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猛女驾到》第七章如旧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4:00 | 阅读次数:2186

允诺小说名字叫作《猛女驾临》,提供更多允诺小说大结局,允诺小说结局是什么。猛女驾临小说允诺摘选:允诺呼吸的节奏受窒,登时呛咳出来,眉头痛苦……地皱着,滚烫的手不断摸索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对峙了半晌,他迷迷糊糊中居然眷恋地把我的手用…...

许诺小说名字叫做《猛女驾到》,这里提供许诺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猛女驾到小说精选: 许诺呼吸受窒,顿时呛咳起来,眉头痛苦地皱着,滚烫的手摸索着抓住了我的手腕,僵持了半晌,他迷迷糊糊中竟然依恋地把我的手用力拉到了自己唇边,贴上去亲吻了一下。那嘴唇也是热得烫人,我被灼伤一般急欲缩手,许诺却死死紧拉着我不放,一来二去的,就把我整个人带倒在他身上。虽然生着病,虽然只有半个身子能动,许诺也能轻而易举地收拾掉十个我这样的废柴。弱肉强食,我只得服输认栽。身子被那人用胳臂牢牢箍在他胸前,紧贴在他心口上,清晰地感…

许诺呼吸受窒,顿时呛咳起来,眉头痛苦地皱着,滚烫的手摸索着抓住了我的手腕,僵持了半晌,他迷迷糊糊中竟然依恋地把我的手用力拉到了自己唇边,贴上去亲吻了一下。

那嘴唇也是热得烫人,我被灼伤一般急欲缩手,许诺却死死紧拉着我不放,一来二去的,就把我整个人带倒在他身上。

虽然生着病,虽然只有半个身子能动,许诺也能轻而易举地收拾掉十个我这样的废柴。

弱肉强食,我只得服输认栽。

身子被那人用胳臂牢牢箍在他胸前,紧贴在他心口上,清晰地感觉到两颗心相伴着跳动,我一时有些迷惑,不知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之前我最喜欢这样伏在他怀里睡觉,心贴着心,头枕着他的肩膀,手脚都牢牢缠在他身上,被他温热的男子气息环抱着,沉醉于那种亲密相拥的感觉,心下很满足。

许诺起初不肯,常常趁我睡着,把我推开,我死皮赖脸地一再贴上去,后来,大概渐渐也就习惯了,我被推开的次数越来越少。

再后来,许诺刻意讨好我,夜夜都主动搂着我入睡,自己把胳膊送给我枕,还会不经意间做一些亲热的小动作,就好像真正的恋人一样,哄我失去了防备。

再再后来,就是天地巨变,一朝江山改。

许诺不在家的日子,我一向睡得晚,半夜听到外面的喧哗,抬头望见皇宫的方向火光冲天而起,我就知道大势已去。

披衣下床去问时,卧房的门已经被许诺的人把守住了,莲娘也被关押了,小丫鬟乱成一团跪在地上哀哀的哭,我反而前所未有的镇静。

并蒂莲纹饰的大铜镜许久未磨,有些晦暗,昏黄的镜面照着我长发披散在桃红缎子睡衣上,映衬着一张脸惨白如纸,额间还有一枚花钿未洗,殷红如血,正是早起许诺亲手替我画上的,画完还在我唇边缠绵一吻。

我为他这意外的温柔激动不已,整整一天魂不守舍的,想着晚上他回来要怎么好好同他温存,不由唇边笑意盈盈,心里一阵阵心神激荡。

亲手为他煲的汤还煨在小炉子上,咕噜噜地冒着热汽,香气缭绕。

我凉凉一笑,抬手将那冒傻气的瓦罐打翻,啪嚓一声,碎瓷片溅得满地都是,任人践踏。

第二天许诺满面尘灰地回府,方才解了我的禁锢。

太阳已经升的老高,还像昨日那样和煦明亮,然而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

一场大火焚尽了承乾宫,许诺的人从火场里拖出了数具焦尸,其中一具焦尸身上残存的饰物分明是御用的。

我还巴望着也许会有忠仆替死,不死心地赶去确认,谁知裹尸布刚掀开,我就一眼看见那具焦黑尸体嘴巴位置微微张开,满是黑灰的腔内,下层门牙缺失了半颗,那正是小皇帝九岁时被怀王逼宫时一脚踢断的,当时我也在场,亲眼所见。

我身子一软,几乎跌倒,许诺从后面揽住了我,我用力挣脱开,回身狠狠一耳光扇在许诺脸上,立时就是鲜红的一个掌印。

许诺嘴角沁着血,强撑着身子没有动,由着我疯狂地踢打痛骂,直到二叔闻讯赶来,叫人制住了我。

那个时候,我和许诺就已经彻底完了。

如今,这副样子,又算什么?

