隐看见六块腹肌的存在,胸肌也很健硕。胸膛靠心口的位置,清清楚楚有一个咬合的牙印。

这牙印儿正是本公主多年前的作品。不知道是第几回下口太重,终于留了疤痕。

我和许诺,从一开始就是一对怨侣,相敬如宾的时候短,比日子还长的是断不了的打闹争吵,注定了得不到好结局。

我一边替他擦洗着,一边忆起往事,不觉脸上有大颗水珠滚滚滑落,重重跌在他胸口上。

唉,这六月天气可真是热,瞧我忙出这头汗。

我前世过得那么窝囊,许是正因为我临死一股强烈的怨气冲天,才有了后来的重生穿越。

且不去管他,反正我发现苍天又给了一次机会,心中的欣喜真是非同一般,决意这次绝不能再平平淡淡窝窝囊囊地浪费,一定要轰轰烈烈全心全意地爱上几回才够本。

抱定了这样的心思,才有了后来的孟浪冲动,竟然莽撞地招惹了许诺这个冤家。

此刻的许诺软得像个小绵羊,浑身烧的像火炭般烫人,一副柔弱无害的样子,完全看不出往日的冷酷绝情的样子。

但他过去对我的种种伤害,一桩桩一件件都还在眼前,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

我曾经像飞蛾扑火爱得没羞没臊奋不顾身,也曾经默默柔情苦苦守候盼君转意回心,但我有多努力,我的伤痕就有多深,终于渐渐将一颗心冻成冰坨。

我早就彻底失望,怨死恨死了他。

我恶狠狠地把毛巾丢到凉透的水盆里,伸双手掐住他的脖子,比划着。

趁他病,要他命。

一了百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