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算序阅读网

第四章 青釭剑

事竟成 | 发布时间:2020-09-14 09:22:49 | 阅读次数:5835

系下,要他们赶在李逍遥去华山的路上将他刨除。”袁博涛目露凶芒的地说。袁英杰向袁博涛施了一礼,咬了一咬牙,狠毒的地说:“爹,你就安心吧!孩儿这就去办,肯定要他死无丧身之地。”说着,推门向周围瞅了瞅,见四下无人,就匆匆的离开。李逍遥带着“爹,现在老不死的是越来越喜欢逍遥了,这次去跟华山派掌门拜寿,他竟然叫逍遥代他去,他根本就没把我这大弟子放在眼里,我们不能在坐以待毙了。”袁英杰愤恨的向袁博涛述说着。。...

  袁英杰目送逍遥离去后,悄悄地来到武当二长老袁博涛的门前,左右瞅了瞅,见四周没人,推门而进,进门后,只见袁博涛早已坐在床边等候多时了。

  “爹,现在老不死的是越来越喜欢逍遥了,这次去跟华山派掌门拜寿,他竟然叫逍遥代他去,他根本就没把我这大弟子放在眼里,我们不能在坐以待毙了。”袁英杰愤恨的向袁博涛述说着。

  “这老东西是有意将掌门之位传于他,看来这李逍遥是不能再留在世上了,英杰你这就去跟毒门的人联系下,要他们赶在李逍遥去华山的路上将他除去。”袁博涛目露凶光的说道。

  袁英杰向袁博涛施了一礼,咬了咬牙,恶毒的说道:“爹,你就放心吧!孩儿这就去办,一定要他死无葬身之地。”说完,推门向四周瞅了瞅,见四下无人,就匆匆的离去。

  李逍遥带着小吴四人出了武当派,直奔逍遥居,逍遥居本来就离武当派不远,没多大功夫,五人就到了逍遥居。

  李文韬和王君浩见逍遥来了,停止了对弈棋局,李文韬站起身来,把逍遥叫道身边,拍了拍逍遥的肩膀,疼爱的说道:“逍遥啊!听你师父说,要你代他去跟华山派掌门贺寿。”

  逍遥点了点头,尊敬的说道:“恩,师父叫我代他去跟华山派掌柳鹤轩贺寿,顺便叫我来看看三位爹爹。”

  “逍遥啊!如今你已长大了,也是时候出去锻炼锻炼了,但是……”李文韬顿了下,接着道:“但是你要知道江湖险恶,不能什么人都太相信了。”

  李逍遥扶着李文韬坐下后,尊敬的说道:“孩儿从小跟着三位爹爹长大的,三位爹爹还不了解孩儿,如今孩儿已经长大了,做事会有分寸的,大爹、二爹和三爹就不要再为孩儿担心了。”

  张君浩笑了笑,慈爱的对逍遥道:“我们逍遥现在长大了,我们三个老家伙就不要为逍遥瞎操心了,逍遥这孩子从小就聪明,如果谁去得罪他,我估计他是自讨苦吃。”张君浩说完和李文韬相互笑了起来。

  “什么事这么好笑,也说给我听听,”王豪刚刚从河边练完剑回来,看到院子里笑声一片,就问了起来。

  “三爹回来了,孩儿正向去河边找你呢!”李逍遥说着拉着王豪在院子里找一石凳坐下。

  李文韬笑了笑,对王豪道:“逍遥这孩子要下山了,来跟我们辞下行,昨天孙掌门来跟我们说了你不在,等你回来天已经黑了,所以就没告诉你。”

  王豪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突然,站起身来,拔出手中的宝剑,两指在宝剑上擦了擦,对逍遥道:“你可知道这是把什么剑。”

  李逍遥忙向王豪施了一礼道:“三爹曾经对孩儿讲过,三国时期曹操有宝剑二口:一名‘倚天’,一名‘青釭’;倚天剑曹超自己佩之,青釭剑令夏侯恩佩之。那青釭剑削铁如泥,锋利无比。后夏侯恩被赵云一枪刺死,青釭剑亦被赵云所得,后赵云大战长坂坡死后,这把宝剑也跟着消失了,后来三爹攻打淮南之时,在一位小将手里发现此剑,就把此剑夺来据为己有,要不是三爹慧眼识宝剑,这把剑还不知道在那埋没呢!”

  王豪听后,摸了摸宝剑,嘴里念道:“青釭剑、青釭剑,你跟了我也快二十年了,如今我也老了,你以后就跟着你的新主人吧!我想他会好好对你的。”王豪从新调整了下心情,威严的对逍遥道:“这把青釭剑我就交给你,你以后要善用此剑。”

  李逍遥跪在地上,双手接过青釭剑,尊敬的说道:“谢谢三爹赠剑,我一定会用这把剑惩恶除奸,绝不乱杀无辜。”

  王豪拍了拍李逍遥的肩膀,笑了笑道:“起来吧!你小子在武当学了十二年剑法,我全部武功也都教给你了,现在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相信你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了,但是……”王豪顿了下,接着道:“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你把这句话好好记在心里。”

  “谢谢三爹的教诲,孩儿一定会谨记三爹的话。”李逍遥恭敬的向王豪施了一礼,然后站起身来。

  李文韬起身,笑了笑说道:“逍遥以后的路还很漫长,还需要他自己一步一步的去走,我们总不能庇护他一辈子,还是叫他自己去闯闯吧!”

