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6章 去道歉

真爱一生 | 发布时间:2020-09-14 | 阅读次数:29971

望着面无表情的厉祁南,一想起助理在路上说的那些话,林浅夏心里就闷的慌。“作为帖身秘书,你要事事以总裁为先,端茶倒开水是要非常熟练的,毕竟也要提早为总裁安排好好工作时间“作为贴身秘书,你要事事以总裁为重,端茶倒水是必须熟练的,当然也要提前为总裁安排好工作时间安排表。”。...

看着面无表情的厉祁南,一想到助理在路上说的那些话,林浅夏心里就闷的慌。

“作为贴身秘书,你要事事以总裁为重,端茶倒水是必须熟练的,当然也要提前为总裁安排好工作时间安排表。”

贴身秘书?说的真好听,无非是让她又当秘书又当保姆,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罢了。

累一点没关系,只要给工资就行,可最让她郁闷的是,她刚来公司一个小时,就被人针对了。

“说吧,你又惹了什么麻烦?”厉祁南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搞不懂这个女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安分一点就这么难吗?

林浅夏呼了一口长气,实事求是的还原了刚才的事。

半个小时前,她刚坐在位置上,屁股还没适应这个新椅子,许多员工已经围了上来,对这个曾经是珠宝大盗,现在是珠宝大亨的贴身秘书身份的她指指点点。

对于这些大胆又难听的议论,林浅夏一笑了之,让她惊讶的是,她没想到这个公司的人这么松散,上班时间也敢擅自离岗看她的笑话。

看来厉祁南平时疏于管理啊,趁他不在的时候,这些人跟脱缰的马一样到处乱跑。

在每个人都用看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时,一个身穿白色正装的女人走过来,居高临下的倚在桌子上,伸出红色的指甲按在她肩膀上。

“你就是林浅夏?说说吧,你进公司是打算偷什么?”

林浅夏微微惊讶,她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女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戾气?

她抬起头,目光沉如凉水,打量着眼前一脸浓妆的女人,“你叫什么?”

“你管我叫什么?你偷的走珠宝,可偷不走我的名字,不过告诉你也无妨,我是这家公司的销售经理李红。”女人抱着胳膊,一脸得意的样子强势的让人不敢直视。

她讨厌这个偷东西的女人,不仅是因为她能够轻而易举的当上厉祁南的贴身秘书,更重要的是,举荐她当经理的叶紫婷是她的好朋友。

林浅夏轻笑一声,嫌弃的打量着她那张画的五颜六色的脸,“你应该叫李彩,瞧你那张脸,跟调色盘一样。”

她话音刚落,围观的人群没忍住,爆发出一阵笑声。

李红被彻底激怒,伸出她那双像梅超风一样的利爪,挥舞着向林浅夏的身上招呼过去。

林浅夏是什么人?在监狱里吃了那么多常人想象不到的苦,早就练就了灵活的身体和敏锐的反应。

对付起这种养尊处优的女人,动动手指就能把她收拾的服服帖帖。

一想到那个女人被她绊倒在地上的狗啃屎姿势,林浅夏到底还是没忍住,在厉祁南责怪的目光下,哈哈大笑起来。

“你还笑的出来?”厉祁南头痛的揉了揉额头,“李红是叶家派来帮助公司的人,一定得给他们一个说法。”

林浅夏的笑一下子消失了,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突然有些发慌,“你不会是……要把我卖了吧?我可是你的人,什么事你都得替我挡着!”

她不想跟那个女人赔礼道歉,也不想做出任何的赔偿,她没那么多钱。

厉祁南眸光微闪,嘴角弧度上扬,“你说的对,我不会让我的人受到多大伤害。”

“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我就是这个意思……”林浅夏差点咬了舌头,语无伦次中,莫名觉得脸有些烫。

一定是因为身后还站着一个助理的缘故,她才觉得尴尬。

厉祁南颔首,装作没看到她的反应,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李红已经主动从公司里辞职,他怎么跟叶家解释?

如果换做以前,哪怕是昨天,他都能以女人间的打打闹闹为借口,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可偏偏在叶家刚要答应资助公司的时候出了这档事,他不能不重视。

“走吧。”他站起身,理了理微皱的袖口。

林浅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小心翼翼的试探道:“你是让我去叶家赔罪?”

最好不要是这样,她已经厌倦了道歉,从出狱那天开始,她就不断的承受每一个鄙夷她的人的白眼和冷漠,现在她更不想向一个主动挑食的女人低头。

“不然呢?你有能力赔偿李红,还是能让她不向叶家告状?”厉祁南瞥了她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这个女人没有做他妻子的意识,这一次必须给她点教训,来日方长,她一定能被调教的为他所用。

林浅夏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毫无波澜,就像她刚才想的,一直以来都在不断的道歉,再多一次又何妨?

她只是莫名觉得委屈而已,即使有厉祁南帮她周旋,她仍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愿意与她并肩。

不过林浅夏不需要这些,作为一个人人喊打的珠宝大盗,她必须坚强不是吗?

“林小姐,我们该走了。”助理见她迟迟不说话,小声在背后提醒。

林浅夏回神,点点头走了出去。

厉祁南已经在车里闭目养神,即使慵懒的靠在座椅上,也有一种优雅的感觉。

“你想要我怎么道歉?我只会说对不起。”林浅夏不在意的坐进来,巨大的坐力让两人紧挨着的座位都颤了颤。

她虽然答应道歉,但并不代表她可以毫无底线的摆出一副低姿态,毕竟她只是迫于身份和厉祁南才会不得不来,能说一句对不起已经很好了。

闻言,闭目的男人转过头,打量着她防备和警惕的表情,突然轻笑道:“只管低头说对不起,剩下的让我来。”

他改变主意了,短短几天的相处,他已经看出林浅夏是个宁折不弯的人,无论再怎么调教,都不能改变她。

唯有对她好,出于愧疚和感激,她才会心甘情愿的一直为他着想。

林浅夏听到他的话,果然有些怔忪。

她不自然的转过头看向窗外,心里却不在不停的思考,厉祁南为什么要替她担着?难道因为她那可笑的妻子身份?

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厉祁南点点头,“如你所想,只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林浅夏一惊,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他的表情,四目相对,看到一双眸子里的认真和坚定,她脸上的温度又在不争气的升高。

“厉总,叶家到了。”司机停下车,毕恭毕敬的为两人开了车门。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