我心里怨愤着,强撑着身子要爬起来,挣扎间大概碰到了他的伤口,许诺低低痛呼了一声,翻身将我拥得更紧。

“诺儿好痛……娘亲,不要走……诺儿知道错了……诺儿会很乖,娘亲不要生气了……”

病中的许诺变成了撒娇的小孩子,不屈不挠地把头往我怀里拱着,一边神志不清地哀求。

我平生最见不得人哭着想娘,被他这么一闹一求,心里便有些酸酸的,再狠不下去。

夜已深深,我在弄死他与照顾他之间纠结良久,实在是困上来,也不知不觉也缩在床里头睡着了。

在梦里,见到小皇帝从火场废墟里爬起来,抖抖衣衫,呸的一声吐出嘴里的黑灰,完好无损地笑道:“可累死朕了,装死真不容易……”清亮的眼睛活生生地回望着我。

我惊喜万分扑上去抱着他死不撒手。

“皇姐,你弄疼我了……”小皇帝推着我。

“我不放!你别想再离开我……别怕,我会救你的……一定会救你的……”我用力抱着他喜极而泣。

哭了两声,我便憋醒了,发现自己紧紧拥抱着的人竟然是许诺。

他双眼依旧紧闭着,昏睡未醒。

我美梦成空,失落心碎得不行,坐起来默默垂泪。

窗外的天光渐渐亮了。

莲娘毕竟放心不下,一早启钥开锁进来窥探。

看见我正坐着掉眼泪,吃了一惊,慌张地问:“驸马爷不好吗?”

“好得很,且死不了呢!”我闷闷地道。

许诺的热度已退下不少,估计很快就会苏醒。

“那您这是……”莲娘纳闷。

“不是为他!……”我撸了撸鼻涕,拿袖子抹了把脸,起身下床。

“我已经打发阿奴已经去请大夫了,一会儿就来……”莲娘收拾了地下的水盆毛巾,又担忧地望着我,“主子本来身子就不好,忙了一夜肯定也累坏了,快回去休息休息吧,这里有我。”

“也好,大夫来了你看着点,不用回我了。”

我无精打采地打着呵欠出了房门,迷瞪瞪地刚要往自己卧房去,面前却突然横过一个人影。

确切说,一排人影。

当前一位,衣衫华贵,珠翠满头,微微有点发福,正是一个雍容贵妇该有的富态。后面尾巴一样簇拥着五六个气势汹汹的丫头仆妇。

“姐姐……”那贵妇背后的奴才虽然倨傲,做主子的却十分恭敬,凄凄切切向我深深拜了一拜。

“你来做什么?也不着人通报一声!还有没有规矩了?”我冷冷瞟她一眼。

“蔓儿在府外候见已经好几天了,大概是下人忘了通报进来,始终没得召见。今儿蔓儿见侧门开着,蔓儿见姐姐的心切,所以大胆自己进来了,姐姐莫怪。”蔓儿道。

一定是阿奴小丫头毛手毛脚急着跑去请大夫,忘了关侧门。

“我并没什么要紧事要召见你,你也不必来见我,我府内养着恶犬,你是知道的,趁早出去罢。”我扔下一句话,抽身欲走。

“姐姐!”蔓儿却跪爬过来,抱着我的腿。

险些不曾把我扑跌一跤。

“放肆!”我大怒。

蔓儿大概也料不到这一抱便能成功,意外地怔忪了一下。

我急忙借机抽身出来。

莲娘听见动静,急忙赶出来,看到蔓儿,立时火冒三丈。

“二小姐自重!否则莫怪属下无礼得罪!”莲娘把我护到身后。

“孩子的爹这么多天没回府,以前从来没有过,他就是再忙,每天也会抽时间到我房里……哪怕就是说几句话也好。如今……蔓儿听说他受了伤,心里实在是记挂,何况不知道他到底伤得怎么样,就是姐姐责怪,妹妹也想要瞧上一眼……他若是无碍,妹妹也就放心了,蔓儿宁愿听凭姐姐责罚!”蔓儿跪着,哭得梨花带雨,一副妻子惦记丈夫,相思难解的痴情样儿。

“驸马好与不好,自有公主照管。二小姐不必多事,到底公主和驸马才是正经夫妻!”莲娘冷冷道。“二小姐也莫一口一个姐姐叫着,你和公主虽不是一母同胞,到底是亲姐妹,莫不是忘了?我们公主行四,二小姐才是祝家的长女!”

身后的门响了一声,许诺瘸着脚踱出来。

“你来做什么?”许诺凛然而立,自有一股威严在,眼风一横过去,丫头仆妇忙忙跪倒一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