  李逍遥左手拿着青釭剑,向李、王、张三人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尊敬的说道:“三位爹爹天色也不早了,孩儿该上路了,孩儿不在你们身边,你们要保重身体。”

  李、王、张三人依依不舍的分别说道:“早去早回啊!”,“路上小心点”,“要注意照顾好自己。”

  李逍遥和四位二代弟子一起向李、王、张三人施了一礼,转头向武当山下走去。

  李、王、张三人,望着逍遥五人的渐渐消失的背影,眼泪不知不觉的落下。

  逍遥带着四位武当二代弟子,是有说有笑的赶了一天的路,傍晚时分五人来到一个小镇,逍遥抬头看了看门楼,门楼上面写着三个大字‘翠柳镇’。

  逍遥领着四人边走边说:“天色不早了,我们的赶紧在这镇上,找家客栈住下,好好休息休息,明天一早再赶路。”小吴等人‘恩’了一声,紧跟着逍遥向镇里走去。

  逍遥几人在镇上赶了一会的路,发现这小镇两边种的全是柳树,逍遥边走边念叨着:“怪不得叫翠柳镇,原来这镇上种的都是柳树。”

  “小师叔,你嘀咕什么呢!”小吴挠了挠头,向逍遥问道。

  “我嘀咕客栈呢!走了这么长路还没看到客栈啊!想把我累死啊!”逍遥生气的说道。

  “前面不是有家客栈吗?”小吴指着前面灯火通明的客栈,向逍遥说道。

  逍遥抬头,只见灯笼上写着‘云来客栈’愤怒的说道:“还不进去,准备在外面过夜啊!”说完,大步向客栈里走去。

  小吴不知道说错什么话了,低着脑袋对其他几位弟子道:“还不快跟上,”说完,四人紧跟着向客栈里面走去。

  走进客栈,逍遥向大厅四处扫了一眼,只见每张桌子三三两两都坐着人,所有人都带着武器,有的把武器戴在身上,有的随手把武器放在桌子上面,所有人都是一言不发,好像是在等什么人,本来这家客栈也不算小,人一多倒显得找家客栈有点拥挤。

  “乖乖了,人还真多啊!”逍遥小声嘀咕了一句。

  小吴挠了挠头,向逍遥询问道:“小师叔,你又嘀咕什么啊!”

  逍遥照着小吴的脑袋敲了一下,一脸坏笑的训道:“以后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

  小吴手捂着头,轻轻揉了揉,低着脑袋,委屈的小声说道:“你还大人呢!不就比我大一岁吗?”

  “哎呦,小师叔,你怎么又打我啊!”小吴捂着脑袋,大叫了一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你以为你小声说话,我就听不到了,我告诉你,我还没老呢!”逍遥向小吴笑了笑,接着道:“比你大一岁那也是比你大,明白了吗?”

  小吴捂着脑袋,委屈的回到:“知道了,小师叔,弟子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逍遥摸了摸小吴的头,奸笑道:“这才乖嘛。”

  “要表演,回家去,别在这里影响大爷吃饭的心情,”逍遥闻声向客栈一角望去,只见说话这人四十左右,左脸有一刀疤,留着一撇胡子。

  逍遥在武当派有掌门人宠着,在家里有大爹、二爹、三爹疼着,哪里受过这种气,逍遥拍了拍小吴的肩膀问道:“小吴啊!刚才有只疯狗在叫唤,你听见了没啊!”

  小吴挠了挠脑袋,向逍遥道:“小师叔,弟子怎么没有听见啊!”

  “哈、哈、哈、哈,”引得客栈一片笑声。

  “你个小畜生,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块,”刀疤脸被逍遥取笑,脸上挂不住,拿起桌上的斧头就要向逍遥砍去。

  跟刀疤脸同桌,一位长相俊俏的年轻男子,起身拉住刀疤脸,小声说道:“田兄,别忘了今天我们来是为了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

  刀疤脸听了俊俏男子一番话后,咬了咬牙,向逍遥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说完,气呼呼的坐了下去。

  俊俏男子把刀疤脸安稳下后,走到逍遥面前,向逍遥拱了拱手道:“在下孟博文,江湖人送外号‘银笔书生’,刚才田兄出言多有得罪,还望小兄弟不要介意,”孟博文顿了下,接着道:“不知小兄弟是武当派何人弟子,尊姓大名,能否告知。”

  李逍遥向孟博文回了一礼,看了一眼孟博文手里的特大号银笔,向孟博文道:“小弟姓李、名逍遥,乃武当掌门孙立轩的弟子。”

  “哦,原来是武当派掌门孙立轩的弟子,失敬失敬,”孟博文转了一下手中的银笔,接着问道:“不知道李兄弟,这是要去哪里?”

  李逍遥尊敬的向孟博文道:“小弟乃奉家师之命,前去华山派,给华山掌门贺寿,路经此客栈,”说着,逍遥向刀疤脸拱手道:“刚才逍遥说话多有得罪,还望田兄别往心里去。”

  刀疤脸拿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孟博文来到刀疤脸身边,小声劝道:“田兄,你好歹也是一岛之主,何必跟小兄弟计较呢!你可别耽误了大事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